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新浪博客 王育琨 | 2013年07月23日 星期二 11:03 AM

两个教父级企业家近期的讲话吸引了企业界的目光。

一个是柳传志在正和岛被推崇的讲话:“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在当前的环境下做好商业是我们的本分”。这个讲话本来中规中矩,可由于王石近期对重庆红歌期间企业家遭逢厄运时的沉默表示忏悔,以及湖南企业家曾成杰正法两个事件,柳传志的讲话被解读为“忍气吞声,只管赚钱”。企业家王瑛不认为“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公开发布声明退出正和岛。

另一个是华为总裁任正非,他借华为超薄手机P6进军美国大声宣告,“大时代变化太快,我们要勇敢驾驭这个时代”!针对团队中因为以往华为几次进军美国铩羽而归而产生的畏难情绪,任正非很有激情地说:“我们要敢于超越美国公司,最多就是输,垮了也无怨无悔。只要努力奋斗就能潇洒走一回,我们要敢于拼搏。大时代变化太快,华为这种后发的优势已开始体现出来,我们要敢于领先、超越、驾驭这个时代。为什么美国这么怕华为?因为美国企业谋取短期利益,华为能控制人的欲望和贪婪,所以能长远发展。”

一个在时代大潮前“忍气吞声”,一个在大时代中豪言“勇敢驾驭时代”。任正非的勇,来自于内在深切的爱,来自于华为人才的井喷之势。

以利己主义为原点的绩效考核,在企业内部形成了“厚重的部门墙”,渐渐地拘押了中国的公司。在那里面住着的都是可怜的灵魂。华为也遭受着这样的苦难。如何破解这个困局?华为一直在探索由推式结构过渡到拉式结构。任正非2007年提出“让听到炮声的人呼唤炮火”,这回又推出了“片联”。“片联主管干部的循环流动,是个新生事物,任何人都无法准确地规划清楚。它不是一级串联组织,它在流程外,并联于流程运作,激活流程的流动。我这个人从来不追求完美,先存在,后完美”!

“先存在,后完美”,这是任正非的哲学。没有一样东西生下来就是完美的。同样,没有一样东西生下来不是独一无二的。在这个时空交汇点上,生成了“片联”--华为人才的航空母舰,有着独一无二的价值。

什么样的人可以执掌这个人才航空母舰的舰长?那些通过之字形成长的优秀干部,那些有内在的使命,强抑的意志,疯子般的献身精神的人,最适合当这样的人才选拔官。他们无私、无畏、无为。不拘一格降人才。选拔人才要守住大节放下小节。

美国市场是华为的难关。在这个关口,是找理由撤退还是奋起搏击?这是人才的大节。勇于艰苦奋斗、不怕吃苦,就是大节。一见困难就抱怨,贪生怕死,见了压力就躲的人不能要。任正非历来大度。他给团队最高的工资,给最多股份,最大权力,最大荣耀,最多奖励。即便由于流程、制度上的偏差,有些干部中饱私囊了。任正非依然慈悲为怀:“为你顺手牵羊的一包烟一瓶酒换掉你不值。不换掉又怕后面仿效。办法是,你拿出诚意来,痛改前非。如果兄弟们那里还过不去,你就赔俩钱。经过这样由内而外的整改,队伍就会被激活,就会重新焕发出战斗力”。

30岁不到的年轻人聪明,对什么样的技术都玩得转。技术,你聪明就可以玩。因为那是他们天性绽放。可是人,你聪明也玩不了。因为人常常有五套、六套逻辑在脑子里转。不是用一种逻辑就可以玩得通的。

有些人得了癌症,可是心胸开阔,一个劲想着快乐的事,整天考虑去走路、爬山,结果病也就好了;有些人身体健康,心理也很强大,可就是不快乐。人是由身界、心界、灵界三个层面复合成的一个整体人。你可以有很好的身体,可以有很强的心理素质,但如果灵魂的方向不确定,不知道自身的本位,就容易随着情绪的起伏而堕入纠结与恐惧的陷阱。

在每一个时空交汇点上,身界、心界、灵界的组合与呈现都不一样。尤其是当一个层面的纠结恐惧统摄了全身的时候,我们该如何去与他们交流?这些都不是可以教授的,只能去经历,去体会。你没有经历,就没有办法承担人才航空母舰舰长的重任。

说来也怪。那些老到的人,常常也都是简单的人。他可以跳出自己的想法,跳出他人的纠结,回归简单纯粹,就是想“作为人何谓正确?”迷失大都是违背了这个简单的原点。当你用单纯的眼睛看到简单的事实,直截了当地说出来,就可以让对方的精神受到震动。因为你是站在道的高地,反看这三维空间。孩童的眼睛通神,足够纯粹,可以看到简单的大道。成人们要脱掉经历和心计披挂在身上的堆积物,很难。

在大变动的时代,勇敢驾驭时代!任正非的勇敢与意志力,源自一个“无名之朴”的信念:只要华为人人以慈爱心与恭敬心对待产品和客户,相互扶助,上下一心,战则必胜,守则必固。老子说:“吾有三宝,持之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

这就是任正非--一个时代大潮前勇者内心的密码。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