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杨佩昌 | 2013年07月23日 星期二 14:02 PM

7月20日,共识网老总周志兴先生邀请十余位专家学者及媒体人士前往共识堂小聚。除了章立凡老师之外,其他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包括慕名已久的陈行之先生、李伟东先生、荣剑先生等。

活动的主题之一是陈浩武先生为大家做一个中亚行的介绍。坦率地说,我一开始是为陈先生捏一把汗的,因为泛泛的游览介绍肯定不会让这帮人满意。但没想到陈先生的介绍相当精彩,一个小时的演讲结束后,大家竟然抱怨时间太短了。

由于我的研究领域聚焦于德国经济史,对中亚情况不了解,所以不好随便发言。不过陈先生的讲述却让我陷入了深思。他说,中国的对外援助需要检讨,因为经常发生费力不讨好的事情。例如中国为塔吉克斯坦援建了一条300多公里的高速公里,虽说是无息贷款,但收回的希望几乎为零。更要命的是地理条件极为恶劣,所以十分之一的中国工人长眠在异国他乡。高速公路建成后,总统的亲属建了七个收费站,老百姓对此怨声载道。可气的是,建立这些收费站的名义是还中国贷款,其实是为自己捞钱罢了。但民众并不知情,于是中国成了该国老百姓怨恨的对象。另外一件事情是,中国在中亚一个国家修建水电站,引起了另一邻国的不满,让中国两边不讨好。建电站的国家问:“你到底是建还是不建?”邻国:“你在这里修建水电站,把我们的水源给截住了”。最终,虽然水电站修建了,却和另外一个国家莫名其妙地结仇。相比之下,日本的对外援助却赢得了民众的好评,他们为当地老百姓修建蓄水池,解决了民众的饮水问题。当然,他们投入的援助资金是无法和中国相提并论的。

为何中日援助会产出如此大的差别呢?一个重要原因是援助对象的不同。中国援助的是官方,而日本的援助对象是民间,直接惠及到人民。给官方提供援助的弊端很多,例如帮助缅甸修建水电站,但缅甸军政府为了民主转型,选择远离中国,结果是投入巨资的水电站被停工,大量的资金打水漂了。再如中国资助了很多非洲国家,这些国家的政府经常更迭,根本就不承认上一届政府的债务。更严重的是社会转型后,民众对中国的援助极为愤慨,他们认为中国的援助是给腐败政府或独裁政府输血,增强了政府镇压民众的能力。

对于中国对外国政府慷慨援助的事情,我是有所耳闻,但从未进行过研究。一个德国人曾经提出过这样的观点:从表面上看,美国的对外援助规模最大,但与中国相比是小巫见大巫了,原因是中国政府的对外援助并不透明,谁知道中国每年向北韩、巴基斯坦甚至古巴和非洲提供了多少援助?从公布的数额看,已经是一笔极为庞大的数目了:免去非洲300亿美金的债务,同时额外提供100亿美金。由于我不了解中国的对外援助情况,所以也没有和他进行深入的探讨。不过我内心对这个德国人却有些鄙视:一个巴掌大的小国怎么能理解一个天朝上国的心理呢?我们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这点钱算什么?不过是小费而已,我们是中央大国,朝廷历来有打赏边陲小国的习惯。至于中国老百姓还有吃不上饭、上不起学、生不起病的问题,那不过是微博上的抱怨罢了,哪能当真?新闻联播上的中国人民不都安居乐业、幸福生活了吗?

刚刚发生的一件事情颠覆了我的观点。20日首都机场T3航站楼一男子引爆自制爆炸装置,炸断自己胳膊,作案男子叫冀中星。案发后才知道,这位男子05年开黑摩的被东莞治安员殴打致瘫痪,为此,厚街镇公安分局“救助”冀中星10万元,并要求签订保证书,保证今后不再因为此事而到有关部门进行上访。从这件事情上看,显然中国人民还很差钱,否则不会大老远从山东跑到东莞开黑车维生,同时政府也很差钱,否则他们也不会仅仅给一个被打瘫痪的人“救助”区区10万元人民币。这种事情一旦发生在美国或德国,赔偿的数额恐怕不止千万。

既然人民和政府都很差钱,那么过于慷慨的对外援助就值得认真反思了。由于我曾负责德国国家奖学金项目,所以对德国的对外援助还是多少有所了解的。德国政府的对华援助分为项目援助和非项目援助两部分,项目援助主要集中于能源、环保领域,比如帮助中国建沼气池,让老百姓能享用清洁能源等。非项目援助指的是教育培训,即为中国的年轻人提供留学德国和赴德进修的机会。当时的中方主管单位是对外贸易与经济合作部(现在的商务部),德方主管机构是德国经合部,执行机构是德国学术交流中心、德国卡尔杜伊斯堡协会、德国国际发展基金会和德国劳工部劳动介绍中心,中方与德方一道在中国挑选合格的申请者。我当时负责这件事情。

在项目合作中我经常问自己:德国给中国这么多援助,究竟值不值?这个问题一直萦绕在脑子里很长时间。学生回国后,我终于得到了答案:德国人太聪明了,他们的援助简直是高回报,而且物超所值。第一,培养了一个了解德国、喜欢德国的中国群体,这些人回来后经常向亲友们介绍在德国的所见所闻,向中国人传播德国的文化理念,让更多的中国人对德国人和德国产品产生强大的认同。所以,尽管德国产品在中国卖疯了,但中国人从内心上对其并不排斥。其二,这些人学成归国后,大都得到了提升,有的成为厂长、总经理或总工程师,他们手握采购合同,采购地点毫无疑问是德国;有的从政后当上了局长、厅长或市长,这些人带着一批又一批的中国企业家到德国考察交流、购买德国产品、技术,当国企需要赴国外采购的时候,他们做出的决定大都会倾向德国。我这话是有事实根据的,因为不少学生和我还保持着经常性的联系。可惜,由于中国太过于炫富,大手笔对外撒钱,德国民众向政府提出这样的问题:“既然中国这么富裕了,我们为何还对中国进行援助?”于是德国经合部只好停止对中国的援助项目。

那么,为何去过德国的中国人大多会说这个国家的好话呢?原因很多,但不外乎以下几点:飞机进入德国领空,特别是在低空盘旋的时候,如果看到这样一个一望无际都是绿草的国家,你不会无动于衷吧?走下飞机,要是没有点思想准备,没准会被过于清新的空气呛着呢。进入德国后,你随处能感受到德国人的严谨认真,包括德国人说话算数、办事守信以及火车、公共汽车相对准时。此外还有德国人对人彬彬有礼的态度、讲究个人和公共卫生的好习惯等。对比更强烈的是,这个国家竟然没有强制拆迁,城市里竟然没有城管,城乡之间没有鸿沟,社会一派和谐。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有社会主义的话,毫无疑问德国已经实现了。

对于这样一个国家,你好意思说人家坏话吗?

(文章来源:凤凰博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