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彭琳 | 2013年07月24日 星期三 08:58 AM

近年来很多内地企业家、职场高管对“灵修”产生了浓厚兴趣,各类体验式灵修、培训大行其道,甚至发生企业家被强行按进水中淹死的事故,让不少人觉得既可悲又荒谬。

其实,工作压力巨大的人往往特别需要精神信仰作为疏导心理压力的渠道。在宗教气氛开放的香港,许多富豪名流则在寻求纾解压力的过程中皈依宗教。

香港最大地产集团新鸿基地产联席主席郭炳江曾经满怀感慨地谈起,自己在1994年事业走上高峰期后,突然开始感到莫名地焦虑与空虚,“我心中像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黑洞,没有任何东西能填补”。起初他还以为工作过劳,于是尝试运动、娱乐但都没有效,恐惧感与日俱增。

后来在妻子的引导下,郭炳江成为了一个基督徒,终于找到内心的平静。尽管工作季度繁忙,但是他坚持每天都要流出与神灵沟通的时间,“我无论怎么忙,每天都尽量抽空安静看圣经和祷告,例如晚上灵修,早上、午膳或看新闻时祈祷;有空时也尽可能翻看圣经,思考上帝的话或祈祷。”

作为前英殖民地,香港基督教体系在政商两界影响都十分深远。郭炳江的父亲、新鸿基地产创始人郭得胜就是个虔诚的天主教徒,而且从创业阶段就开始慷慨捐助教会,26年前他捐资教会建立的“天主教郭得胜中学”现在已成为新界区名校。佐丹奴和壹传媒的创始人黎智英,G2000主席田北辰,邵逸夫之妻、TVB影视帝国掌门人方逸华等众多富豪也都是天主教徒。

基督教系在香港政坛甚至一度占统治地位,譬如上一届香港政府“三司十二局”首脑,加上行政长官曾荫权,16人中就有13人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据熟悉政界的人士透露,司局长们除了工作中交往,私下也经常聚在一起开“祈祷会”,彼此互相开导,依靠信仰的支持来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

前任特首曾荫权每天上班前都要到中环坚道教堂早祷,以至于每到清晨教堂门口都如同小型新闻发布会,挤满了为各类政坛新闻而追访特首的记者。 前任特首曾荫权每天上班前都要到中环坚道教堂早祷,以至于每到清晨教堂门口都如同小型新闻发布会,挤满了为各类政坛新闻而追访特首的记者。

其中最为虔诚者如曾荫权,每天上班前均要先步行到中环坚道教堂早祷,以至于每到清晨教堂门口都如同小型新闻发布会,挤满了为各类政坛新闻而追访特首的记者。前任政治及内地事务局局长林瑞麟卸任后,甚至携妻子一同前往牛津大学攻读神学学位,可见其对宗教信仰的热诚。

不过在香港名流圈子,基督教体系远非一统天下。佛教在两岸三地的商界都是一种更为流行的宗教信仰。在香港,华人首富李嘉诚、爱国商人霍英东、南丰集团主席陈廷骅等众多企业家都是公开的“佛弟子”。

李嘉诚对自己的信仰十分自豪,经常公开自称是“学佛之人”,在佛教界被称李居士。他的母亲庄碧琴生前就是虔诚的佛教徒,从小教育孩子善恶有报,慈悲为怀,李嘉诚曾表示自己也用这些原则来教育孩子。他的妻子庄月明同样笃信佛教,身后葬礼均依佛制办理。李嘉诚经常将“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挂在嘴边,也是最为热衷慈善捐助的富豪之一,李嘉诚基金会累计捐款已超过百亿港元,他更号称未来会将1/3的财产投入慈善基金,“就像我第三个儿子。”

在内地相当低调的道教组织,在香港则香火鼎盛,信徒众多,原因之一或许是与哲学性强的基督教、佛教相比,道教作为传统的民间宗教总是特别“实用”。例如绰号“四叔”的香港地产巨头、恒基兆业主席李兆基就信奉道教,他次子李家诚娶了明星徐子淇后生下女儿,据说李兆基曾请来中国道教协会会长任法融为媳妇祈福,还放生了300只价值万元的珍贵金钱龟为媳妇母女“求福”,被外界视为在求男孙。

著名风水师麦玲玲据传也曾获邀到李家摆风水阵“求子”,麦玲玲对此不肯置评,但盛赞恒基旗下四季酒店格局“丁财两旺”,可以在喜庆位添加电灯或者摆上果实类植物,帮助徐子淇怀孕,“实现她公公'六年抱四'的愿望”!

信奉道教的香港地产巨头李兆基,儿子娶了明星徐子淇后生下女儿,据说曾请道家法师和风水师祈福求子,目标是“六年抱四”。 信奉道教的香港地产巨头李兆基,儿子娶了明星徐子淇后生下女儿,据说曾请道家法师和风水师祈福求子,目标是“六年抱四”。

受到长期作为英殖民地的影响,佛、道等宗教在过往不大受到官方重视。在笔者曾参加的一次聚会上,著名的大屿山天坛大佛所在的宝莲禅寺住持释智慧大倒苦水,说起回归初期,主管民政事务的官员和公务员团队都以基督徒、天主教徒为主,宝莲禅寺的扩建计划申报后如泥牛入海,他只好趁公开活动找到当时特首董建华的夫人赵洪娉提起扩建,并将计划书直接交给特首的生活秘书,几经周折才最后获批。

不过随着回归时日渐久,基督教和天主教的独大地位渐渐改变,各类宗教组织都活跃起来,宗教活动办得红红火火。回归后一年,佛教界成功向特区政府争取到将佛诞设为公众假期,与传统的圣诞假期并立,大大提升了佛教的影响力。宝莲禅寺也在短短数年中,从只有三幢小房子的小佛寺,变成占地逾千平方米,资产近10亿港元的大寺院。

宗教组织在香港活跃,绝非处处怪力乱神,而是对香港裨益良多。一方面,所有宗教组织无不热心于社会服务,是私人办学的主力,其中基督教、天主教团办了近千家中小学及幼稚园,佛教团体办学逾80家,道教、伊斯兰教、孔教共办学20余家,达全港学校总数的一半,有些宗教团体还在内地捐助了大量希望小学。同时,宗教组织兴办的许多医院、老人院、福利机构等都是重要的社会福利资源。

另一方面,各类宗教组织平时常常举行慈善捐助活动,无论是针对各地发生天灾,还是贫困儿童的健康、教育问题,或是重大疾病、慢性疾病,都让大量市民慷慨解囊。而且各种宗教活动的主题,都是劝人向善,关怀他人,为香港社会带来了丰富的正能量。

在香港,宗教与普罗大众的生活息息相关,即便不是信徒,也往往觉得各种宗教都友善可亲。现任特首梁振英在当选前就曾自称,虽然没有宗教信仰,却不是无神论者,从三岁起就在生活中接触多种宗教,经常参与香港六大宗教的活动和阅读宗教书籍,“虽然没有宗教信仰,但我认同宗教的教义”。这也代表了不少港人在平日生活的耳濡目染下,对宗教的亲近态度。

(本文作者介绍:北大毕业后赴港留学,任职多年,贴身体验国际金融中心枯荣动荡。)

来源:新浪博客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