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苏鑫 | 2013年07月24日 星期三 15:26 PM

近日底特律申请破产成为美国史上最大的市政破产案。一些专家认为破产是由于汽车行业不景气,也有认为是人口“大逃离”使然(自2000年以来人口减少了28%)。巴曙松认为底特律衰败的启示有两点:第一、底特律走向衰败后,希望通过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重新复兴;第二、美国整体制造业地位下滑。

中国以政府投资为主导的城镇化到底有没有风险?专家的观点截然不同。近期林毅夫先生就抛出了新结构经济学,认为“第一、经济持续增长的驱动力是投资而不是消费;第二、与自由主义经济学家强调的'看不见的手'相反,政府应该发挥'产业甄别和因势利导'的积极作用,特别是要通过软硬基础设施的完善来打破增长的瓶颈。”但中欧商学院刘胜军在财经网发布的文章(再论林毅夫为什么错了)就指出投资率过高的两个风险,一是造成生产要素价格(土地、劳动力、环境、资本)的长期低估;二是政府主导模式下投资率过高意味着资本密集型增长,必然导致居民收入占比下降,消费拉动增长乏力。

中国城市发展战略研究会易鹏认为,政府主导下的城市化,不仅会让地方政府有持续的投资冲动,而且产业聚集不遵循市场规律,其发展很可能不具可持续性。一旦产业发展失去后劲,可能导致投资浪费、人口大量迁出,留下鬼城,那么底特律的噩梦很可能在中国上演。

城镇化与经济发展到底谁是主导力量?一直是专家们争论的话题。在一次内部沙龙里专家们进行了激烈讨论。多数人最终认为,是经济发展推动了城镇化。如果政府没有意识到必须靠产业发展推动持续的城镇化,仍是政府投资主导以房地产开发为核心的新城建设,就会不可避免的造成大量投资浪费和空城、鬼城的出现。

如果我们把这些专家的观点联系在一起,是否能看到底特律破产对中国城镇化的蝴蝶效应?中国的地方债问题是否会被媒体和债权人更多关注甚至引发危机的聚集?空城、鬼城是否会更多的出现?如果继续过度依赖大规模投资,底特律破产的故事是否会在中国重演?这些都是我们急需思考的问题。

作者系高和资本董事长苏鑫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