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来源:哈佛商业评论 | 2013年07月19日 星期五 14:20 PM

在当前的中国,什么样的人、选择什么样的项目最容易创业成功?最适合回答这个问题的,应该是风险投资者,因为他们经历了企业从初创到成功这样一个相对完整的周期。在创投关系上,与美国不同,中国的VC总是或多或少地介入创业项目。不过,各VC的身份定位却各有不同,以下是宽带资本基金董事长田溯宁的想法:

重要的是奉献精神

作为VC在进行选择判断时,人是最重要的。因为目前在中国不太具备完全原创的技术,VC选择企业家会要求他有激情,有热情,创业不只为了追名逐利,而是把它作为生命最重要的部分。

我认为奉献精神(Commitment)很重要。若对一个事情热爱到近乎信仰的程度,就可以献出自我、改变自我。它不同于只是贡献(Contribution),而是可以为之献出生命的执着。拥有奉献精神,会令创业者为了实现目标而不断改变自我。

爱因斯坦说科学家分为三类:第一种是只有在科学中才能实现自我价值,第二种是谋生手段,第三种是懵懵懂懂不知为何做了这一行。其实创业者亦然。VC要找的是第一种人。但是,现在企业家笼罩在光环之下,人人都想做企业家,辨别真正具有激情的创业者变得不那么容易,怎么去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看到这个企业家对自己事业的热爱,需要VC花时间去交流才能了解。

与美国VC往往不会对创业者给出指导建议不同,中国的VC总是或多或少地介入创业项目。不过,各VC的身份定位却各有不同:教练、导师、顾问、合伙伙伴、啦啦队长、大学老师、牧师的角色不一而足。

我们是农夫

VC有两类,一类是猎人,一类是农夫。按我对投资的理解,它是一种手段,为的是找到最伟大的企业,即充当猎人;或者是为了打造最伟大的企业,即充当农夫,耕耘者。我现在投资云计算、互联网、大数据,希望成为新技术的播种者。

在这个过程中,要尊重创业者,不能越俎代庖。很多投资人都会说,我要帮你成为有价值的创业者,但这一点并不容易。首先要找到附加价值,第二要非常专注,因为只有专注才能把附加值体现出来。我们这个团队,大部分都做过企业,再者我的背景比较独特,在自己创业的民营企业做过、在国有企业也做过,进而做投资者,这个经验对很多民营企业来讲是有些独特帮助的。

作为耕耘者,我们对创业者的帮助有三方面:第一,提供行业信息。我们专注于TMT及大数据领域,了解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的附加价值和行业的上下游关系;第二,提供政策指导。政策趋势对云计算和大数据企业非常关键;第三,精神上的支持和帮助。我发现,把我们投资的企业密切联系在一起,拉近物理距离,使他们的交流机会增多,这样大家就能分担创业中的困难,分享经验。我其实希望资本作为纽带,聚合创业者形成一个部落,让他们在一起交流思想分担困难,形成附加价值,这样争取政策上的支持、开展行业合作也比较容易。

为什么中国很难出现伟大的公司,同时大量初创公司死于同质化竞争和价格战?中国的创业环境与美国的区别是什么,创业者应该如何在中国的创业环境中生存壮大?

中国的创业者需要更灵活

颠覆式创新还是主要发生在硅谷,硅谷从投资角度来看有一些标准,甚至安卓森-霍罗威茨有自己的一套方程式。但在中国市场,很多事情完全看逻辑,没有模式。这个时候就需要创业者更灵活,当然这也意味着伴随很大的风险。再者,中国有比较复杂的人际关系或者政府方面的因素,云计算很明显,需要很多许可才能做。需要在与政府的交流中才知道这事能做或是不能做,做到什么程度;因为中国就是人情社会。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