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05日 星期三 12:41 PM

中共在经过近两年“打虎拍蝇”运动式反腐、着力从治标的角度展开较大规模的反腐败行动、导致大批各级官员落马的同时,也在思考从共产党领导中国的实际出发,对反腐败体制进行顶层设计,试图完成从治标到治本过渡,实现制度化反腐的承诺。

中共中央近日正式批准最高人民检察院党组提出的改革方案,成立新的反贪总局。十八届中央纪委常委、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邱学强在接受采访时指出,这项改革旨在克服旧的反贪总局机构设置不合理、力量分散、案多人少、统筹乏力、装备落后等影响办案成效的突出问题,从有利于最高人民检察院集中精力直接查办大案要案,有利于强化对下业务的集中统一领导和指导,有利于破除制约办案工作发展的体制机制障碍的角度,整合力量,优化职能。

新的反贪总局将提升规格,局长由一名副部级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兼任;加强功能聚焦,更加突出集中力量来查办侦办大案要案;从体制机制上强化反贪系统内的垂直领导和指导。经过改革,中国反腐败机构将形成各级纪委、反贪局二元并存的体制,在中央纪委已作出加强垂直领导体制建设部署的情况下,反腐败机构的独立性、权威性、公信力将有所增强。

这次改革与十八届四中全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遥相呼应。《决定》在关于立法工作的部分指出,“加快推进反腐败国家立法,完善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形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的有效机制,坚决遏制和预防腐败现象。完善惩治贪污贿赂犯罪法律制度,把贿赂犯罪对象由财物扩大到财物和其他财产性利益。”

在“加强和改进党对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领导”部分,提出加强党内法规制度建设,形成完备的党内法规制度体系,注重党内法规同国家法律的衔接和协调,提高党内法规的执行力,并提出要严明党的纪律,形成反腐和克服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的长效机制,严格落实党风廉政建设党委主体责任和纪委监督责任。

这些表述意味着在反腐败法律制度上,将形成党规和国法二元一体的体系,而反腐败专门立法也将在今后一段时期正式提上日程,加快立法进度,并与反贪污腐败的制度一起,形成完善的体系。

《决定》中对司法体制改革提出了具体的目标和任务,将对依法公正追究腐败案件起到积极作用。

中共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后对反腐败工作提出的一系列措施,表明党的最高层对反腐败工作有着清醒的认识。习近平在执政党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会上说的一番话颇为耐人寻味。他说,“各级各部门党委(党组)必须树立正确的政绩观,坚持从巩固党的执政地位呢的大局看问题,把抓好党建作为最大的政绩。如果我们党弱了、散了、垮了呢,其他政绩又有什么意义呢?”

这些论述说明党已经从维持长期执政地位的长远战略目标出发去看待执政过程中出现的任何问题,当然,也包括腐败和反腐败问题。毫无疑问,如果腐败蔓延下去,党继续纵容下去,党就会变得软弱、散漫,直至垮台。正如习近平之问,皮之不存,毛将焉附?没有党的执政地位了,党做一切有什么意义呢?

因此,我们可以确信,以习近平为核心的中共中央真是一心一意要搞反腐败了,真是要刹住腐败蔓延的势头,真的是要改善党的形象,改善党的作风,以确保执政地位了。但党的领导绝不能丢,也是执政党放在核心位置的一个头等大事。正因如此,我们看到在反腐败机构、法制和机制上,都出现了二元一体的现象。纪委是党领导反腐败工作的组织形式,党规是党领导反腐败工作的手段保障,所以,习近平强调“党规严于国法”。

我曾多次在专论中提出,在确保宪法的最高权威的前提下,实施反腐败专门立法并完善相关制度,建立基于国家政府的独立反腐败机构,全面推行包括财产公开等反腐败机制,由此形成三位一体的体系,是有效反腐败的根本途径和有效措施。我们看到,执政党在构建“三位一体”的反腐败体制方面迈出了积极的步伐,但离民众的期待和反腐败的客观要求,还存在差距。这也是最大程度地清除腐败仍然任重道远的原因所在。

文章来源:凤凰网博报

作者:丁咚

原文链接: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368871.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