• 文字大小:
  • A A A

九个头条 | 2013年07月18日 星期四 17:22 PM

中国企业家该不该谈论政治?该如何谈论政治?在最近的正和岛退岛风波后,这一问题受到热议。

不过,中国企业家圈子内确实有一批人热衷于谈论政治。他们可堪称企业家中的“政治家”。九个头条网盘点6位喜欢谈论政治的企业家。

1、香港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秦晓

出身于红色家庭,经历从从官场到商场的转变,秦晓身上的“政治家”因素似乎从来不少。和很多企业家不同,秦晓对理论有浓厚的兴趣。秦晓用“现代性”作为理论突破口,在他看来现代性的讨论在中国语境之下具有普遍接受性。

秦晓认为,“现代化”在中国的语境中就是“国富民强”,那它的价值正当性是什么呢?现代化的目的应该是为了实现人的全面自由发展,所以,“现代性”中,最核心的价值观是自由,权利是保障自由的权利,理性是自由思考的权利,民主是保障自由的制度。马克思的话说得多清楚啊,只有社会成员中的每个人获取自由,这个社会总体才能获得自由。

一些媒体称秦晓是“公共知识分子”、意见领袖,秦并不认同这个称谓。他说:“我不喜欢这些词。在中国的话语环境中,这些称谓被认为是持不同政见者。我的出发点更多是忧患意识和问题意识。

2、北京市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北京市政协委员

任志强很敢说话,也比较乐于说话。

他说:布尔什维克,掉脑袋都不怕,还怕这个?他们小资产阶级就怕,这不明摆着吗?王石说我是什么?我是亲儿子,共产党员、劳动模范、国有企业;他是私生子,既不是党员又不是劳动模范,既不是人大代表又不是政协委员,当然不如我敢说。

为什么要对政府的政策有这么多批评?任志强说,因为我希望它好。有一种反对叫“忠诚性反对”。中国(历史上)的大部分反对是“非忠诚性反对”,就是要把你推翻了我来当家作主,从陈胜吴广开始一直到现在为止都是要推翻你,包括朱元璋、洪秀全、李自成什么的,要推翻你我来当(统治者)。国外不是,你看英国两党打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推翻英国女皇;日本这么打都没有推翻天皇,美国这么打都不会推翻《宪法》,这就叫“忠诚性反对”。不管两党怎么斗,可以打得你死我活,但最后它会以国家利益为主,而不是非要把你打倒了我来上,这就是差别巨大的地方,共产党打国民党就是我要来当家作主。

3、鼎晖创业投资基金合伙人及创始人之一王功权

王功权近些年以公民身份参与许多公共事务。

2008 年起,组织民间力量推动异地中考、高考制度变革,以解决留守儿童等社会问题,2012 年获得初步成果。

2011 年年初,只身一人开车到非法关押上访民众的保安公司,与其他上访民众一起高喊“放人”。

为遏制一些地方的强拆,组织成立“拆迁现场公民围观团”。

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了一年的公民社会和民主转型之后,王功权认为,中国完全可以和平转型,因为30年的改革开放,不仅仅是经济解放的尝试,更是思想解放的尝试,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已经清晰。

王功权一再说,要告别革命。

4、华旗资讯集团总裁冯军

冯军是中关村最早一批“个体户”之一。冯军被称为懂政治的企业家。

爱国,的确是冯军永远的话题和名片。奥运期间,他与一位媒体记者见面,握手问好之后,冯军开口第一句话就是,“7月27号,你会为你是一个中国人而感到更加骄傲。伦敦奥运来了,让你想到北京奥运会,为国争光啊。”

他给公司的成长也打上了“民族主义斗士”的影子。

“我们做mp3,市场都被外国占着,我们坚持做民族品牌。现在我们做数码相机,是国内唯一可以抗衡日本相机的品牌。不赚钱,我们每年赔3000万,不让中国丢失这块市场,也值了。”

冯军的朋友替他捏把汗,“呦,你爱国者出去,这个名字,外国人会不会不欢迎啊?”冯军接过话来,一本正经,“你错了,外国人都爱国。外国人最看不起中国人不爱国。我爱国,没什么丢人的。”

5、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

梁稳根的身上有着其他民营企业家难以媲美的“政治基因”。 梁稳根2004年入党,但之前为了成为一名正式党员,他为此追求了18年之久。

有媒体问:党的利益和亲人利益冲突时,你会怎么办?你会弃商从政吗?

“我会坚定不移地以党的利益为第一。我的财产乃至生命都是党的,这是一名共产党员必须具有的素养素质。共产党代表的是广大人民的利益,这不是说假话,这是一种信仰信念。”梁稳根说。

对于弃商从政,梁稳根说,“很多媒体在很早前就在揣测,对此,我用三个词来解释:空穴来风,捕风捉影,别有用心。”

他说,中国需要企业家,我不会弃商从政。

6、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石

王石说,企业家也应该在社会面临倒退、危险的时候站出来说“不”

王石说:中国未来怎么走是不确定的。是要否定财富,还是要劫富济贫、绝对平均主义,绝对没有自由的平均主义。比如说重庆事件,虽然过去了但我觉得它不是偶然性的,虽然薄熙来不掌权了,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思潮,在目前来讲大有人在,也不乏执政者。

我们看到在重庆事件时,有一位学者(贺卫方教授),公开的站出来说“不”。当时我很反感薄熙来的唱红打黑,但我没有公开出来说过。我相信中国在走向现代化,如何忘却过去不好的东西,如何与世界接轨?作为企业家本身不能光干活不说话,或者少说话,即使少说话、不说话,但也应该在社会面临倒退、危险的时候站出来说“不”。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