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 编辑刘静 综合报道 | 2013年07月19日 星期五 12:21 PM

19日,中国媒体报道称,接近国家能源局领导层的知情人士透露,国家能源局不再直接审批企业报送上来的规划,而是组织专家团队讨论成熟后,由国家能源局统一发布。

这意味着,今后企业的规划在上报国家能源局前不能对外发布,并且要带上'研究'两个字。原国家电力公司战略规划部主任姜绍俊解释说:“只有在组织专家讨论通过后才能以国家能源局的名义对外发布。”

实施该措施后,类似于“国家电网公司'十二五'规划”、“中石油集团'十二五'规划”的名称或将销声匿迹。

业内人士着分析认为,这是国家能源局转变工作方式的重要信号。企业规划不能代替国家规划,曾经各自为营的混乱局面终将结束。

值得注意的是,该措施是在能源委员会进行首次人事调整后出台的。据中国政府网消息7月11日,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出任国家能源委主任,副总理张高丽任副主任。

“多年来,公众已快要分不清国家规划与国企、央企规划的区别了。”原国家电网建设公司顾问、原电力规划总院规划处长丁功扬说,“企业规划往往代替了国家规划,从而造成混乱。”

他认为,这一趋势发端于2005年,是年,国家电网公司发布“全国一张网”的公司规划。然而,作为主管单位的国家发改委和国家能源局,始终未能完全摆脱企业规划的影响。

以国家电网“十二五”为例,虽然已经过半年了,然而,电网“十二五”规划拖沓至今未能出台,目前只能以电网企业的“2013-2020年规划”取而代之。

丁功扬认为,电力规划至少要明确电源、电网和用电需求三方面内容,电网只是传输介质,单独以电网公司的名义做规划,只能是空中楼阁。

报道称,事实上,大型企业主导的规划早已显露出与国家规划的冲突,并直接导致企业的投资风险。

以风电为例,“五大电力、六小电力”为主的风电开发商各自为政,其风电场建设布局与电网难以衔接,在过去的5年中,曾屡屡出现建好了风电场却无法送出的尴尬局面。

风力资源最为优质的“三北”地区,成为弃风限电最为严重的地区。国家能源局统计,2012年中国总共放弃风电200亿度,直接损失100多亿元。

在姜绍俊与丁功扬看来,按照新方式制定电网规划将更加科学,以往那种在不明确电源规模和用电需求就制定规划的时代即将终结。

为保证国家规划的顺利执行,国家能源局在各地的派出机构将承担纠偏矫正的职能。据悉,原国家电监会派驻各地的电监办归并国家能源局后,其地位类似于财政部、审计署、国家税务总局的派出机构,将重点监管国家规划的执行。

姜绍俊称:“如发现不符合规划的现象,各地能源局将会采取必要措施。”

能源局与能源大企业间的关系

据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原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介绍,国家能源局和能源大企业之间的关系是政府和企业的关系,国家能源委员会是高层次的领导和协调机构,日常工作由国家能源局来承担。

然而,能源委员会又是何机构?张国宝说,能源委员会是一个高层次的领导和统筹协调机构。

之所以设立能源委员会,是由于能源事务涉及到方方面面,不仅涉及到能源的生产,还与环保,运输外交有关,仅仅依靠一个能源部门是难以解决这些问题的,需要在更高的层次上进行统筹和协调。所以能源委员会就是这样一个机构,它是高层次的领导和协调机构,而不是一个像能源局具体管理事务的一个机构。能源委员会的日常工作是由能源局来承担。

能源委员会成立于2010年,时任总理温家宝担任主任,时任副总理李克强任副主任。

能源局与能源大企业存在体制摩擦?

中国大型能源企业,无论是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这样的石油巨头,还是国家电网、南方电网和五大发电集团这样的“电老虎”,以及神华、中煤等煤炭航母,乃至中核、中广核等核电巨头,多为“副部级”。而作为能源管理部门的国家能源局,被“定位”为由国家发改委管理的“副部级”单位。对于这样的能源管理体制,不少人担心双方之间暗访着体制摩擦的隐患?

对此,张国宝解释说,能源局与这些企业的定为不同。能源局再小,它是政府。能源局与这些大企业之间关系是政府和企业之间的关系。“我们代表政府来行使能源管理的职责,企业在市场经济的大海中发挥作用,我们之间有良好的工作协作关系。”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