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05日 星期三 09:50 AM

当美国总统奥巴马2012年3月提名金墉出任世界银行行长的时候,这位黑人总统脑海中浮现的是他在2008年竞选总统中提出的口号:改变。的确,非金融业出身(一些不满于华尔街的人对此尤为称赞)、黄皮肤的金墉符合了他的设想。不过,奥巴马肯定没想到,上台后的金墉常常和美国“唱反调”,最新的案例即是他对亚投行的公开支持。

与美国频频“唱反调”

随着中国逐渐转变为资本净输出国,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即“亚投行”)成立在即,这一与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存在竞争关系的机构引起美国和日本的警惕。据报道,在10月24日中国等21国签署亚投行筹建备忘录后,美国委婉地表示,“强烈敦促亚投行满足有关治理和透明度的国际标准”。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世行行长金墉对亚投行的心态开放得多。他在亚投行筹建备忘录签署的次日即公开表示,“自从这个构想提出之后,中国政府和世界银行一直在进行磋商”,“投向基础设施的资金非常短缺。AIIB的成立是非常值得欢迎的”。

亚投行总部将设在北京,法定资本为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目标为500亿美元,中国此前表示可出资到50%。

金墉当日还指出:“世行不参与国内政治。”《日本经济新闻》称,这意味着即使美国政府反对AIIB的成立,世行也没必要与其保持一致步调。金墉这次的发言正值美国政府试图拆散AIIB赞成国之际,可以说奥巴马在事实上被世行“上房抽梯”。

这绝非第一次。7月金墉访华之际,就对亚投行表达了欢迎之意。而且金墉的支持对象还包括中国倡议成立的新开发银行(亦称“金砖银行”),他对中国媒体说,欢迎金砖国家建立发展银行。

跟亚投行局限于亚洲不同,金砖银行是少数几个跨区域性的开发银行,创始国--金砖国家的影响力也更大,被认为构成了对世行--现行国际金融秩序的代表的直接挑战。

自信世行的经验

对于为何支持亚投行和金砖银行,金墉自己的回应是,目前全球每年基建投资总需求为1万亿美元,世行仅能提供600亿美元,其他私营部门的投资仅为1500亿美元,缺口非常大,欢迎任何应对上述问题的动议。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说,“目前亚洲的基础设施缺口非常大,而世行虽然实力庞大,但投入相对较小,资金也比较分散。亚投行是亚洲的区域性组织,专注于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因而世行希望与亚投行合作,让亚投行能够分担其压力”。

来自亚行的报告显示,亚洲到2020年的基建资金缺口达到近10万亿美元。

支持的背后是自信。谈及世行与金砖银行未来的关系,金墉对媒体表示,世行拥有66年的历史,在基础建设和其他发展领域都有丰厚经验,其他银行的建立并不会影响世行的重要性,也可以利用世行的经验与知识。

借助奥巴马的提名,韩裔医学博士金墉在2012年4月胜出,开始了五年的世行行长任期。他的当选被寄予了世行投票权改革的希望。

然而,受制于美国、尤其是美国国会的反对,世行改革举步维艰。上次世行内中国投票权的提高还是在2010年,份额仅达到4.42%,金墉任内中国投票权仍止步不前。

吸纳中国融入国际体系

某种意义上说,无论是中国在世行内的投票权问题还是成立金砖银行和亚投行,其本质都是中国与现行国际体系关系如何相处的问题。

在全球化持续进展、中国在世界经济中的比重越来越大的今天,无论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经济体,都还尚未学会在这个新的世界中如何共存共赢,也因此才会有声音认为中国牵头成立金砖银行还是亚投行体现了对世行改革缓慢的厌倦以及意欲对世行发起挑战。这种声音体现了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之间的不信任,造成了忧虑与紧张,从而可能导致国际关系的恶化。

金墉身为现行国际体系代表--世行的领导人,对此显然有着自己独到的看法。跟以维护本国利益为首要目的的民族国家不同,代表全球化、代表国际合作的国际组织的包容性更强。

“对于世行等国际组织来说,有着他们的独特利益,他们赞成全球化,这就无法将中国踢出国际体系,而世行赞成按国际规则行事,中国成立亚投行符合国际规则,如果世行排斥亚投行,排斥中国,那世行就不能叫世界银行了”,刘向东说。

正如金墉在竞选世行职位时所说的,“我将力求让世行与飞速变化的世界达成新的一致”。两者能否达成一致决定着新兴经济体是融入现行国际体系还是与之相对抗,也决定着世行等现行国际体系本身的生命力。

来源: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文 李烝/制表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