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Philip Ross | 2014年11月01日 星期六 07:00 AM

埃博拉使美国人心惶惶
埃博拉使美国人心惶惶

对于卡茜·希科克斯(Kaci Hickox),哪怕只是订购一份外卖披萨,也足以让一些人恐慌。希科克斯目前仍然处在隔离期中。她是一名护士,上周从西非返回美国,目前在缅因州的家中闭门不出。她同众多从西非返美的医务人员和旅行者一样,很可能并没有感染埃博拉病毒,但却面临着怀疑和强制隔离。这一情形同上世纪80年代人们面对艾滋病疑似或确诊患者时怀有的恐惧不无相似之处。

三十年前,一开始大家对艾滋病了解得不多,这引发了人们普遍的恐慌和惧怕。据20多年前加州展开的调查显示,早期的患者除了忍受病痛外,还要面对在社会中被隔离的孤独和同事的歧视,他们还经常被赶出自己的家或遭到袭击。人们害怕碰到艾滋病患者用过的东西,而亲吻一名艾滋病患在当时根本是匪夷所思,因为那时人们误以为艾滋病可通过唾液传播。

无数人因为患艾滋病而被区别对待。尤其是同性恋男性,在排斥艾滋病的浪潮中,他们首当其冲,被视为一种耻辱。20世纪80年代,纽约市是艾滋病的高发地区,该市的许多父母让自己的孩子辍学,因为担心他们会接触到病毒。立法者焦急地向卫生官员询问,艾滋病人打喷嚏、流鼻血以及和他人共用一个饮水机,是否会导致病毒传播。

虽然西非以外的国家仅出现几例艾滋病确诊患者,但对这种病毒的恐慌已达到一个新的水平。美国境内首例确诊患者托马斯·邓肯(Thomas Duncan)不治身亡后,一些美国人甚至把自己隔绝在家中。上周,一名参加西非救治工作的医生返回纽约数日后,才发现自己身染病毒,此消息一出,许多纽约人开始感到不安。布朗克斯区的一名大学生向纽约每日新闻表示,“我们和他乘坐同一辆火车上,我们呼吸、交谈和流汗,可能和他距离很近。如果我靠着的墙是他碰过的,会怎么样?我吓坏了。“

据CNN报道,在康涅狄格州,一名三年级学生的家人起诉了孩子就读的学校。这名学生前往尼日利亚的拉各斯市参加了一个家庭婚礼,返美后,学校要求她21天内不得上学。本月早些时候,密西西比州一所中学的数百名家长让自己的孩子回家,因为该校校长最近曾去过赞比亚。赞比亚距离利比里亚的疫情高发区约3000英里。全美各地夜出现了无数的误报病例,许多疑似病例最终被证实为虚惊一场。

对埃博拉歇的恐慌并非仅限于美国。一名意大利女子在罗马的公共汽车上因被认为感染埃博拉病毒而遭到几名乘客的殴打。这名26岁的女子,虽来自几内亚,但在意大利已经生活了4年。后来她被送往医院。

美国各州的立法者,如纽约州和新泽西州,强制要求从西非返美的医务人员接受隔离。批评人士认为,此举实属反应过度。出现病症的埃博拉患者才具有传染性,而且只有直接接触患者的体液才可能感染病毒。卫生专家认为,这样的隔离政策不仅传达了消极的讯息,而且只会让恐慌有增无减。而且,正如在上个世界80年代艾滋病引发社会恐慌一样,错误的讯息只会助长这种针对埃博拉确诊或疑似患者的不合理情绪。“在西非参与抗疫工作的医务人员是杰出的,他们为人道主义事业作出了无私的贡献,”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的一名发言人表示,“他们不应该被缺乏科学根据的措施所限制。而感染病毒的患者不应该被歧视,应当得到支持。”

清决/翻译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