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实习研究员 付珊 综合报道 | 2013年07月22日 星期一 18:00 PM

7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取消贷款利率下限的管制。经国务院批准,自7月20日起取消金融机构贷款利率0.7倍的下限,由金融机构根据商业原则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取消票据贴现利率管制,改变贴现利率在再贴现利率基础上加点确定的方式,由金融机构自主确定;对农村信用社贷款利率不再设立上限;为继续严格执行差别化的住房信贷政策,促进房地产市场健康发展,个人住房贷款利率浮动区间暂不作调整。 

外媒纷纷关注中国央行取消贷款利率下限的市场化改革举措。对于中国这一改革,外媒均对其短期影响抱有怀疑态度,认为只具有象征意义。

据《福布斯》报道,伦敦经济公司资本经济的Mark Williams形容这次改革为“有史以来中国迈出的最大一步”。Williams仅在象征的层面上是正确的。今年一季度,仅11%的贷款利率低于基准利率。如今,这个数字更小了。上个月,即使央行两次上调利率,流动资金依旧紧张。最近几周,贷方不愿意在利率最低时提供资金。简而言之,这次的改革在短期时间内无法对中国的资金成本产生实际的影响。

路透社报道称,一些投资者也认为,至少在短时间内,这个举措只具有象征意义,对于一些债台高筑的国有企业、大型私有企业老板,以及当地政府融资部门来说,这倒是带来了一丝解脱。

彭博社援引英国巴克莱银行的分析认为,这次改革举措的最初影响有限,因为银行没有动力把借贷成本调至目前百分之六的基准利率以下。由于现金周转困难而导致更高的银行间同业拆借成本,贷款总额在上个月下降至14个月以来的最低点。

“当融通资金总额降低的时候,你不能说这就是放宽信贷,”瑞士联合银行集团的Bhanu Baweja评论道。“在中国,最重要的不是货币的价格,而是货币的总量。”

德意志银行的新兴市场策略师John-Paul Smith认为这次的改革不会改变他对中国资产的看跌态度。他认为,中国的利率失真已经根深蒂固,要根除将需要很长的时间。

“我不认为这是一个会改变什么的戏剧性举措,”Smith说,“现在的大局形势是,人们对于中国的情绪正越来越差。”

华尔街日报》评论认为,这次的改革只会加剧中国经济的失调程度。要知道原因,需看看究竟是谁从这次不对称的利率松动中获益,谁允许银行削减贷款利率。当然不是银行--他们不可能用下调贷款利率来削减他们的附加利率。总之,随着经济增长放缓,企业倒闭的风险增加,被商业利益牵着走的银行家们更愿意寻求更高的贷款利率。

当然也有一些行业无须削减利率。最近影子银行的爆炸式增长显示出,银行是有机会以更高的利率来贷款给借款人的。

相反,我们应该把眼光放在已经贷款的借款人这个群体上。最有可能从这次政策改变中获利的是国有银行的传统客户--国有企业。在这里,钱是靠指标分配的。

因此,负债累累的国有企业当然能长舒一口气。债台高筑的国有企业在经历过一段时间的产品价格下滑和利率上升之后,债务更加繁重。

央行这次“突然”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的管制,从时间和力度上都超预期,但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利率市场化的核心是放开存款利率的上限管制。但是,这次并未涉及存款利率的放开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的解释是:“主要考虑是存款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影响更为深远,所要求的条件也相对更高。从国际上的成功经验看,放开存款利率管制是利率市场化改革进程中最为关键、风险最大的阶段,需要根据各项基础条件的成熟程度分步实施、有序推进。”

路透社的评论认为,取消贷款利率下限是取消存款利率上限这一更加彻底的改革的前兆。目前的年存款利率为3%。如果贷款利率下限被取消,能令贷方设定保证利润率的体系将被解体。

“中国已经取消几乎所有关于贷款利率的控制,且货币市场和资本市场的利率实际上是自由的。当然,下一步且更重要的是最高存款利率,”UBS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认为。

这可能需要花上一段时间。央行明确表示,提高存款利率上限将冒“最大的风险”,因此央行将承诺谨慎地推进改革,并且实施包括存款保险计划在内的多种安全措施。

即使许多观察员对于央行取消存款上限持有乐观态度,但《福布斯》的评论认为,在近两年内,我们看到存款利率市场化的可能性并不大。

原因有三:第一,由于存款上限额度,存款国有银行享有低价投资贷款,且会阻止任何会令他们丰厚利差缩水的改变。

第二,用不了多久,人们就会发现,现在不是取消存款利率上限的正确时间。上个月的流动性危机引起两轮银行拖欠的波潮,几乎拖垮了中国最大的银行--工商银行。6月,为了保存现金,工行关闭了部分ATM系统,还有报道称央行向工行悄悄注入了一笔紧急资金。中国第三大银行--中国银行现在明显也处于拖欠的边缘。中国的银行都太脆弱,无法承受住如此的改革。

第三,取消存款利率上限需假定中国的领导人们也愿意施行其他的改革,例如开放人民币交易、放松资本管控等。李克强总理取消或者抬高存款利率上限后,货币可能涌入中国,寻求更高的回报,若现有的管制继续存在,这可能对他造成严重影响。不幸的是,中国的财政体系还没有准备好迎接取消现有规则--甚至是大幅的放宽。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