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黎明 | 2014年11月03日 星期一 08:30 AM

习近平总书记10月31日出席全军政治工作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昨日各大媒体皆大书“彻底肃清徐才厚案影响”。

涉及这话题的报道是这样说的:习近平强调,必须正视军队建设特别是思想政治建设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特别要高度重视和严肃看待徐才厚案件,深刻反思教训,彻底肃清影响。

喉舌们理解习总这段话有误--要彻底肃清的是人的影响、人对人的影响,而不是某个案件的影响。道理很简单:有了这个案子,用时髦话讲是“正能量”的;如果不成其案,徐才厚等负能量还在党政军高层弘扬着呢。

案件分案情、案因和查案过程,“深刻反思教训”是指在案情清晰的基础上研究案因,搞清为什么会出现徐才厚这样的人、这样的案子,而“肃清影响”主要指整肃人心,从军心中将徐才厚等“军中败类”挖干净、撇出去。这是现实的说法,而挖净军中腐败因素的要求是无法实现的,因为军队和人民、和党政鱼水交融骨肉相连,地位特殊的军队与将领,其腐败程度高于平均水平才是正常情况。

不严肃看待徐才厚及其影响万万不可,用习总会上的话就能解释其主要危害。“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我军政治工作,充分发挥政治工作对强军兴军的生命线作用”。这是习总说的。

“徐才厚长期负责军队政治工作的加强和改进,就这么个孬种,把强军兴军的生命线掐在了手心里”。这是我说的,可做为帮助深刻理解习总讲话的辅导材料。

那么多高官被拿下,总书记不曾说过要肃清他们的影响,因为那都是些无关根本、无涉大局的影响。再则,即便不去肃清影响,民心也明白他们没有好东西,贪官们好好的时候,在老百姓那里也不香。

徐才厚和一般贪官不同,这是在军中的危险人物,军队二把手,实在太危险,略有不慎,还说不上谁把谁给政治掉呢。军中经营那么多年,可谓树大根深。提拔的自己人一群一群的,不知领着多少兵;党政军机密全装在心里,想害谁害谁,想给谁给谁,就说卖情报吧,拿出一条内幕消息来少说也能值个十来亿......

总书记总结出一条教训是“教育者本身受教育不够”,可不是吗,徐才厚教育人民子弟兵多半个世纪,最终以自己的下场证明,他压根不相信自己用来教育人的话。天哪!还有什么不是假的?!究竟多大的首长才是好东西啊?!军中相对弱智的低级官兵,有些会这样想。

首长不栽就没有人做出“受教育不够”的鉴定,是党让他教育人的,从相当程度上,像徐才厚这种地位的人,本身就是党。党的代表,党的形象,他的讲话即党的指示,谁不雷厉风行地贯彻执行,谁就是找死。不过,转念一想,幸亏徐才厚的教育很不成功,若不是军队将士两面三刀阴奉阳违,假如将士们真心相信徐才厚这个人格样板,那麻烦可就大了。

从关于徐才厚的一些报道看,此人似乎得益于“平庸”。这类人特点是无突出表现,也因此在平庸社会里少争议,故而在平衡利益、掂量利弊时,总会出现有利于这种人的决策。说公道话,应该注意到,他是上世纪60年代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毕业的草根学生,这也确实真精英了,扩招后的大学生,与其能比较智力以及综合素质的寥寥无几。谷俊山则比徐才厚差的老远老远,谷俊山是“粗陋流氓”,和普通老百姓比也是个粗货,而徐才厚的“平庸”,是和同类高校同龄高材生比出来的平庸。

不管怎么说吧,军队二把手成了孬种,断不是他个人的耻辱,这也是个不良影响,必要的切割还是该进行。教育工作虽然要做,但思想这东西空对空的不好把握,所以肃清影响还得把握重点。一是在组织、人事上的“去徐化”,这好理解;二是表象和文化上的“去徐化”,即删除军营、媒体、网络、荧屏里徐的正面形象,尽快让大家忘掉历史上、军队里曾有过这么个牛人。

徐才厚等窃取很高的权力,一批贪官窃取某区域最高权力,这都不能算颠覆罪,而贪官在位时若有人惹他不高兴,那个招惹了贪官的无权之辈就有犯下颠覆罪的可能。想想这现象也有一定道理,贪官虽坏,可人家毕竟不是毁败制度与路线的家伙。如徐才厚并没有自己原创的一意孤行的理论与政策,他一直贯彻宣传着不曾变化的军队政治思想理论,他对军队传统政治思想工作的理论与方式,几乎谈不上影响,甚至可以说,他始终都是个忠实的执行者。

拥有权力搞贪腐,应该也能够与高大上的政治理论相安无事。不必试图改变那些理论,尚需高举那理论大旗,并使尽浑身解数让普通人相信,至少是非得表示相信--所说利于行,套话可套利,徐才厚们不需要将影响力施展在特色传统上。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360262.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