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1世纪经济报道 | 2013年07月18日 星期四 17:27 PM

时间:2012年06月13日

关键词:烟台,红富士,药袋

 

在从烟台市区前往苹果主产区栖霞的公路上,时不时可以看见挎着竹篮准备去给苹果套袋的果农。他们还不知道,一个小小的“果袋”即将打破他们平静的生活。

“长宽约十五六厘米,外面是黄色的复合纸,里面的深色纸沾满白色药末,直接套在幼果上直至成熟。”连续几日来,数家媒体曝光了享誉全国的“红富士”苹果自小被药袋“豢养”,俨然成了“毒苹果”,一时引起轩然大波。

6月12日下午,烟台市政府新闻办召开发布会,承认了苹果套药袋生长的事实,并表示将大力开展检查工作,在药袋的制作和流通环节进行严厉整治。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烟台果袋作坊生产的果袋,不仅供本地果农,还远销陕西、广西等地,波及苹果、梨、桃甚至葡萄等产品,而这些水果是否也有涉毒的现象?

果袋使用遍布多地

烟台引入红富士苹果的历史要追溯到1987年,此后,红富士成为烟台唯一种植的苹果品种。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果袋就已经与红富士形影相随。

烟台栖霞市蛇窝泊的刘富家,1988年就开始生产果袋,是整个烟台最早做果袋的人,生产规模上属于中等偏上,刘富的儿子目前是栖霞果袋协会副会长。

据调查,栖霞市蛇窝泊是烟台最大的苹果产销基地之一,当地有农户2.2万户,人口6.8万。全镇10万亩耕地中有7万亩是果园,年产苹果1.5亿公斤,其苹果产量占整个栖霞市的1/4。

刘富告诉记者,在蛇窝泊镇一共有110个村,每个村都有生产果袋的作坊。果袋产业链全部由一个个家庭作坊构成。拿刘富所在的村举例,该村有生产果袋的家庭作坊100多个,有生产果袋的机器400至500台。

而让人吃惊的是,蛇窝泊生产的果袋并不仅限于给苹果使用,其客户也遍布全国各地。刘富介绍说,该镇生产的果袋规格大小不一,除苹果袋外,还有专门为梨子、桃子、葡萄生产的果袋。可以算得上是全国果袋生产中心。

“我们的果袋拉到陕西去,一下火车,那里的果农都等在火车站抢着往回拉。”刘富告诉记者,陕西当地原本也有生产果袋的作坊,但目前大部分已经倒闭,只能购买烟台的果袋。

而除了陕西外,广西桂林也是烟台果袋的主要客户群聚集地,那里种植梨的果农对果袋需求也很大。

走在蛇窝泊,街道两边密布着挂有“果袋”字样招牌的门面。随机走进一家后记者看到,一个不大的房间里放着2台生产果袋的机器,其中一台正在高速运转,一位妇女正在将生产出来的果袋装箱,摆放到门口,门口已经高高摞起了好几个纸箱子。

刘富告诉记者,生产果袋的家庭作坊一般自己都有果园,生产出的果袋一部分供自己家使用,一部分出售。每年秋天,苹果采摘结束后,家庭果袋作坊的生意便开张,一直持续到第二年的春天。“今年的需求量特别大,所以我们到6月份还在制作,这在往年是没有的。”刘富说。

果袋分为两层,外层为硬纸,内层为塑料(10610,80.00,0.76%)膜,家庭作坊的工作就是将硬纸和薄膜涂上一层胶水,将其固定,再做成袋型封口。

“大概1吨硬纸可以制作22万至23万个纸袋,我们一年要消耗200-300吨硬纸。”刘富告诉记者。按此计算,刘富家一年可以生产5600万个纸袋。

目前市面上果袋的品种分为红色和黑色两种,其中内层为红色塑料膜的纸袋售价0.045元左右,黑色塑料膜的纸袋售价0.042元左右。

刘富告诉记者,生产一个果袋的利润为2厘钱,故生产果袋每年就可以给他们家带来收入10万元左右。

6月11日,记者来到烟台,当地农民介绍,苹果从长出果实后便需要套袋,为的是防止在随后向苹果树喷洒农药时,农药落在苹果上。而苹果在整个成长过程中需要喷洒十几次农药。

最初的套苹果的袋子进口自日本,一个袋子在当时成本为2毛钱,不含农药且可以降解。

当地农民告诉记者,套了袋子的苹果,除了不会接触农药外,品相也会更漂亮,表面不会出现黑色斑点。

“只要有黑色斑点就没有人收了。”果农向记者介绍说,套了袋子以后的苹果虽然外表会改善,但表皮还是会出现黑色斑点的问题。只有在袋子上涂上农药,才能100%的杜绝黑色斑点,这也是果农需要在果袋上涂上农药的原因。而一个高品质苹果和一个带有黑色斑点的苹果在收购价上相差近一倍。

据记者了解,虽然在果袋上涂农药,将给每一个果袋增加2厘钱的成本,每亩地2万至3万个苹果将增加大约50元的成本,但药袋对于农民依然有吸引力。

袋内涂药仅是个别现象?

“5月下旬至6月上旬,记者多次驱车沿S304省道调查,从栖霞市到招远市百余公里沿线,几乎绵连的各村苹果园都在大量使用药袋。”新华网刊载的文章如此描述。

而6月12日烟台市政府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烟台市农业部门仅承认曾在2010年发现个别果农使用药物套袋,所用药袋是将农药稀释后,利用改进的果袋机滚动涂抹在果袋内袋上。经检测,内涂的农药为退菌特和福美胂。

而记者在走访了蛇窝泊多家家庭作坊后,并没有发现有人在生产药袋。随后记者沿着烟青公路行驶,沿路每隔五分钟下车采集路边果园的果袋样本,也没有发现药袋存在。

当地一位业内人士介绍说,记者所走访的栖霞和海阳镇地区,是烟台检查最为严密的地区,该地区药袋基本上完全被杜绝。但在公路的另一边,招远地区使用药袋的情况依然存在。

随后记者拨打了一位招远地区农民的电话,他向记者介绍自己家的果园使用的正是药袋。

另一位栖霞地区果农告诉记者,烟台苹果产量排名,第一位是栖霞,第二位是蓬莱,第三位是招远,第四位是海阳。栖霞的产量最大,果园种植面积65万亩,年产优质苹果150万吨,而整个烟台的苹果总产量320万吨,栖霞占了接近一半。“总的来说,在烟台使用药袋生长的苹果属于少数。”

上述业内人士还告诉记者,目前对于药袋的整治难点在于,药袋所使用的农药退菌特和福美胂被禁止已久,所以在检验单位没有可以检验这两种农药的图谱,故无法给出一个确实的检验结果。这导致了对于果袋的检查成为一个难题。

问题果袋监管不到位

调查中发现,在媒体曝光烟台市的果袋问题之前,烟台各有关部门对于果袋检查没有做过太多实质性的工作。

栖霞果业发展局副局长郝文强告诉记者,对于果袋整治,果业发展局作为一个科技事业单位没有执法权,应该归工商局、农业局和质监局管。对于果袋的产量和药袋的分布,郝文强均表示不知情。

随后,记者致电烟台工商局,宣传科科长林吉杰表示,烟台市工商局负责的是果袋在流通环节的管理,生产环节应该属于农业部门管理范围。而对于果袋在流通环节的管理,6月12日开始,由烟台工商局副局长牵头已经开始一轮大检查,但目前还没有结果。

林吉杰还透露,6月12日,烟台工商局监察队已经去了栖霞和海阳两个苹果主产区,随后的检查会覆盖全市每个乡镇。但他也坦言,之前工商局对于果袋的管理存在疏忽,导致在媒体曝光前没有发现流通环节存在药袋的情况。“我们以后要普查。”林说。

在6月12日下午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烟台农业局表示,2010年和2011年,农业部门两次对烟台苹果质量进行了例行监测和风险评估监测,农药残留检测合格率均达到100%。2011年出口的7100批次,21.7万吨苹果,没有发生一起因质量安全问题出现的贸易纠纷。6月11日,全国各地果品批发市场均未发现农药残留超标的烟台苹果。

烟台当地一位果农告诉记者,苹果在国内流通环节没有任何检查,从苹果从树上摘下来到进入市民家中,没有一个检查站。因为苹果产量大,在需要提交检查单时,果农一般给钱就能过。而在出口环节的检查却非常严格,这样的检查一般由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做。

2010年,烟台市以政府令的形式发布了《烟台市农药经营使用监督管理办法》,重点加强农药经营登记备案、高毒农药定点经营、经营人员持证上岗、基地投入品定点专供等关键环节的监管。

烟台农业局表示,今后,烟台市将继续组织专项执法检查,对全市果品主产区的果袋和果袋纸生产经营业户进行全面彻底的拉网式检查。

(文中刘富为化名)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