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07日 星期五 14:05 PM

13年嬗变 中国经济跑进黄金时代
13年嬗变 中国经济跑进黄金时代

从上海到北京,空间和时间分别经过1200公里和13年,APEC第二次到中国的时候,跟第一次有些像。

2001年的中国,经受了四年经济低迷,即将走出亚洲金融危机的阴影。国企改革和住房改革释放的红利正在准备弹射经济。上海APEC后的一个月,中国入世。

2014年的中国,容忍着经济“破八”,蛰伏在“七上”,两年时间保持着不刺激的定力,同时推出60条全面深改措施和180多项依法治国措施,酝酿着再一次的弹射。

13年,APEC沿着太平洋走了一圈,中国经济在新的档位就位。

 “中国制造”发力

13年嬗变 中国经济跑进黄金时代
13年嬗变 中国经济跑进黄金时代

2001年之于中国,故事太多。与上海APEC共舞的中国时刻,还有申奥成功、男足出线、加入世贸以及上合组织成立。13年后,仍能感受到彼时国运隆隆的历史脚步。

一度剑拔弩张的中美关系在“9·11”后逆转,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参加上海APEC,中美关系趋于缓和,一个宽松的外部环境对中国的发展至关重要。

2001年是个中国年,在新世纪伊始,国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和满足。上海APEC举行之时,中国的GDP不足10万亿元。那一年,8.3%的GDP增速、6.8%的外贸增速、13%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看似不尽如人意,但更像是在低谷中起飞前的滑翔。

回顾13年中国经济的发展,GDP增速一路攀升。从2002年的9.08%之后,一直保持着两位数的高增长,2007年达到14.16%的历史新高。外贸增速更是一直保持在20%以上。

1998年前后,作为中国经济的一个典型标签,“Made in China”浪潮在中国入世后达到高潮,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在世界范围内横扫千军。悲情的国足在韩日世界杯上颗粒无收丝毫掩盖不了“中国制造”的风光,30万个世界杯吉祥物来自江苏扬州的玩具制造工厂,225万球迷呐喊用旗帜和数十万“假发”来自浙江义乌的服饰公司,根据中国统计局的数据,过去20年经济增长主要依靠制造业的成长,制造业增加值占国内生产总值比重基本维持在40%。13年后当APEC在北京雁栖湖召开时,中国的GDP将超过60万亿元。

在《中国30年:人类社会的一次伟大变迁》一书中,花旗集团全球投资银行高级顾问罗伯特·劳伦斯·库恩写道:“中国是一个大国,也必须被视为一个世界强国,中国必须加入世贸组织。这涉及一个国家的尊严。”而“中国制造”全面发威背后的逻辑是,入世既关乎尊严,更是巨大的商业利益。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入世给“中国制造”带来的空前机会,不得不感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发生在中国的一系列改革。民营企业的成长与国企改革密不可分。上世纪80年代的国企改革是摸着石头过河,上世纪90年代则是“抓大放小”,轻装疾行。从1992年起历时十余年的改革中,国企在整个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日益下降。在这场国退民进的大潮中,我国初步形成了各种所有制经济的有效竞争,合资企业、乡镇企业、私营企业发展如鱼得水。

对于中国的这一段黄金时代,专家们总结了人口红利、房地产红利、入世红利和改革红利等多种有利因素。但红利既是稀缺的,也是边际递减的,其兴衰构成一个经济周期。当旧红利消失寻找新红利之时,就构成了经济转型的阵痛期。

不知不觉中,野蛮生长的互联网经济已经开始指点江山。2011年将总部从上海迁回杭州的阿里,背靠浙江这个民营经济的腹地,开始衍生出电商生态系统。

 金融危机来袭

2008年,肇始于美国次贷危机的国际金融危机爆发。随即,APEC会议在秘鲁召开,发表了《利马宣言》,承诺在18个月内解决金融危机。然而,18个月后,希腊主权信用破产引发欧债危机。危机比所有人想象得都要严重。

承平日久的国际投资和贸易环境猛然掉头进入充满不确定性的新常态。中国推出4万亿救市计划,帮助中国经济渡过最凶险的危机时刻。但中国经济旧的粗放发展模式,在4万亿之后亦不能继续。

从APEC利马会议开始,此后几年的APEC都在讨论如何实现自由贸易和区域经济一体化,以解决金融危机。

2009年新加坡会议讨论了经济增长、多边贸易体制、区域经济一体化、气候变化等问题,随后的日本会议再次讨论了区域经济一体化并发表了相关的成果文件。2011年,在美国檀香山举办的APEC会议围绕紧密联系的区域经济的主题,重点围绕亚太经济增长、规制合作、能源安全等议题展开讨论。

为了应对外贸变局,中国也在马不停蹄地布局。与东盟的RCEP在谈判,与韩日的FTA在推进,与美欧的BIT在砥行,与新西兰和瑞士的自贸协定敲定以及最新提出的“一路一带”新思维。

对外开放在谋变,对内改革也在谋变。开放是为了倒逼改革,危机在一定程度上是改革的催化剂。

2008年,中国GDP增速回落至9.63%,与前一年 14.16%的高增长相去甚远,随后外贸同比首现多年来的负增长则是中国不得不面对的艰难现实,仅当年外贸增速就大幅跳水至13.9%。

而4万亿的推出,再一次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