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14日 星期五 09:48 AM

澳前总理霍华德加入摩根大通  卸任西方领导人偏爱下海
澳前总理霍华德加入摩根大通 卸任西方领导人偏爱下海

对于一个在西方政界摸爬滚打爬上权力巅峰的人来说,离开了权力意味着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十字路口,那么这些几十年以权力为伴的人是如何选择未来的呢?有些归隐田园、享天伦之乐,有些著书立说、回忆峥嵘岁月,可谓各有千秋。北京商报记者统计发现,西方卸任领导人中不乏精力充沛者,有的自创公司当老板,有的加入名企拿高薪,他们大约占据了卸任领导人超过1/5的比例。手上没了权杖,腰包却鼓了起来,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就是这1/5中的一位。

 七个西方大国样本

据报道,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近日加入摩根大通担任高级顾问,就经济趋势对该行提供建议。霍华德曾在1996-2007年担任澳洲总理近12年,为该国历史上任期第二长的总理。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现任摩根大通国际咨询委员会主席。

在西方政界,领导人在离开最高权力后下海从商的案例比比皆是。为了更为准确地了解西方领导人在下台后的从商现象,北京商报记者选取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加拿大、澳大利亚等7个西方国家最近5位卸任的领导人,共计35位总统或总理(注:由于各国政体的不同,总统制的美国和半总统制的法国选择总统,属于总理制的其他五国选择总理)。

在这35位领导人当中,卸任后自创企业或任职企业的有8位,占比23%。通过著书或者演讲得到收入的领导人不在统计之列。在这8人当中,有3位是英国首相,2位是美国总统,2位是德国总理,还有1位是澳大利亚总理,法国、意大利和澳大利亚最近5位卸任领导人中无一人投身商界。

 英国首相卸任后好从商

作为福布斯“全球最有权力的人”这一榜单榜首的常客,最近5位卸任的美国总统在退休后从来“不差钱”。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多选择演讲或著书来获取收入,比如克林顿,他的支持率至今仍非常高,每年依靠演讲和写作收入达数百万美元。真正在企业任职的只有布什父子,他们都曾任职于被称为“总统俱乐部”的凯雷投资集团。老布什曾担任凯雷亚洲顾问委员会主席,菲律宾前总统拉莫斯卸任后也曾供职凯雷。

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另一国度英国的表现则大为不同。最近卸任的5位领导人中,有3位直接投身企业界。至今仍非常活跃的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在2008年初担任瑞士苏黎世金融服务集团顾问,2009年2月他又亲自成立了一家咨询公司--托尼·布莱尔协会,他的顾客包括越南外交部、哈萨克斯坦政府以及哥伦比亚政府。

布莱尔的前任约翰·梅杰也曾在凯雷任职,2001年他更被擢升为该公司在欧洲地区的主席。约翰·梅杰的前任撒切尔夫人在任内大刀阔斧展开私有化改革,卸任后保持着和企业界的良好关系,在1992年获大型烟草商菲利普·莫里斯聘用,以地缘政治学顾问的身份帮助该公司开拓中东欧市场,每年收入达50万美元。

 法、意、加投身商界者少

英美之外,在欧洲大陆,德国总理卸任后从商身影较多。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前任施罗德一度被传为最清贫的领导人,不过就在他2005年底下台后不久,就被瑞士出版集团Ringier聘为顾问,目前全世界最大的天然气开采企业Gazprom(俄气)当时聘任他为该企业旗下北欧天然气管道财团董事长。两德统一之际担任德国总理的科尔在卸任后创办了一家小型咨询公司--政治和战略咨询公司,还加入瑞士信贷集团担任国际问题顾问。

值得注意的是,同属于拉丁民族的法国和意大利最近5位卸任领导人无一人投身商界,澳大利亚除了上文提到的霍华德也再无他人。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常年高居该国富豪榜前列,还是AC米兰俱乐部主席,加拿大两位前总理马尔罗尼、保罗·马丁也都在商海打拼半生,但他们的财富都是在从政之前获得的,其经商经历也都集中于早年,因而并不属于本文统计之列。

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文 贾丛丛/制表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