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05日 星期三 12:27 PM

十多年来,中国房价为什么只涨不跌?因为政府、事业单位与国企三位一体的食物链吃定了你。你为什么能被权力吃定?因为“土地是财富之母”(配第语),“一切财产权利与政府权力都起源于地权”(斯密语)。土地一旦被政府全盘独占,政府权力也就吃定了你的财产权利。

最累的人生科目,中国古人早就有过排列。古人说过,你要想一天受累,就请客;你要想一年受累,就盖房子;你要想一辈子都受累,就讨小老婆!

请客如今已经不再受累了,你不需要家里的“买(马)、汰(大)、烧(嫂)”(上海方言)了。想请客?下馆子点菜绝不累。但是,想要一年内盖起房子,大多数人即便有了钱,也没有那个权利--有宅基地的农民,才有自己建房的权利,对不对?然而,有权利盖房子的农民,又是一个赚钱最少的族群。因而,房子也就不是一年能够盖起来的。以农民工的工资给全社会垫底的水平来计算,要攒够盖房子的钱,恐怕需要他们进城打工10年,受10年累吧?

再说了,农民宅基地上盖起的“小产权房”,不能叫商品房,不能登堂入室地入市交易,像个小三一样,是被打入另册的。为什么?因为农民的土地也是另册上的土地:与政府册封的国有土地不一样,集体土地也不是商品,也不能入市交易。这样的“小产权土地”,跟市民也就没有了一毛钱关系。因而,脚下没有立锥之地的市民,想要买房,只能去买商品房,也就是被政府封为正册的大产权房子。也就是说,市民即便有钱,也没有盖房子的权利,只能去买房子,对不?

对了,一旦你只能去买政府垄断专卖的商品房,那就要受10年累也不止,比农民盖房子还累。为什么?因为房价高耸入云,你买不起。但住房作为生存必需品,你买不起借钱也得买,按揭贷款就是借钱买房,借钱消费就是寅吃卯粮。于是,20年按揭也就预支了你未来20年的收入。于是,20年按揭就是你为买一套房子,需要为国有银行打工受累20年,不是吗?

是的。你按揭买下一套婚房,还债要还到接近退休;甚至退休后,按照以房养老的政策,你可能还要缴械投降,缴出这套房子,才能有钱养老。妈妈咪呀!由此你突然发现,自己咬牙借钱买下了一套婚房,原本是为了明媒正娶的,怎么弄来弄去,真的弄成了讨小老婆似的,需要一辈子受累呢?

 

安居才能乐业,蜗牛绝不能没有壳。然而,仅仅房子这一门功课,就已经烤焦了你,更遑论其他人生科目了。为什么房子能烤焦你?因为房价只涨不跌。房价为什么只涨不跌?因为政府、事业单位与国企三位一体的食物链吃定了你。为什么你能被权力吃定?因为“土地是财富之母”(配第语),“一切财产权利与政府权力都起源于地权”(斯密语)。土地一旦被政府全盘独占,政府权力也就吃定了你的财产权利。朱镕基说:“我们制定了一个错误的政策,就是房地产的钱,都收给地方政府,而且不纳入预算,这不得了。这个钱就是搜刮民膏,所以把地价抬得那么高。”

马克思有个著名论断,说“东方一切现象的基础是不存在土地私有制,这甚至是了解东方天国的一把真正的钥匙。“马克思所说的那把神秘钥匙,就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也就是说,剥夺了地权,也就剥夺了公民的基本权利与基本财产。

“土地私有并可以交易,是任何一个社会最核心的经济自由之一,也是个人权利、个人自由的基础”(陈志武语)。“住房是基本人权,是基本的社会保障”(汪光焘语),公民的基本权利、基本保障一旦被权力侵夺了,你受累就不是一天,不是一年,而是一辈子了。

为什么?因为亚当·斯密认为,穷人千百年来之所以穷,“原因在于穷人的权利得不到保护,甚至性命也没有保障。”农民之所以拼死护地,因为土地是他的权利之源,财富之母。买房子的市民之所以成了变相纳税,成了老百姓从政府手底下高价赎买自己的居住权利,也是因为土地是权利之源,土地是财富之母。公民没有了地权,也就没有了一项基本人权与基本保障,吃苦受累一辈子,还有什么奇怪吗?(见杨连宁新著《中国人问什么活得累》

 

文章来源:凤凰网博报

原文链接: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369408.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