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11日 星期二 03:36 AM

到嘴的鸭子飞了。11月7日,中国高铁出海第一单尚未开始就已结束。墨西哥国内首条高铁的中标结果在当天被该国总统撤销,分析普遍认为是内部宫斗所致。

中国公司成为这个项目惟一按时提交标书的竞标方,其他公司因为“时间太短”放弃。这一点成为墨西哥反对党批评的口实。在我们看来,中国公司能够在极短时间完成竞标准备工作,是充分发扬了“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的精神,而在对方看来,却是抱着“关于合法性和透明度的怀疑”。

鱼和熊掌难以兼得。那些成熟市场,法治健全,剩余的市场份额不多。即使有,政治上先问对错,不大见得会让你改变地缘形势;那些不成熟的市场,早已起步的跨国公司通常畏险避难,留下广阔市场大有作为。但同时,起点低的市场蕴含着非常大的不确定性,缺乏稳定透明的法治环境,朝令夕改和潜规则防不胜防。这对刚刚起步出海的中国企业,构成了种种险滩、急流、暗礁。海阔凭鱼跃,海阔浪也大。

百闻不如一见。风险倏忽就到了跟前,发生在我们当前最看重的项目,发生在我们还觉得政经环境尚可的国度,直白地告诉我们中国的资本、技术“走出去”,并不一定是“若大旱望云霓”和“箪食壶浆以迎王师”,政治说翻脸就翻脸,市场说变天就变天,书本说得再条分缕析,也不如现实生动。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给你后发的优势,同时也会将后进的劣势内嵌其中。出海输出资本技术的中国企业近年来屡屡呛水,从波兰到沙特,从澳洲到南美,水土不服、不谙政情和市场风险爆发,让中国企业很受伤。

摆在中国企业面前的是一个广阔的低起点市场,碎片化地分布在亚非拉美各大洲之间,每一处每一地的国情政情都不一样,既需要耐心,也需要智慧。特别是,当前出海投资的中国企业,是一艘艘开拓的“五月花号”,为后来的中国企业建立滩头阵地。他们的失误和风险在所难免,但他们的失误和风险,应该转化成为我们辨识海外市场的宝贵经验。

在1910年,老罗斯福发表了题为《共和国的公民》的演讲,他说:“重要的从不是那些在一旁指手画脚的人,不是那些对别人的失败评头论足的人,更不是那些指责别人如何可以做得更好的人。荣耀属于那些真正站在竞技场里打拼的人:他们满面灰尘,浸透着汗渍和血迹;他们英勇无畏;他们一遍又一遍地犯错跌倒,因为这路上一定伴随着打击,即便如此他们依然奋力向前做到了;他们理解自己的执着和专注,他们献身于崇高的事业。在最好的情况下,他们最终品尝了伟大的胜利和成就;在最坏的情况下,即使他们失败了,至少他们也很伟大地倒下,因为那些自始至终从不知道胜利或者失败的胆怯的灵魂,远远不能与他们相提并论。”

 

文章来源:北京商报

作者:韩哲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