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0月30日 星期四 13:44 PM

一度处于胶着状态的中日首脑北京会谈出现了转圜的迹象。外交部长王毅昨天下午出席第十届蓝厅论坛答复外国通讯社记者提问时说:“中国是东道主,中国人有一个习惯,来者都是客。我们会对所有的客人都尽我们必要的地主之谊。”这也是我在此问题上一贯的观点。

而在此之前,中方都没有松口,并在多次强调日方要为恢复会谈创造条件后,明确提出欲实现在APEC北京会议上安倍晋三习近平的会谈,日方应承认钓鱼岛存在主权争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必须承诺不再参拜靖国神社

在日本将钓鱼岛“国有化”后,中日两国顶层会谈就一直搁置,双方观点剑拔弩张。中方的诉求集中体现在这两个条件上。而安倍内阁则始终坚称首脑会谈应在不设任何条件下进行,同时强调对话的大门随时敞开着。

作为亚洲经济最强大而且地缘利益关系最复杂的两个国家,中日有太多理由进行经常性的交流和沟通,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没有进行双边最高层会晤,在当今全球化时代是极不正常的,对日本如此,对中国也是这样。无论是从开展双边经贸交流,促进彼此经济增长,还是从政治、安全和地缘博弈的角度,中日首脑会谈势在必行。

中日最高层之间交流的长久停滞,已经对双边关系带来了深深的伤害。两国经贸合作大幅后退,在地缘政治和安全领域的敌意在增强。日本在此期间,加强了与中国毗邻的东亚、南亚、中亚等诸多国家的战略联系,日朝关系实现突破性进展,双方正在就绑架问题做最后协调,如获解决,将意味着日朝关系的重大缓解。日本还加深与澳大利亚的战略与安全合作,在此领域达成重要合作项目,两国已经接近“准联盟”,与美国一起构成了在亚太对中国的“黄金三角”。中国公开倡议并于近期成立的亚投行,也被日本抵制。这些都是旨在针对中国形成牵制。

特别是两国国民感情也在恶化,这将给两国关系带来深远影响。可以说,由于两国最高层交往的中断,中日多年来苦心经营的双边关系成果已在很大程度上付诸东流。

虽然作为亚洲两强,中日之间的竞争不可避免,但两国高层关系的冷淡对此无疑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从而将彼此推到近乎敌对的阵营。

中日都已经意识到继续冷对抗的高风险,双方都有极大意愿以APEC峰会为契机,进行最高级别的会谈,也为此进行了大量准备,两国政府和民间两个层面以及各个级别的磋商沟通在最近几个月来密集实施。日本副首相兼财务相麻生太郎,在APEC财长会议期间与中国政府常务副总理张高丽举行了短暂会晤。这是中方释放的一个强烈信号,因为之前据称中日就副总理汪洋与麻生会谈达成一致。会谈级别的提升,既是一个姿态,也是一个提示。它预示着中日有可能打破坚冰,在APEC峰会举行期间实现中日最高级别会谈。

中日高层都应意识到,保持和加强双边战略联系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在当前日趋复杂的地缘政治形势下。对此,双方都应该以外交的方式看待这个问题,而不应过于纠缠于参拜靖国神社、钓鱼岛之争等细枝末节的问题。对于世界来说,民族主义不是没有现实存在合理性,但它绝不可以替代全球融合、国际秩序走向和平主义的历史大趋势。

而APEC给中日都提供了一个台阶。东道主要有姿态,日本则将它作为矢志以求的目标。然如果仍将它仅视为礼节性安排,那岂不是对国与国严肃关系和彼此国家利益的不尊重?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337517.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