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05日 星期三 09:56 AM

APEC 25年:大历史与小故事
APEC 25年:大历史与小故事

从堪培拉到上海再到北京,APEC已经走过了25年。在这1/4个世纪里,国家消长,城头变幻,竞争与合作,彼此裹挟着,塑造出历史眼前的样子。中国是这其中最大的变化,吹皱一池春水。

 中国的崛起,对内依靠改革,对外依靠开放,开放倒逼改革,互为援引。中国在变,世界亦在变。中国的对外投资和贸易环境正经历25年之未有变局。我们推出“APEC在中国”系列报道,既着墨于APEC红利,也在思考APEC区域的大历史和小故事。历史或将在眼前爆炸,中国的崛起仍然在路上。--编者按

冷战正在走向终结的1989年,12个国家在南半球的堪培拉创建了亚太经合组织(APEC)。25年过去了,亚太格局发生剧变:中国经济崛起与美国加大力量投射,构成了这一巨变的“发动机”;而日本停滞、东盟攀升、俄罗斯南下等一系列事件又加速了亚太旧秩序的终结,就此分别构成了亚太地区的大历史与小故事。

在此历史背景下,各类自贸协定的涌现、国家竞争的白热化和地区矛盾的升级,标志着亚太这一地理概念在经济上演化为彼此需要的共同体,在政治上聚合为不同的国家集团。如何在经济共生与政治分歧上搭起桥梁,成为亚太地区最高级别的官方对话机制APEC的历史使命。

 亚太变革动力源 中国的崛起与美国的应对

APEC 25年:大历史与小故事
APEC 25年:大历史与小故事

25年中,令人印象最为深刻的在于中国的崛起,这一本就富有大国资质的国家很快克服了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困难,在1/4个世纪里GDP规模急遽扩张了30倍,世界排名从第九跃居第二。人们议论的热点,除了纽约、伦敦、巴黎、东京,还有北京和上海。

上海的国际关系学教授吴心伯在《转型中的亚太地区秩序》中写道,中国经济的崛起以及美国主导下的传统亚太体系对中国崛起所采取的战略应对是推动亚太格局转变的根本动力。

的确,报刊和网络的头条对发生在亚太地区的热点新闻更加重视了,比如僵持不下的中国周边海域的主权争议、规模不一的各种自贸协定谈判、西太平洋越来越多的美军航母、跨界的河流或空气污染问题。此起彼伏的热点令人眼花缭乱,但绝大多数在背景或原因上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中国崛起以及美国的战略应对。

这个观点得到了国防大学战略教研部副教授杨育才的认同。杨育才对北京商报记者说,简要说,过去25年亚太格局的变化就是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崛起,美国提出了“重返亚太”战略,并主导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谈判,以阻止中国和亚太其他国家经济联系的密切化。

2011年,美国总统奥巴马高调访问亚洲,与所有亚洲盟友领导人会晤,承诺加大对亚太在安全、经贸上的力量投射,标志着“重返亚太”正式成为美国的长期战略。在这前后,美海军陆战队首次进驻澳大利亚、日本加入TPP谈判,南海、东海的主权冲突也走向白热化。

APEC 25年:大历史与小故事
APEC 25年:大历史与小故事

这一战略的构想者之一、奥巴马的国家安全顾问汤姆·多尼隆解读称,美国在亚太的存在将是分布更广泛、更加灵活、也更为持久的。未来十年美国将不得不削减国防预算,但这不会以牺牲亚太地区作为代价。奥巴马决心不能让国家的航船由于危机的盛行而偏离航道。

“中国崛起与美国的战略应对”的确有力地建构起了亚太格局变革的概念框架,但这一叙事并非共识,也并不能完全涵盖中美之外亚太地区内复杂的利益关系。

外交学院教授杨闯认为,目前无论是全球还是亚太地区,发展中国家的崛起与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秩序并存。新兴经济体在加快相互合作(建立了上合组织、金砖国家等合作机制)的同时,也在密切与发达国家的联系,比如G20中就既有发达国家,也有发展中国家,错综复杂的多元体制成为目前的主流。

“中国经济的崛起和高举经济合作的旗帜并非针对美国,中国主张构建中美新兴大国关系,力图合作共赢,然而美国方面却存在不同声音,因而疑虑重重”,杨闯说。

 日本沉沦与救赎 “失去的20年”与安倍的雄心

对于中国的崛起,二战后长期把持西太平洋头号经济大国位置的日本要接受这一点很不容易。在“中国崛起与美国的战略应对”这25年的宏大历史叙事中,日本有着与这一大趋势亦离亦合的独特故事。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日本学界提出了“雁行战略”等口号,意图塑造以日本为首的东亚经贸梯队,并试图将这一经贸格局上升到政治层面,实现国家地位正常化。这一倡议很快得到官方认同,在苏东剧变背景下,“雁行战略”被日本寄予了实现政治崛起的希望。

冷战之后,日本一度想要降低对美国的依赖,并确立自己在亚洲的主导地位,提出了“雁行战略”。然而,中国的发展打破了这一构想。一部分日本的学者和高官认识到中日利益具有一致性、互相对抗没有意义,因而更倾向于接纳中国崛起,对华态度上也更为友好。

然而,原本是日本综合实力长项的经济,却在上世纪中90年代开始拖了政治崛起的后腿。在过去的25年中,日本经济遭受到了从巅峰滑落的苦痛,并长期在经济低迷中徘徊。一度想要成为西太平洋事务主导者的努力最终失败了,这个全球第三大经济体选择了安全和经贸上都追随美国步伐。

“近些年来,伴随着美国重返亚太,美国,通过暗示、鼓励等方式挑拨中日关系,比如解禁集体自卫权问题、钓鱼岛问题等。而日本的选择也日益倾向于'经济问题政治化',比如身为10+3成员的日本就加入了TPP--这一明显是针对中国的经济组织”,杨育才说。

日本现任首相安倍晋三在2012年底上台后至今,外交上奉行右倾路线,在东亚与中韩对抗,经济上大胆展开“安倍经济学”改革,以图结束“失去的20年”,其支持率虽不时下降,但日本国内对安倍政策的支持仍不可小觑,其代价则是安倍经济改革的“高开低走”和外交僵局。

虽然“日本的沉沦”有其独特轨迹,但客观上更加凸显出中国经济的成就与在亚太格局中地位的上升。2010年,中国正式取代日本成为亚太经济领域的第二大国,这一地位变化加速了美国之外中国作为太平洋另一岸权力轴心局面的形成。

 小国奔向何方 东盟地位的上升与内部分歧

太平洋够大,容得下中国和美国。对于散落在太平洋西岸的诸多小国来说,他们既是中美竞合的角斗场,也是受益者。

不过,在25年前乃至APEC成立之后的许多年里,东南亚诸国根本不必考虑这个问题,因为彼时不少东南亚国家和中国还没有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东南亚最大的国家印度尼西亚直到1990年才正式恢复与中国的外交关系,活跃的东亚经济体韩国1992年与中国建交。彼时东亚经济版图上日本占据首席地位,安全议题上则是美国一手掌控。

25年过去,如何在中美竞合的局面下将自身利益最大化成了东南亚诸国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与“政冷经热”被用来阐释中日关系类似,这种结构论也被用来概括东盟的生存策略,即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

的确,这一简要的概括有着强有力的数据支持。2010年,中国超过美国成为东盟最大的贸易伙伴,一项统计称,中国已成为除菲律宾之外各个其他东盟成员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与此同时,泰国、菲律宾等国是美国的盟国,新加坡驻有美国海陆军,其他东盟国家则或多或少与美国有安全合作。

杨育才认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让东南亚受益匪浅,比如西南地区的发展就对中南半岛国家有直接的促进作用;而安全上靠美国一方面源自历史原因,他们担心中国的崛起会导致双方关系回到“朝贡体系”时代,因而选择在大国之间搞平衡,而美国的强势也加剧了他们在安全上对美的依赖。

不过,经济上靠中国、安全上靠美国难以解释全部。随着东盟自身的经济实力上升,其话语权和国际地位也在水涨船高,尤其是在东北亚关系复杂化的背景下,构成了西太平洋的外交中心,尤其是成为经贸一体化的践行者、搭台者和主导者。

然而,东盟并非铁板一块,在中美竞争背景下,各国分歧凸显。比如,越南、菲律宾因南海问题与中国争执不下,菲律宾的最大贸易伙伴是美国,越南则加入了美国主导的TPP谈判。东盟内其他TPP成员国还有文莱、新加坡、马来西亚,直接导致东盟存在分裂风险。

“东盟一直处于东亚经济一体化的中心地位,而中国和东盟主导国家印尼对维持东盟这一地位的战略需求是一致的。然而,在美国提出TPP后,新加坡等国加入其中,美国的压力和东盟内部的分歧让这一地位出现动摇,这是印尼所不乐见的”,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王金波曾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

 “边缘大国”发力 俄罗斯澳大利亚南下北上

以中国经济腾飞为标志,亚太地区取代北大西洋成为世界经济重心,从而吸引俄罗斯与澳大利亚--这两个在地理位置上属于亚太“边缘”的大国加入亚太的政治博弈和经贸竞合当中。

“俄罗斯的根本利益在于发展,其国内经济存在东西严重失衡的问题,未来的发展机遇在于东部资源的开发,而这恰恰离不开亚太地区的投资与贸易”,杨育才说。

商务部研究院欧洲研究部副主任刘华芹认为,俄罗斯此前的政治利益和经贸伙伴都在欧洲,但随着亚太崛起为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俄罗斯领导人决心开发远东、平衡经济重心,与亚太国家的经贸合作便迅速展开,其参加APEC的诉求也在于此。此外,重视亚太也是俄罗斯多元化战略的一部分,即在外资来源、贸易伙伴尤其是出口对象方面改变过去过于依赖欧洲的状况。

最令人瞩目的是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和俄罗斯领导人普京的热络互动。两位强势领导人的每次会晤都被舆论与“奥巴马的孤独”相比较。今年5月,中俄结束了马拉松式的谈判,签署高达4000多亿美元的天然气大单,成为中俄蜜月期的最佳注脚。或许更重要的是这一合同签订的背景--乌克兰危机导致俄美关系处于20多年以来的最低谷。

跟北极熊南下寻找蜂蜜相同,南半球大国澳大利亚是APEC创始成员国,其对亚太的重视也逐渐上升,为自己的丰富自然资源寻找销路。

受益于中国经济的腾飞,自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澳大利亚已实现连续20多年的经济增长,其代表就是中国对铁矿石的巨大需求。中澳之间每年都有的关于铁矿石的纠纷,便折射出双方相互依赖的经济关系。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孙芳安日前表示,在本月APEC期间,澳、中将讨论结束持续近十年的FTA谈判。

在这一系列大历史与小故事当中,俄罗斯与澳大利亚的“南下北上”标志着传统上的亚太地缘概念在范围内向外扩展,这是APEC成立25年来亚太格局巨变的结果。而如何在更大的地理范畴之内统合更加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将是APEC等一系列现在的和未来的亚太合作机制所要承担的使命,北京和华盛顿作为太平洋两岸的两大权力中心,对于如何演绎和创造亚太未来的大历史和小故事,更是重责在肩。

北京商报记者 赵毅波/文 李烝/制图 王飞/制图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