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 11:07 AM

继上月底破获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赃款金额贪腐案后,中国反腐的“打虎”行动迎来新高峰,但数百名贪官外逃的现状加重了对中国资金加快外流的担忧。中国政府借北京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峰会之机,进一步部署全球缉拿腐败官员的“猎狐”行动。

上月31日,国家发改委下属的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家中搜出巨额现金,折合逾人民币2亿元。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的声明称,这是1949年新中国建立以来检察机关一次起获赃款现金数额最大的案件。香港《南华早报》的报道援引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污总局局长徐进辉的评论称,魏鹏远是11名面临腐败指控的发改委官员之一,目前有500余名被控腐败的官员逃亡国外。

上月初,中国安邦保险集团斥资19.5亿美元收购纽约地标之一华尔道夫酒店,创美国酒店业史上最高成交记录。英国《金融时报》的报道预计,喜好这类海外收购的保险公司将很快成为中国资金外流的一大源头。可这类中国买家自身的规模和名气都越来越小。一名香港的律师向该报透露,在许多收购案中,融资源不明,收购对象和所有者之间的区别也不明显。

该报道进而指出,上述交易演变为中国资本外流的新工具,考虑到这类交易缺乏透明度,它们不像对外直接投资,倒更像资本外逃。

一些私人银行家和律师也以一些数据支持以上看法。今年第三季度,中国外储余额环比创纪录地减少了1030亿美元,而当季中国依然保持贸易顺差和外商直接投资(FDI)净增长。日本大和证券集团旗下公司大和资本市场的高级经济学家Kevin Lai称,二季度中国资本外流510亿美元,9月的数据预示着三季度会达到1220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经济学家Helen Qiao认为,中国外流资本剧增部分源于,在人民币汇率走势不明的环境下,一些企业因美元走高积极偿还美元债务。

《金融时报》报道认为,一些人担心资本流波动较大会成为中国政府推迟深化金融改革的借口,因为开放资本市场会让富有人士和贪官更容易转移资金。正值中国经济增长放缓时期,国内资本加快外流的警示意味更强。

本月的APEC北京峰会期间,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宣布,在中方的推动下,今年APEC加大反腐败合作力度,通过了《北京反腐败宣言》,成立APEC反腐执法合作网络,在亚太加大追逃追赃等合作,携手打击跨境腐败行为。这与今年7月起中国发起的“猎狐行动”遥相呼应,中国追缉外逃贪官又添保障。

APEC期间,澳大利亚与加拿大均表示愿协助中国海外“猎狐”。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加拿大总理哈珀时称,中国正加大反腐败斗争,中加双方应该在包括追逃追赃等问题的执法领域加强合作。哈珀表示,加拿大无意收留逃犯,愿意在遣返方面同中方开展合作。

《参考消息》援引《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本月10日报道称,澳大利亚正考虑与中国签署引渡条约以帮助北京遣返腐败官员。澳大利亚外长朱莉·毕晓普表示,这一条约将是《北京反腐败宣言》的一部分。

下图为东方网整理的中国警方追缉境外逃犯的一般流程。

中国反腐升级 资金外逃成隐忧?
中国反腐升级 资金外逃成隐忧?

来源:华尔街见闻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575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