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IBTimes中文网研究员 刘静 | 2013年08月15日 星期四 17:31 PM

今天要关注的人物是郎咸平。这位在中国炙手可热的财经大家,最近也被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处。8月14日晚,中国财经媒体华夏时报推出《自相矛盾的郎咸平》一文, 批郎为中国财经界的王林大师,都有两手“忽悠术”

此前,郎咸平曾提出中国经济中国经济存在八大危机说法,对此,文章作者贺江兵对进行逐一反驳,称“大师郎咸平的说法部分与事实或趋势偶能蒙对,然而,其推论和数据基本全错。”八大危机说法,完全暴露了其“财经界王林”的本性:自相矛盾、逻辑错误、哗众取宠。

其实,财经界对郎咸平的批评与争议,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

郎顾之争:一炮走红

早在2004在复旦大学的一次演讲上,二人就展开了直接交锋。郎咸平发表《格林柯尔:在“国退民进”的盛宴中狂欢》,指责格林柯尔集团的创办人顾雏军在收购活动中卷走国家财富,

郎认为,顾雏军通过“七大板斧”--安营扎寨、乘虚而入、反客为主、投桃报李、洗个大澡、相貌迎人以及借鸡生蛋手法成功将巨额国家资产纳入囊中。因此,他强烈建议,停止以民营化为导向的产权改革。

此后该事件不断升温,并由此展开了中国国企改革的大讨论,“国退民进”还是“国进民退”?如何看待国有资产流失的问题?

围绕着此话题,中国国内一流的经济专家、法学专家甚至包括官方都卷入这场讨论,并由此形成两大阵营,媒体将其戏称为“挺郎派”的新左派和“反郎派”的新自由主义流派。

其中,社科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左大培与南开大学教授韩强力挺郎咸平。他们坚决支持郎咸平反击顾雏军的一切行动,认为,最近几年集体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的所谓“改制”,成了极少数人对公有财产、甚至中小股民财产的疯狂侵吞。

而经济学家吴敬琏,张维迎,周其仁则对郎咸平的观点提出反驳与质疑。北京大学的张维迎教授认为,不否认在国有企业改制过程中,可能存在着国有资产流失,但是需强调的是,这个总体过程是创造财富的过程而不是瓜分财富的过程。

此后,郎咸平一炮而红,顾雏军锒铛入狱,但是中国学界对国企改革所导致的“国进民退”的争议,却远远没有结束。

樊纲炮轰郎咸平:不懂宏观经济学,不想评论

樊纲与郎咸,可谓是一对“老冤家”。自2009年以来,两位经济学家已经因诸多现象同台或者隔空“叫阵”。其中,二人有三点最为争议:

第一是通胀,二者恰分属不同阵营:樊纲属于乐观派,他认为,从当前看,各国经济至少都已处于企稳态势,但不等于就要恢复快速增长,未来两年内经济处于低位徘徊是可以预期的;可是郎咸平却非常忧虑,他认为通货膨胀会越来越严重。

第二是经济复苏问题,两人观点更是相左:“仅用一年时间,各国经济就已企稳,避免了比1929年大萧条,可称得上是人类的一次进步。”樊纲乐观预计。但郎咸平偏偏认为,现在的复苏是虚假繁荣,实质上实体经济尤其是制造业持续萎靡,企业家信心不足。

第三是4万亿元投资计划。作为京城四少之一樊纲赞成“铁公基”,虽坦言“有后遗症,但是,经济学没有十全十美的方案。”可郎咸平却认为,政府出台4万亿元投资计划目的很明确,但方向不对。中国的问题是经济体系生病。

正是这一说法,惹得樊纲“火药味十足”地说:“现在有一些经济学家,动不动就批中国经济哪里哪里生病了,其实他是不懂宏观经济学。”尽管没有提到具体人名,但谁都知道樊纲说的是谁。

汪丁丁痛批郎咸平:完全植根于对政府的盲目信任

其实,早在樊纲“痛斥郎咸平”事件前两天,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汪丁丁已发表博文,痛批郎咸平。汪丁丁说,“郎咸平提出来的一系列'救世良方'的改革方案,强化或倾向于强化中央集权,我们坚决反对。他完全植根于对政府的盲目信任,更可惜的是,他从不意识到这一盲目性。

汪丁丁表明,自己关注'郎咸平现象',因为正是这一现象,表明了中国大众心理深层躁动着的激进情绪。

然而,有意思的是,这位郎教授一边被经济学界炮轰,却一边又名声大噪。2010年,在华尔街列出的十大华人经济学家榜单中,郎咸平却进入三甲,排在吴敬琏,林毅夫之前。

公众对郎的狂热信任,使他在经济影响力和社会影响力上取得和吴敬琏相同的得分。

对于此现象,评论员洪维说,郎教授虽然与主流经济学家背道而驰,但他是成功的非主流经济快餐学人,是经济快男,因为有名,也有利。有名在于他在中国拥有无数粉丝,有利在于他出场多,收的演讲费多。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