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刘静 综合报道 | 2013年07月22日 星期一 13:41 PM

中国人民银行官网消息,经国务院批准,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3年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

此外,还将取消票据贴现利率管制,改变贴现利率在再贴现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的方式,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并且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不再设立上限。

这是继中国国务院办公厅7月5日发布《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后,实施的又一重要金融改革措施。

对此,中国官方媒体称,取消贷款利率下限后,大中型企业议价能力增强,而小微企业贷款利率通常能上浮10%-30%,这样一来,银行将会把更多的信贷资源转向小微企业,有助于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问题。

然而,中国一财经媒体报道称,对中小型企业来说,银行下浮贷款利率从来都是“看得见够不着”。

新浪财经评论员向小田评价说,该政策的放开,形式意义大于实质。在信贷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只有大型的央企才能从银行拿到基准利率下浮的贷款,这只是进一步降低大型企业的融资成本。

经济学家李迅雷也表示,这是央行对商行的“温柔一刀”。贷款利率下限取消,象征意义重于实际。

向小田解释说,从银行的角度来看,央企信用较强,违约风险小,此外通过和央企的合作能够做大规模、来带伴生存款,因此银行也愿意以较低的利率贷款给央企。贷款利率放开后,央企可以通过用新的利率较低的贷款置换之前较高成本的贷款,进一步降低财务费用。对于大地产商和地方政府融资平台,上述逻辑同样适用。

他认为,这样的政策,对民营企业而言,有一种“何不食肉糜”的感觉。“主要是因为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的融资条件非常苛刻,绝大多数中小企业根本无法或很难达到现有金融机构信用贷款的评级要求,很难提供符合金融机构规定的抵押物种类或足额抵押物,在中小企业融资过程中,还存在抵押物折价过低且贷款数量少的问题。”

对此,经济评论员马光远则认为,利率市场化的核心是放开存款利率的上限管制,这是核心的核心。但遗憾的是,这次利率市场化改革,并未在2012年6月对存款利率上限上浮1.1倍的基础上更进一步。

马光远解释说,存款利率管制、贷款利率放开,结果则很有可能适得其反:一方面,资金不但不会流向中小企业,反而是出现资金更多的流向大企业的马太效应。在放开贷款利率管制之后,银行将根据风险原则配置贷款资源,中小企业在与大企业的竞争中将很难拿到低价格的信贷资源,不但不能降低,反而会推高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同时,由于银行严格的准入管制,以及严格的存款利率管制,银行之间所谓的激烈竞争也是伪竞争,在银行牌照属于特许资源的情况下,银行根本不会担心经营不善导致关闭的问题。

基于此,马光远认为,在金融改革关键时期,利率市场化绝对不能单兵突进,必须全面推动金融改革。

从实际情况看,关键的改革包括打破两大行政管制:一是银行业市场准入的管制,一是价格即利率管制。而这两点改革必须同时推进,缺一不可。如果仅仅推动利率的市场化而不在市场准入的管制方面有重大突破,银行业真正的垄断局面其实很难打破。

此外,他还建议为了真正引入竞争机制,优化资源配置,保障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在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的同时,应该按照前不久国务院常务会议“金十条”的精神,加快推进民营银行试点,加快小额贷款公司转为银行的推进工作,增加资金供给主体,真正打破银行业的垄断,通过设立一批专门为中小企业服务的中小银行,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问题。

同时,应该允许商业银行有更大的议价权,同时放开民间借贷利率,竞争力强的银行可以把存款利率适当上提,贷款利率自由下浮,缩小银行利差,将一些经营不善的银行淘汰出信贷市场。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