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 09:59 AM

如何留住APEC蓝
如何留住APEC蓝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晚宴致辞时表示,希望APEC蓝能长期保持下去,也希望北京乃至全国的孩子们都可以享有青山绿水。一席话让人们对中国的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充满了期待和信心。

近年来,中国经济取得了惊人的快速发展,但随之而来的环境的变化一样无法被忽视。于是,曾经鲜为人知的“雾霾”成为了热词,而APEC蓝更是由此而衍生出的新词,APEC蓝本不应是奢侈品,但确实来之不易,是多方协作才交出的一份答卷。

APEC美好而短暂,但这只是一个开始,APEC之后,我们怎样才能让APEC蓝常驻?

 联防联控机制成就APEC蓝

如何留住APEC蓝
如何留住APEC蓝

10月底,连续几场雾霾让刚刚享受了几个月蓝天的京津冀甚至广大华北地区的市民再次戴上了口罩、皱起了眉头,也更让北京和区域内各地环保部门重新审视起大气治污机制的建设进展。

早在今年3月,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大气污染联防联控工作座谈会上就提出,要建立区域空气质量预报预警及应急联动工作机制,搭建区域预报预警平台;建立区域重污染预警会商与应急响应机制,预测到将发生区域空气重污染时积极会商、统一启动、联合应对。当时,各界对此颇为期待。

但联动措施的推动并不顺利。10月上旬,雾霾造访京津冀不久,环保部派出8个督察组奔赴京津冀区域内8个城市,对重污染天气应急工作进行专项督查。督查过程中发现,一些地区应急工作还存在形式大于内容,应急机制不协调、不顺畅等问题,部分涉及民生的应急措施难以完全落到实处。一些地区和企业应急响应迟缓滞后,部分地区应急预案尚缺乏科学性和可操作性。

“当时承诺的联动措施,直到APEC会议召开前都没有得到太充分的实施。”北京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直言。

客观而言,由于大气污染防治涉及的范围太大,有的甚至是在挑战地方政府实施了多年的政策,在实施中必然会面临很多障碍。而日前频发的雾霾和APEC峰会成为了再次推动政策落地、加速推进的强大动力。

以京津冀三地机动车污染排放联动为例,就在几个月前,河北省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还曾无奈地表示,仅劝返车辆这一项任务,河北常年就实施困难,监督不到位、劝返不够强硬等问题难以杜绝。

但APEC会议的到来使这些难题迎刃而解,据河北省公安部门透露,APEC期间,河北省严格禁止黄标车在全省市区道路和高速公路通行,对进入河北省过境北京的货运机动车、低速载货汽车等未达排放标准的车辆,及时劝返禁止进京。

此外,河北省明确表示,为确保APEC期间空气质量,将采取各种方式确保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减少30%以上。为此,河北省已制定细化保障措施,确保不对北京地区空气质量形成负面影响。相关负责人透露,为便于会议期间统一调度,河北省设立APEC会议空气质量保障指挥中心,将全省各设区市及143个县(市、区)与北京的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数据全部接入平台,在电子地图中标识显示,可随时调阅河北省及北京等地的空气质量历史数据、趋势走向。特别是在北京周边县(市、区),一旦遇有AQI指数高于北京的情况,将立即启动红色报警提示,省环保厅会立即通报,所在地须立即采取措施,降低污染排放,改善区域空气质量。“这样一来,京冀空气重污染达到了此前计划的联合预警、预报,此前各种阻碍都已不再是问题。”马军坦言。

与此同时,天津也制定了本地空气质量保障方案,一直难以实施到位的减排、限行等措施迅速落地。据悉,天津确定11月3日-11日期间,将通过停产、检修、限产、强化管理等措施,在确保9家燃煤电厂和75家重点工业企业达标排放的基础上,各项污染物排放量再减少30%。不能稳定达标或未完成治理设备改造的企业,会议期间一律停产。此外,只要在此期间发生重污染天气,天津将按照最高级别应急响应,黄标车在建成区全时段限行,全市行政区域内道路全天实行机动车(含外埠车辆)限行50%。

 后APEC时代呼唤长效机制

由于京津冀确实在大气污染治理力度、标准等方面存在一定差距,起跑线从一开始就相差较远,考虑到逐步缩短差距也需要一个过程,很多此前已经公布规划的京津冀大气污染联防联控措施都将实现目标时间定在了2015年甚至更远的几年间。

以此前颇受关注的三地统一机动车油品标准规划为例,京津冀确定的时间表是在明年底前“力争完成”。“北京已于去年2月起开始执行基本等同于国Ⅴ的京Ⅴ燃油标准,但北京周边的天津、河北等地目前执行的柴、汽油分别还停留在国Ⅲ和国Ⅳ的水平,与北京相差标准阶梯基本都在一级以上。”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张斌认为,由于供需双方承担油品升级的成本压力较大,北京周边5省市和中石油等燃油供给方要实现统一油品标准需要几年的缓冲期,一两年内区域内全面实现可能性较小。

在京津冀区域大气污染防治过程中,重点任务之一是强化污染物协同减排。此前,相关人士曾向记者透露,京津冀将力争在明年实现所有城市执行特别排放限值,尽量从治理源头就“看齐”标准,让区域内的工业企业不再大量排放污染物。但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虽然现在不少重点污染企业的数据都可以在线查找,但没有机构牵头整合,相关部门也并不积极,这是京津冀三地共享污染源数据进展缓慢的重要原因。

而APEC会议的召开使得三地联动得到了空前的重视,很多原先停滞不前的难题迎刃而解。例如,今年9月,京津冀及周边建立机动车联动执法体系、实现异地处罚超排机动车的制度提出时,业内专家曾表示,由于面临新车和油品排放标准尚未同步、新车目录管理工作尚未开展、环保标志发放不统一、机动车排放道路监管执法力度不一致、车辆年检基础数据收集不全、部分地市尚未开展油气回收工作等多个难题,对异地车超标排放的查处在短时间内实施的可能性不大。而就在10月底,超排“黑名单”已经开始发挥作用。市机动车排放管理中心排放监察科科长陈三忠透露,北京已建立起了非京籍机动车超排“黑名单”制度,在检查中进入“黑名单”的超排车辆信息将由北京市环保局发往车辆所属地环保部门,由其对车辆进行处罚。

陈三忠同时告诉记者,“黑名单”制度并非APEC会议期间的超常规制度,而将在APEC会议后进入常态化,被列入“黑名单”的车辆也将从货车逐步扩展到所有机动车领域。

“借着APEC的契机,机动车排污异地处罚机制已经走上正轨,可见这种高级别活动确实能成为政府、企业的'鞭子'。关键是,在那些非常规保障措施停止实施后,到底还能留下多少成为长效机制。”马军称。

 企业环保升级需跑步前进

北京市环保局独家向北京商报记者提供的一份京津冀联防联控最新工作进展报告显示,目前京津冀联防联控机制的很多工作取得了较大进展。例如,国家能源局与京津冀及中石油、中石化分别签订“煤改气”保供协议,2014年度保障京津冀供应“煤改气”工程用气34.4亿立方米;与京津冀及神华集团等签订了散煤清洁化治理协议,逐年增加向京津冀地区供应优质民用散煤,2014年供应1080万吨,2017年及以后每年供应2335万吨等,但这些远景的最终实现还需要企业的参与和配合。

中国科学院大气物理研究所CERN大气科学分中心主任王跃思明确表示,当前大区域、小尺度气象和环流条件都不利于京津冀污染物的扩散,如果不大幅度削减区域内污染物的排放,京津冀大气雾霾污染可能将会更加频繁地出现,尤其沿着北京-涿州-保定-石家庄-邯郸-安阳-郑州的太行山西麓沿线。

据北京市环境监察总队监察二科副科长郭昊透露,APEC会议召开期间,仅怀柔区就有10家企业在长达10天内完全停产,其中也包括福田戴姆勒汽车这样的高产值企业。

福田戴姆勒制造副总裁刘曙光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停产期内,福田戴姆勒将损失3000多辆汽车的制造订单,“每辆车仅制造成本就约为30万元,订单损失金额之大不言而喻”。刘曙光坦言,自企业投产以来,全公司还从来没有实施过如此长时间、大规模的停产。

刘曙光同时告诉记者,公司在停产的10天里全面进行绿色生产改造,“比如在汽车涂装环节全部更换为水性漆,相应技术、设备进行一定的升级改造等”。他表示,绿色生产要在每个环节上逐步更换更环保的设备、技术、材料等,在平时的生产过程中进行肯定会影响产量,而这一次只是将原本分散进行的工作集中在10天内完成,所以停产的影响不能直接简单计算。

刘曙光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公司目前在各个环节上的环保投入比往年翻了不止一倍,今后计划每年环保投入至少1亿元。显然,增加环保投入的不仅仅只有福田戴姆勒一家公司。由于北京对工业企业的环保门槛越来越高,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加大对环保的重视程度。

来源: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文 李烝/制图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