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网易UGC | 2013年07月19日 星期五 14:33 PM

前日(17日)经国务院批准的《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主要职责内设机构和人员编制规定》公布,这个文件取消20项审批职责,涉及出版的共有9项。尽管实施细则并不明确,但对于出版界从业者而言,还是感觉像溽暑中吹来一习凉风,大家在微博上“奔走相告”。在出版大环境不断下滑的情况下,哪怕小小的松绑,对我们业内人士都是值得欣喜的利好。

优秀出版社没有书号之忧

作为一个中小型出版社的总编,我对书号控制的松绑比其他社可能更关注。中国的出版社并不都限制使用书号,一些大社名社并无此限制。我以前任职的北大出版社就不限制使用书号,但他们并非一直享有这个特权。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有一段时间也曾经控制书号使用,我当时任编辑部主任,记得各编辑室经常为争得书号去总编室或主管领导处陈情诉苦,后来领导只能以一个书号必须创收多少利润来应付。尽管北大社考核实际上并没有真正这样核算,但我知道有些出版社确实是这样考核的。后来,北大社评上了“优秀出版社”,就不再有书号之忧了。

每月都为书号分配发愁

我们世图是有书号使用量限制的出版社,我们目前书号配额是每个月100个书号。因为世图有北京、上海、西安、广州四家分公司,因此这100个书号一分为四,每家只能分得25个书号。我们有六七类选题方向,还有民营公司合作的书要出。这里要特别说明,我们从来没有卖过书号,我们与民营公司合作都是参与选题论证、经过三审,并有部分渠道发行。目的是弥补我们编辑能力的不足。因此书号实在是不敷使用。我每月都为分配书号颇费周章,经常拆东墙补西墙,把生产计划一压再压。像我们这样的社选题和书号申请也是一个漫长的工程。每月报一次选题,月初时报到总社,再由总社报给集团,这样一个过程批复下来需要一个月时间。选题通过之后申请书号,书号每星期申请一次,批下来再申请CIP,所有这些都搞定至少是一个半月。这个时间还是各环节负责人都在的情况下的周期,如果赶上领导出差、出国、没人批复,那就不知要耽搁多久了。选题和书号申请也并非不能加急,这就需要社长出马与各个环节打招呼,给与放行。鉴于社长经常要去为各种麻烦事东奔西跑,我一般尽量不想让他去疏通选题书号的事情,如果把这些事情都压给社长,恐怕他也无暇去做别的了。

关于内容审查,无须审查的书稿也要送审

出版审查中关于内容的审查是个敏感话题。这次取消的审批职责并不包括内容审查。我做出版近30年,进入管理层也有20年,我们多年所受的教育是“守土有责”,身在总编岗位,其实是有足够的“把关”意识的,往往还会自我设限。我们的把关,不是考虑个人的乌纱帽如何如何,而是考虑整个出版社的生存。尽管我自认为足够有把关能力,实际上也从未因为把关问题捅过娄子,也还是会遇到内容审查方面啼笑皆非的事情,实在令人无所适从。

内容审查方面最让人头疼的是无须审查的书稿也要送审。这种情况我经常遇到。比如今年初我们出版的一本时政方面的书,我认真看过全书内容,也了解作者背景,书写得很好,作者观点不偏激,文字深入浅出。而且作者之前出过几本时政的书,社会反响都很好,此书是作者时政系列的延续。我写报告详细说明了这些情况,并准备了书稿送审,但上级审批时还是认为题目敏感,要求另请专家审稿。我们只得将书稿送给领导介绍的专家。没想到专家很快打电话给我,问“这个书稿让我审什么呢?写得很好啊!”我只能苦笑回应:“我跟您的看法一样,但领导一定要求送审,您就帮忙写个意见吧”。最后专家写了非常肯定的意见得以通过。

内容审查存在标准不一,随意性大的问题

内容审查让人头疼的还有标准不一,随意性大。有些选题在这个社必须送审,换个社就不必,出版了也无人过问。审查环节也只是一个形式,不仅态度冷漠生硬,拖延时间,往往还要收一笔不菲的审稿费。不知是不是有出版社拿到审稿意见就不付审稿费了,我们有一两次送审还被要求费用入帐才给审稿意见,感觉就好象收过路费。我前几年报一个选题是《毛泽东诗词》英译本,译者是北大英语系教授,国内公认的诗词英译专家,我们上级领导说这个选题属于国家领导人题材,需做专题申报。其实此书之前已经出版过,并未做专题申报,但领导要求,就不得不执行。我们申报以后,迟迟得不到回复,经一再催促,得到的回复是此书不得出版,原因为:个人不能翻译毛泽东诗词。毛泽东诗词的翻译只能由指定单位来做。我们申述说此书已有其他出版社出过,并未遇到问题。审查机构说,他们没有送审是错误的。我们在已经与译者签约、排版已经完成的情况下,只能将此情况向译者说明,解除合同。令我十分尴尬的是,译者马上找了其他出版社,并很快顺利出版。这些年,这一题目的书在几家出版社都有不同版本出版,恰好我都与这些社的编辑熟识,了解一下,并没有哪家做过专题申报。如此审查标准实在令人难以琢磨,感觉并不能起到把关作用,而只是惩罚我们这种循规蹈矩的倒霉蛋。

对于已经无数次的经历管控的无奈与辛酸的出版人来说,我们对于今后的期待其实并不高,只希望书号能由市场来管控,如果市场无需求,出版社自然不会去出版。当然对于纯粹卖书号的现象,我们也觉得应该杜绝。因为如果出版社沦落到以此为生,其存在也毫无意义。至于内容审查,我们希望稍许宽松一些,对一线编辑多一点信任,不要以无所适从的标准,做一些毫无意义的审查。

本文转自网易UGC精选http://zhenhua.163.com/13/0719/08/944QNPTG000464OG.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