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花玉喜 | 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 10:36 AM

11月10日,河南卫辉市法院不公开审理郑州“皇家一号”涉黄系列案吉某等7人涉嫌协助组织卖淫一案;未来几天将有18名涉嫌协助组织卖淫者受审。郑州“皇家一号”系列案共查处违法嫌犯256人,133人被以组织卖淫罪、协助组织卖淫罪、非法经营罪、窝藏罪等四罪名移送起诉(2014年11月10日中国新闻网)。

显然,法院近期审理的案犯都是涉嫌协助组织卖淫者,而不是直接组织卖淫者。那么,何为“协助组织卖淫者”呢?按照笔者理解就是为“皇家一号”寻找“女公关”的人。位于郑州市郑东新区的“皇家一号”夜总会,曾号称“中原第一会所”。这里“女公关”数量长期维持500人左右,多时上千。“皇家一号”房间价格从990元到9900元不等,人均消费超5000元。每晚9点一过,经理便开始拍卖预留房间,“你出1万,他出2万,谁竞标价格高谁就有享用权。”“皇家一号”千人女公关可谓美女如云,竟然出现供不应求场面?难怪“皇家一号”年营业额超2亿元人民币,如此也就不难解释“皇家一号”“女公关”最差月收入不低于10万元了!

那么,什么样美女被每晚起价从1万、2万由众人竞标,嫖客们竟不惜一掷万金热捧呢?显然,这些美其名曰“女公关”的美女绝非一般凡品!从这种价位行情看,“女公关”可能包括“二三流”美女影星、美女歌星、电视节目女主持人,当然可能有女模特、“空姐”、艺校女生、女大学生、高级女白领!无论如何,她们一定一个个风姿绰约、光彩照人,妩媚动人,或许是柔情似水让人牵魂!她们没有让人惊艳的美貌也就不可能有这样让人惊诧的收人?

那么,这批美女队伍究竟是通过何种途径聚拢到郑州“皇家一号”的呢?

这些所谓“涉嫌协助组织卖淫者”,或许她们就是类似“星探”的队伍。就是挖掘有明星潜质的人。从大街上、人群中、校园里寻找适合的具有潜质的美女,做细致入微工作。然而,对她们进行培训、辅导、包装,使她们成为风情万种、如情似水、动人心弦的美女。进而成为“皇家一号”“女公关”!

或许她们有的是被通过各种广告招聘来的。“皇家一号”可以打着高薪招聘年轻美女唱歌、伴舞的幌子,招聘一批美女。在她们的循循善诱之下,多少美女在金钱面前,不惜甘愿卖身换取利益!今天多少美女和社会一样变得浮躁。尽管自身经济条件不行赚钱不多,却也想享受高档服装、高档化妆品、高档箱包,进出有豪车的高档消费!于是美貌成为她们追逐“梦想”的优厚条件!于是,她们为了金钱什么都肯干!当美女们不再追逐王子追逐“王爷”时,美女们也因追逐享乐疯狂了!如此美女早把做人、做女人应有的操守抛到九霄云外了!

当然,她们其中一定不乏是因为找工作而被诱骗、欺骗来的美女。到了“皇家一号”发现真相却再也走不了!她们在这批如狼似虎的“涉嫌协助组织卖淫者”的软硬兼施、威逼利诱下,或被以一再的“洗脑”后,在既无法脱身又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身陷其中被逼从事色情卖淫生涯。

她们中或许有被强迫或绑架而来的美女、女大学生。她们或是被骗上车;她们或是行走中途遭遇绑架被强行掳掠而来。在打手的淫威强制威逼看管下,无奈地充当这里的“女公关”,她们因长期逃生无望最后成为自觉的“女公关”。当然,这种类型的美女不一定多;但是这种类型掳掠来的美女未必没有!近年来,失踪的美女、失踪的女大学生案件尤其多;她们未必不是陷入形形式式的“皇家一号”?她们或许经历太多的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感觉!

郑州市“皇家一号”何以敢如此大胆公开地组织卖淫行为?那是因为其背后有强大的“保护伞”!人们已知的有河南省人大党组书记、副主任、原河南省副省长、公安厅长秦玉海,河南驻马店市委书记、原河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刘国庆、郑州市公安局副局长周廷欣、治安支队长王新敏等众多公安厅、公安局官员充当“皇家一号”“保护伞”!有这样一批位高权重的公安厅、局官员充当“皇家一号”“保护伞”;“皇家一号”还有什么顾忌?还有什么违法的事情不敢做?是金钱让这些公安部门官员迷失了自己;是金钱让这些公安部门官员成为“皇家一号”走卒!是金钱让公安官员参与毁掉多少年轻女性的青春年华;然而,公安官员在获取金钱的同时也毁灭了自己!“皇家一号”老板飞奔海外;或许“皇家一号”背后保护伞隐身的又不知有多少?

人们需要追问的是这些“协助组织卖淫者”,是否有被强迫或被绑架美女、女大学生参与卖淫行为;是因种种原因陷入“皇家一号”?

此前,全国人大审议“刑法修正案草案”拟取消“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等9个适用死刑罪名。“皇家一号”组织千名女性卖淫,牵扯违法嫌犯256人。不知“皇家一号”涉嫌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罪犯,是不是中国组织卖淫、协助组织卖淫最后的死刑犯?当社会犯罪居高不下时;对罪犯惩罚却越来越轻;这将让守法公民哪堪承受?人们更不知此番“刑法修正”背后,究竟有没有“皇家一号”代言人?这种现象不是没有可能!今天社会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因此多少事情;人们有必要考虑得复杂些!“皇家一号”超过北京“天上人间”;“比东莞涉黄严重多了”!“皇家一号”是否走出一批最后的组织卖淫罪,强迫卖淫罪死刑犯?是对执法者的一种拷问!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425187.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