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梁石川 | 2014年11月10日 星期一 09:44 AM

 

“这次被宣布取消的投标文件,递交及时并且符合法律规定,但是因为总统对于这样一个庞大的项目非常敏感,此举是希望解除社会公众的质疑。”墨方这一高铁项目,“预计在11月底重新举行招标,条款相同,有效期六个月,使所有感兴趣的公司都有时间参与。中国铁建可以参加新的招标,并可以因墨西哥政府取消协议要求赔偿。”墨西哥通信交通部部长为该国总统培尼亚突然取消中国中标高铁项目的辩解,看似乎天衣无缝。但它却因此招致中方的不满。发改委称,“黑方取消招标结果是由于墨西哥国内因素,与中方企业无关,并希望此事尽快得到妥善处理。”高铁方面称,对于墨方取消中标异常震惊。此次投标,他们始终遵守墨政府公开招标程序和要求,投标内容符合墨方标书规定。获知取消中标结果消息后,立即启动了应急预案,并向墨方提出质询。公司已组成法律专家团队,对该事件进行法律层面的深入评估,“必要时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企业合法权益”。(综合新华网、环球网等)

现在看来,说是因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从中作梗,明里暗里与中国进行“恶斗”,并向墨方施压,这才迫使墨方取消中国中标项目,意义已经不大了。从APEC现场传来的声音显示,中国的大战略已经成形,未来10年中国对外投资将达1.25万亿美元,并提到中国将出资400亿美元成立丝路基金,为"一带一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基础设施、资源开发、产业和金融合作等与互联互通有关项目提供投融资支持。

至于身为APEC成员国的墨西哥,其总统培尼亚,听到这个中国领导人发出的这种声音,作何感想,有没有感到惋惜,他又如何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总理李克强解释,自己为啥突然取消中方在该国中标的高铁项目,恐怕这时培尼亚的脸变得比美国总统奥巴马的脸还会要发紫。形同猪肝。众所同知,墨方取消吸引中国资金抛砖引玉的高铁项目,正是李克强屡次出访海外时力推的输出项目。这时被墨方无端取消,无异对于中国是否将未来的更多投资,流向墨西哥画上了阴影。之所以用到“抛砖引玉”这个词,从中国国家领导人外访来看,他们也在极力培养与中国打交道讲交情的国家,并以此为契机在世界上塑造中国形象,无异这次向上一次土耳其引进中国武器装备一样,不仅让中国丢了面子,同时还丢了理子。无形中还给“走出去”的道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中国企业,再次泼了冷水。

当然,培尼亚来,中国为展现自己的大国风范,习近平主席与李克强总理未必给他解释的机会,大家只是见个面,握个手,相互寒暄几句,装作对此事莫不关心。但笔者说的不是这个,是中国媒体的“得瑟”。他们伴随着全球舆论一起咋呼,中国高铁的能耐大,中标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墨西哥高铁项目,且还是“独家”竞标,并不去深思这一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是否有人事先放出的诱饵,或陷阱,等着中国高铁去跳。果不其然,不久后,中国高铁即品偿到中标结果无端遭取消的苦果。

其间,固然有很多专家称,这不打紧,鉴于中国企业的综合要素优势仍在,尤其在那些“交钥匙”工程中体现得更明显,此事只是中国企业“走出去”大战略中的一个小插曲。墨西哥高铁项目继续招标,中国企业仍有机会胜出。但无论个中如何显示墨方的理亏,对于外界对中国企业走出的形象,以及中国的国际地位,即使如此解释的专家,极有可能暗地里在骂培尼亚的老祖宗。同时,我们看到,中国高铁与官方的反应也是满积极的。发改委表示,墨方取消招标结果是由于墨西哥国内因素,与中方企业无关,并希望此事尽快得到妥善处理。发改委相关专家认为,因为取消中标的责任不在中文,在于对方的招投标程序和法律制度安排上可能存在问题。中国高铁的态度是,“必要时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企业合法权益”。而墨方也说,中方可以因墨西哥政府取消协议要求赔偿,但总体来看,个中还是有墨西哥借以中国当诱饵,“钓凯子”,或者“吊马子”,引更多企业高价竞标的嫌疑。

面对这种不好说的嫌疑,发改委学术委员会秘书长张燕生解释道,“中国高铁目前在国际上已经是很有竞争力的项目,此次取消中标更多是非经济因素导致。”中国企业走出去还在初级阶段,无论是输出国还是输入国,都需要一个慢慢接受和成长的过程,但这并不会影响中国走出去的大战略。中国制造业竞争力提升、巨额外汇储备作为后盾,人民币国际化的加速推进均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强劲的支撑。根据中国与全球化智库最新发布研究报告称,中国企业“走出去”步伐将进一步加快,中国即将成为对外投资净流出国。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全年实现对外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增长16.8%至901.7亿美元。今年1-9月更是同比增长21.6%,达749.6亿美元。据悉,中国企业走出去的第一笔高铁项目,即7日被墨西哥中国高铁中标项目,造价为508.2亿墨西哥披索,合37.4亿美元。

对此,有墨方专家称,尽管中国企业高铁中标被墨西哥政府意外取消,但这也不是光靠光拼设备和技术的事,如果仅拼设备和技术,包括西门子和日本的企业可能都与中国企业有得一拼,但这类交钥匙工程需要在所有环节严格控制成本,中国企业的产业链条比较全,人力要素成本的优势突出。就显现出来了。其称,曾经日本一家企业投标越南的高铁项目,就因预算造价太高而失利。而中国本身也是发展中国家,而需要这类交钥匙工程的也都是发展中国家,成本费用的控制是能否中标中很重要的因素。

据说,上述这观点也得到张燕生的认同。他也指出,目前中国能走出去的企业和有核心技术的产品越来越多,除高铁外像华为,小米手机等。但中国的商品得到认同需要一个过程,这是一个时间函数。“我今年5月在伦敦的地铁上看到华为手机的广告,而小米的手机在印度也卖的很好,苹果虽然好但太贵...中国有许多有核心竞争力的东西,但需要一个认同接受的过程。”张燕生说。

至于文中提到的“交钥匙”,百度百科的解释是,交钥匙工程指跨国公司为东道国建造工厂或其他工程项目,一旦设计与建造工程完成,包括设备安装、试车及初步操作顺利运转后,即将该工厂或项目所有权和管理权的“钥匙”依合同完整地“交”给对方,由对方开始经营。因而,交钥匙工程也可以看成是一种特殊形式的管理合同。要完成交钥匙工程,不等于组织大而全的集团公司,而是按市场经济规律,本着互惠互利、相互促进及相互支持的原则。要承担交钥匙工程,服务单位没有一定经济实力是不行的。对此,有专家称,交钥匙工程实际上是一种高度专业化的出口,是一种技术贸易方式。参加交钥匙工程商务活动的企业一般有三类:工程设备的生产厂家、建筑公司及咨询公司,其中以建筑公司为最多。而技术输入方一般都为政府的有关机构,其中又以发展中国家居多。 (文/梁石川)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408662.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