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新浪科技 | 2013年07月23日 星期二 15:56 PM

导语:《纽约时报》网站专栏作家尼克·比尔顿(Nick Bilton)今日撰文,以亲身经历为案例,阐述了租车应用颠覆传统出租车市场的必然性。但他也指出,Uber这样的租车应用仍然面临着不少发展障碍,如政府的官僚作风、出租车司机的抵制等,若想取得最终的成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以下为文章全文:

“数字调度员”

上周,当我乘坐旧金山的航班抵达洛杉矶机场时,一下飞机就往出租车站赶,但到了那里,等了十分钟才打上车。就在我打算上车的时候,司机和调度员却因谁该将我的手提箱放到出租车上争吵起来。见他们炒得没完没了,我只好自己动手,将手提箱放到后备箱。当出租车最终启动时,我发现里面脏兮兮的,还散发着像香烟一样的味道。

这一经历也让我再次思考一个问题,那就是出租车行业到了该彻底颠覆的时候了。硅谷的一些创业公司,如Uber、Lyft、Sidecar等,正在将这种想法付诸于行动。同另外两家打车服务一样,Uber也没有自己的车队,该公司与现有豪华车服务商联手,通过移动应用为提前预订的客户提供租车服务,而自己的角色就像“数字调度员”。

虽然Uber定价方式与出租车公司一样,同样以时间和里程计算费用,但服务价格只是普通出租车的50%。Uber提供的另一项服务“UberX”,则可以让用户乘坐混合动力车出行,价格上与传统出租车差不多。

不过,Uber这样的创业公司仍然面临不少发展障碍,如政府的官僚作风、出租车司机和调度员的抵制,以及州和政府不同的监管制度等。最新的障碍则来自于洛杉矶,Uber从今年3月开始进军这座城市。

出租车公司游说

Uber联合创始人、CEO特拉维斯·卡拉尼克(Travis Kalanick)表示,该公司已收到了洛杉矶市交通厅发出的勒令停业通知函,“即便这种事情并非它管辖的范围。出租车公司普遍感觉到,这个行业正在遭到颠覆,他们正在动用一切力量展开游说,试图阻止我们前进的脚步。”

这封通知函称,Uber在洛杉矶的运营“并未获得商业运输服务许可证。”洛杉矶市交通厅发言人乔纳森·惠(Jonathan Hui)在一份电子邮件中写道,该机构正在与市长办公室合作,“以找到解决租车市场面临的问题”,但他拒绝对此做进一步评论。

洛杉矶出租车公司Yellow Cab总经理威廉姆·罗斯(William Rouse)表示,确保出租车获得正式牌照,事关公共安全。Yellow Cab是洛杉矶最大的出租车公司之一,而罗斯还是出租车行业组织Taxicab、Limousine、Paratransit Association的主席。

他说:“道路设施是稀有资源。一旦出租车容量供大于求,城市中就会出现更多的交通拥堵,出租车司机的收入会缩水,服务标准也会降低。这同时还是一个公共安全问题,司机没有保险,还有一些重罪犯开着租车应用的汽车。”

害怕市场竞争

Uber和其他租车应用则表示,他们的车辆都按照出租车行业标准上了保险,而司机都必须接受严格的背景审查。Lyft联合创始人约翰·齐默(John Zimmer)表示:“这与安全无关。”该公司也收到了洛杉矶监管部门的勒令停业通知函。齐默表示,他认为出租车公司之所以对租车应用持抵制态度,并不是出于乘客安全考虑,而是担心竞争。

齐默还指出,州一级的监管机构已经批准了Lyft的服务。据他介绍,加州公共事业委员会之所以让Lyft运营,“是因为我们的服务水平全部高于他们的标准。”

自2011年登陆纽约市以来,Uber遭遇了不少监管障碍。但在上个月,Uber获得了一次胜利,法院裁定Uber可以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运营。此前,剑桥市政府官员曾在当地出租车公司的要求下,试图阻止Uber运营,即便州一级的监管部门已经同意这种租车应用可以在全州运营。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最近也发布公告,表示支持租车应用的发展。该委员会称,试图扼杀租车应用的行为,将妨碍行业竞争,不利于消费者的利益。实际上,在洛杉矶遭遇的争议,只是租车应用创业公司与监管机构斗争的最新案例。在他们运营的几乎每一座城市,租车应用要么受到起诉,要么收到了勒令停业通知函。

虽然在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方面,对出租车的监管能起到重要作用,但在有些情况下,监管部门的作为只是利大于弊。例如,2009年华盛顿有30余人在监管政策调整论证期间,受到了受贿指控,其中至少包括一名市政官员。

服务质量更优

与此同时,一些游说团体正在采用“恐吓”战术。今年3月,罗斯所在的出租车行业团体发表了一份声明,称Uber和Lyft这样的公司,是“无赖的交通应用”,“对公共安全构成威胁”。声明称,围绕付费的大争论“恐怕最终会演变为暴力事件”,但他拒绝给出具体的案例。

卡拉尼克则认为,城市管理者应该让消费者来做最终的决定:“由于这些监管条例,出租车行业受到了过度保护,以致于他们无需向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罗斯承认,出租车公司需要做得更好,并称他正与出租车司机合作,以提高服务质量。但罗斯重申,出租车行业“仍将继续游说执法部门,对这些租车应用进行打击。”

虽然Uber等租车服务不愿对外公布具体的运营数据,但出租车公司认为,他们正在对自己构成真正的威胁。就我而言,更多是欢喜,毕竟多了一种选择。在飞回洛杉矶之前,我先给Uber客服打了电话,预约了一辆车。在我上车以后,司机看上去神色紧张,似乎有点儿不愿去旧金山机场。据他说,警察会对Uber司机进行罚款。Uber虽被允许在旧金山运营,但机场警察的执法尺度有所不同。

这位司机说:“我可以送你去机场,但我们必须装作是亲戚关系,不然的话,我会遭到警察罚款。”到达旧金山机场以后,他先从车里出来,然后彬彬有礼地给我递上手提包,以及他亲手写的联系方式。他说,“祝您一路顺风”,说完还上前热情地拥抱了我,同时眼睛还不停向两边瞅,以防有警察上前盘问。(扬帆)

 

本文转自科技媒体新浪科技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