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奇之傅 | 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08:22 AM

欣赏完凤凰视频30日推出的“传谷俊山认徐才厚为干爹贪十多亿“新闻,一段曾几何时家喻户晓的样板戏《红灯记》中李铁梅唱段,居然在不知不觉中悄然跃入脑海。

“我家的表叔,数不清。没有大事,不登门。虽说是亲眷却不相认,可他比亲眷还有亲。爹爹和奶奶,齐声唤亲人,这里的奥妙我也能猜出几分。他们和爹爹都一样,都有一颗红亮的心“。转眼间数十年过去了,由于文革期间除了样板戏几乎没有其它电影、戏剧可看,因此,这样的唱词虽经几十载风霜雨雪冲刷,却居然像镌刻在大脑中似的,迄今一字未忘。

和李铁梅的唱词中的“表叔”相比,徐才厚的干儿子能否数得清?尽管目前不得而知,但没有行贿之类的“大事”,谷俊山之类的干儿子也绝不会轻易登入徐才厚的家门,恐怕也是不争的事实。姑且不论徐、谷彼此间的关系是否也“比亲眷还要亲”,但“这里的奥妙”,大概善良的华夏百姓同样也都“能猜出几分”。因为他们和所有贪官污吏一样,都有一颗被功名利禄钱权色染黑的心。

毫无疑问,谷俊山之所以要认贼作父,其目的表面看起来是为了金钱与权力,但实际上,由于这种关系的存在,其对社会和军队所造成的危害,却早已远远超越了金钱和权力所具有的一般副作用。客观地讲,谷俊山认徐才厚为干爹的过程,其实就是一起典型的丧失人格出卖灵魂认贼作父进行人身依附过程。它不仅很容易让人想起《水浒》中高太尉与高衙内之间发生的种种丑恶故事,也令人极容易勾勒起历史上众多太监宦官纵容干儿子干孙子危害百姓的回忆。

必须承认,当今在官场上的确客观存在着不少丧失党性忘却誓词的人身依附关系,其危害程度虽和徐才厚和谷俊山间的父子关系似乎相去甚远,但就其性质而言,二者却仅仅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的关系。从这个意义上讲,对徐才厚谷俊山干父子孕育、生长的土壤、环境及背景进行必要的剖析,在当前的形势下绝对有着非同一般的积极意义。

姑且不论徐才厚谷俊山间的相识相信相亲过程,是有人牵线搭桥引进推荐所致?还是臭味相同彼此相吸铸成?或是偶然相遇惺惺相惜酿就?有一点可以肯定,二人之间倘若在灵魂深处没有交集,是断不会有这种关系的。就像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一样,鬣狗也专爱啃食死去的动物腐尸。令人颇感困惑的是,徐才厚、谷俊山的这种贪婪的习性和爱好究竟是从何时养成的呢?当他们初次显现出这些习性的时候,为何就没有纪检监察部门对此予以及时而必要的矫正或处理呢?以致使二人在危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终于演变成了今天这种不可救药的结局。

行文至此,或许有不少观众和笔者一样,很想知道徐才厚除了谷俊山这个干儿子之外,还有无其他类似的干儿子、干女儿、干侄子、干兄弟等存在?既然李铁梅家的“表叔“可以数不清,那么,徐才厚为官数十年,他的这些干亲戚究竟有多少,是否也需要搞个清清楚楚水落石出?尤其是他们彼此之间的这种关系是否也“比亲人还要亲”?则更需要一丝不苟仔仔细细地查个明明白白,因为军队毕竟不同地方,在这个问题倘有漏网之鱼等不应有的任何瑕疵存在,其后果无疑是难以预料和不堪设想的。

徐才厚和谷俊山间的干父子关系及其危害,表面看是一起军队高官的腐败案件,实则凸显的是整个官场存在的人身依附关系。这种关系虽然表现形式危害程度各有不同,但是,若将其它各种依附关系累加起来,其危害毫无疑问早已超过了徐、谷干父子的十倍、百倍、千倍。

因此,搞清楚形形色色的徐才厚都有哪些干儿子,对目前的反腐斗争绝对有着不容小觑的积极意义。试想,保护伞都公开化了,贪婪之手即便都伸出去了,是否也会出于个人安危的担忧,思量一番被捉住以后的问题?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345368.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