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智谷趋势 元淦恭 | 2014年11月04日 星期二 13:45 PM

【1】

昨天(11月2日),新华社播发了对中纪委常委、最高检副检察长邱学强的专访。邱学强透露,中央已经批准成立新的反贪总局。

关于中国将打造内地版“廉政公署”、成立新的高规格反贪总局的传闻,此前一直存在。有报道称,新机构名为“反腐败总局”,由中纪委直接领导。外界一度预计,四中全会将会对这一问题作出安排,但最后并没提及。

这次邱学强的表态表明,大动干戈的改革方案,目前并未得到高层认可。中央在现阶段的最终决定是,不对反贪腐机构进行大的调整,只是进行微调。

【2】

早在1995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就成立了反贪污贿赂总局。这次将代替老版反贪总局的新机构,名称应该不会变化,仍称反贪污贿赂总局,仍然由最高人民检察院管辖。

邱学强透露新的反贪总局局长将由最高检副部级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兼任,也就是说,其级别将从现有的正厅级提升到副部级。

【3】

高层仅对现有反贪机构进行技术调整,这一决定并不令人意外。

基于中国政治运行的现实,中国国家机构的独立性只能是相对的、有限的。未来即使新设规格更高的“反腐败总局”,实际上也只能是中纪委的另一个办事名义而已。现在的国务院监察部就和中纪委合署办公,实质上就是由中纪委直接管理,和国务院的业务关系并无太多交叉。相对于最高法、最高检等机构,中纪委因其执政党机构的特殊背景和政治局常委兼任书记的特殊地位,本身拥有更强的权威性和独立性,即使成立同最高法、最高检相平行的“反腐败总局”,其权威性和独立性也不能同中纪委本身相比。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在最高检内部调整反贪机构,并不表明决策层拒绝成立高规格的监察机构,而释放出一个强有力的信号:中纪委就是中国反贪腐的“旗舰机构”。在这个机构之外并不需要再设另外一个“反腐败总局”,新设反腐败总局与原有的监察部、反贪局之间的职能交叉纠葛,叠床架屋,象征意义将大于实质意义。

【4】

如何看待在最高检内部提升反贪局地位的改革?

改革的背后,实质上是对纪检机构和司法机构权力的重新配置。

邱学强坦言,最高检反贪总局以往存在一些影响办案成效的问题,包括机构设置不合理、力量分散、案多人少、统筹乏力、装备落后等。本轮改革的主要特点是“整合力量、优化职能”,“从有利于最高检集中精力直接查办大案要案入手”。

十八大之后的反腐呈现出新的特点,就是要在反腐过程中进一步优化纪委和检察院的权力分工。以往,许多案件往往一直由纪委调查,移交到司法机关时已经基本完全查实,检察院的调查环节非常短。反贪局升格为副部级机构之后,这种情况可能出现变化,中纪委查实官员的贪腐线索之后,最高检反贪总局可以直接介入对这一案件的查办,也就是说案件查办的全过程中,检察机关和纪委要提前“交接棒”。

这样的制度安排,并不是削弱纪委的权力,而是使纪委和检察院的职责分工更加合理。

在传统的纪委办案机制下,纪委查办案件的链条较长,大量精力被既有案件牵制,在人手有限的情况下无力掌握足够多的新的官员违纪违法线索。另一方面,由于案件查办过程中,纪委介入过深,检察机构反而被边缘化了,党的机构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国家司法机关的职能,也不符合“依法治国”的要求。

旧的办案机制,既基于纪委比较强势、检察机关比较弱势的政治现实,也源于检察机关的反贪局缺少人手和资源,即使让检察机关更多介入办案,检察机关也没有这样的精力和能力。新版反贪总局的设立,将赋予检察机关更强大的办案能力,强化其在反腐败行动中的作用。纪委和反贪局之间职能的重新分配,实质是对腐败案件的查处流程的优化,将明显反腐败案件的查办效率和查办过程的法治化水平。

背景

关于成立中国版“廉政公署”的呼声一直甚高。这种声音有其历史背景。

从历史上看,中国作为世界上官僚体系和文官制度历史最悠久、最成熟的国家,也是世界上最早独立设置监察机构的国家。早在秦汉时代,中国就把对官员的监察作为一项特殊的权限赋予专门机构“御史台”,这一机构一直延续到明朝,明清时期这一机构演化成都察院,仍然直属皇帝,行使监察职权。早在秦汉时代,御史台的负责人御史大夫就与丞相(最高行政长官、相当于现在的国务院总理)、太尉(最高军事长官、相当于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中央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并称“三公”,是皇帝之下最重要的官员之一。

孙中山正有鉴于此,提出了“五权宪法”的概念,除了西方的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孙中山还基于中国古代政治传统,提出了“考试”(负责官员的选拔和考核)、“监察”两权。因而在国民政府统治时期,设有单独的“监察院”,作为最高监察机构存在。

基于现代政治的经验,香港1974年成立的廉政公署(ICAC),更被视为在亚太地区推动反贪腐的标志性机构。廉政公署直属于香港最高行政长官(1997年以前为总督,1997年以后即特区行政长官),不隶属于任何其他政府部门,香港的三大司(政务司、财政司、律政司)均无权管理廉政公署,其人事、财政都是独立的,不受其他政府部门的约束,并且拥有独立的调查权。香港廉政公署曾有效治理了上世纪七十年代香港警界的严重腐败,并成为维持香港法治和廉洁的重要机构,广受称道。因此,学界关于借鉴香港廉政公署的讨论,也一直未曾平息。

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掀起了前所未有的反腐浪潮,在这一波反腐潮流中,外界对于成立大陆版“廉政公署”的声浪再次走入舆论视野。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367195.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