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0月31日 星期五 08:25 AM

不出外界预期,美联储昨日宣布将按部就班地在下月停止资产购买行动,即第三轮量化宽松(QE3)。这项超常规货币政策自诞生之日起就饱受争议,如今在告别之际,自然也引起了新一轮对其功过是非的口水战。不过,这次辩论的声音中出现了一个特殊人物--格林斯潘。

在QE3退出不久之前,格林斯潘说,购买美国国债和MBS的QE的确有助于推升资产价格,可它对实体经济并未起多少作用。格林斯潘认为,有效需求还是一潭死水,既减少失业又刺激经济增长的目标仍未达到。

格林斯潘所言不虚。统计QE与标普500指数走势发现,QE1期间该指数累计上涨31%,但在其结束后的3个月内下跌12%;QE2期间标普上涨26%,但在QE2结束后的3个月内又下跌14%;QE3期间标普已上涨约38%,未来预计仍将出现回调。

这不是格林斯潘第一次抨击QE。在2011年年中QE2完结之时,他便与圣路易斯联储主席布拉德针对QE的效果展开辩论,不过,当时他抨击的重点在于QE导致美元汇率走低。

格林斯潘认为,除了压低美元汇率帮助出口之外,两轮QE对刺激美国经济并没有明显效果,如果QE3面世,他会感到惊讶。布拉德则称,QE2导致实际利率水平下跌,帮助美国经济避免了陷入“日本式的”一轮温和通缩过程。他认为,“QE2的经验表明,即使在利率水平近于零的条件下,仍可实施重大宽松货币政策”。

尴尬的是,一旦提起格林斯潘,谁应为金融危机负责--这一永远没有最终答案的问题便绕不开,不少人也将他视为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随后多年经济危机的罪魁祸首,活跃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甚至挖苦已早已去职的格林斯潘“斯人已去,遗害犹在”。这导致不少人在聆听如何评论美联储政策的时候,习惯性地对格林斯潘的声音保持距离。

但是,倒洗澡水的时候不能把孩子也一起倒掉。格林斯潘毫无疑问对美联储货币政策的得失具有发言权。他曾在1987-2006年间长期担任美联储主席,可谓前无古人。他既是克林顿执政时期“新经济”繁荣的缔造者之一,也是将美国拉出新世纪之初互联网泡沫的巨人,后者也是批评格林斯潘应为金融危机负责的靶子之一。

QE退出绝不意味着一切的结束。作为本质上以印钞救市的政策工具,QE的隐患不可不防。随着美国经济复苏的加速,QE的遗留效用仍将持续发作,通胀风险将上升。正如撒出QE是个异常艰难的抉择一样,如今彻底挥别QE同样很难。

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文 CFP/图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