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木春山 | 2014年11月17日 星期一 10:05 AM

金正恩亲信崔龙海17日开始访问俄罗斯。这是最近几个月来,朝鲜明显发力外交的最新表现。

笔者曾总结了朝鲜外交的表现形式,比如全球外交、联合国外交、政党外交、体育外交、文化外交、周边外交等。这种外交多点开花,与外界频繁互动的方式,在金正日时代罕有,在金正恩执政的前两年里也是不多见的。最有意思的一点是,朝鲜高层连刚果等非洲小国都去访问,但却始终没有推动中朝高层往来。朝鲜的“外交风”独缺中国,显得很诡异。

笔者认为这些外交形式的本质原因有三点:一是想摆脱外交孤立,对美对华施压;二是担忧经济撑不下去,缓解制裁窘境;三是欲修补各方关系、结好朝鲜友邦,护金家世袭制。

盘点一下朝鲜近期的“外交风”,就可以知道朝鲜发展对外关系的急迫性。

全球外交:金正恩要求外相“长期驻外”

刚当选外相没多久的李洙墉,是金正恩全球外交的主要“演员”。他的外交活动方式主要是借出席国际会议之机访问周边国家。比如出席不结盟运动外长会议时,除了阿尔及利亚外,他还陆续访问了科威特、冈比亚、莫桑比克、黎巴嫩和叙利亚,时隔39天才回国。10月出席东盟地区论坛(ARF)时,除了主办国缅甸之外,他还访问了老挝、越南、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16天后返回平壤。并且单独对俄罗斯进行了11天的访问,显得不寻常。

10月,80岁高龄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永南访问苏丹、刚果、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是朝鲜全球外交的最新布局。

联合国外交:朝鲜高官15年来首赴联大

朝鲜8月31日正式通知联合国,外相李洙墉会于9月参加在纽约召开的联合国大会,这是朝鲜外相时隔15年再次赴美参加联合国大会。9月的联大会上,李外相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比如,在他的直接指挥下,朝鲜驻联合国代表接连召开记者会,强烈批判韩美联合军演是“核战争演习”,并强调朝鲜拥核的必要性,李洙墉在联大的发言也延续这一基调,甚至对朝韩统一放话,称联邦制是唯一形式。此外,也不排除朝鲜为改善和美国的关系,启动幕后对话渠道。

政党外交:执政党“外长”罕见遍访西欧

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分管国际事务的书记、政治局委员姜锡柱9月6日率领代表团启程访问德国、瑞士等欧洲四国和蒙古国。韩国和日本外交消息人士说,姜锡柱此次访欧旨在开展“政党外交”,摆脱外交孤立;鉴于姜锡柱在朝鲜外交领域的核心地位,此次出访肯定有其他目的。

体育外交:摔跤赛奥运会宣扬金正恩体制

“多年来,我一直致力于通过运动外交实现世界和平。”8月底访朝的日本议员、已退役职业摔跤手诸木宽至说。9月19日开幕的仁川亚运会上,朝鲜体育相兼奥林匹克委员会委员长金英勋、副体育相兼奥委会副委员长张秀明、副体育相孙光浩、仁川朝鲜代表团团长兼副体育相金秉植等负责朝鲜体育部门工作的核心干部都随团来了韩国。

更明显的体育外交形式是,亚运会闭幕式上,出现了黄炳誓、崔龙海和金养健等朝鲜三位高官,双方还探讨了重开朝韩高层对话的议题。

文化外交:平壤国际电影节也“讲政治”

朝鲜于9月17日至24日举办第12届平壤国际电影节,以加强与世界各国在电影艺术方面的交流合作。平壤国际电影节原名“不结盟运动及发展中国家平壤国际电影节”,从1987年开始每两年举办一次,是朝鲜唯一的国际电影节。电影节的宗旨是“自主、和平、友谊”,目的是加强不结盟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电影工作者在建设民族电影艺术方面的交流合作。电影节上放映了英国等西方国家电影,延续了朝鲜这种对西方文化交流的方式。

周边外交:与日俄频互动 去东南亚串门

3月底,俄罗斯在与朝鲜长期谈判后,免除了朝鲜在前苏联时代遗留的共计100多亿美元的债务,同时希望能与朝鲜未来在能源、卫生、食品安全领域加强合作。此后俄罗斯副总理访问朝鲜,双方达成多项协议。

5月底,朝日两国政府宣布就重启“绑架问题”全面调查达成协议。

8月初,李洙墉访问老挝和越南后参加了在缅甸举行的东盟地区论坛,然后访问印度尼西亚和新加坡。评论称,李洙墉此行是想摆脱国际社会制裁给朝鲜造成的孤立局面。

11月,崔龙海作为特使访问俄罗斯。此事显得颇为蹊跷。通常特使外交发生在关系不睦,需要特使扭转局面之际。而朝鲜与俄罗斯关系毫无隔阂,此时派出特使,显然有更高层级的目的。当然特使外交也会肩负锦上添花的日程安排。不过考虑到中朝关系陷入低谷,朝鲜似乎更应该对华派遣特使,缓和中朝关系冷冰冰的状态才更合乎外交情理。所以外界认为,崔龙海此行明显有朝鲜加强对俄友好,试图避免过分依赖中国的意图。

那么朝鲜“外交风”的三大目的也就呼之欲出。

一是想摆脱外交孤立,对美对华施压。

如果从对朝鲜的报道从喧嚣平复下来看的话,可发现2014年也许是自六方会谈无限期停摆以来,朝鲜外交动作最为频密的一年,打破美国等西方国家外交封锁,是题中之意。

朝鲜今年对外交的重视,还体现在一个隐喻上。金永南在接受日本共同社记者采访时,讲到中朝关系未有本质变化而一如既往,而在此之前的8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朝鲜第66个国庆日当天电贺金正恩,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朝鲜在对中国外交上已经使中国对朝鲜金正恩政府的态度发生松动。但一系列外交举动绕开中国,依然显示对华施压的意味。

二是担忧经济撑不下去,缓解制裁窘境。

在朝鲜对外贸易中,中国的分量不容忽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统计的《朝鲜贸易国别构成》中,与朝鲜有贸易关系的十多个国家中,对中贸易份额占55%,多了第二名印度(9.3%)近5倍。根据IMF数据计算得出,朝鲜进出口对华依存度,也从2006年的27.2%上升到近年的42.5%。在中朝关系不太顺利的背景下,朝鲜外交多元发展,有利于缓解国际社会对其制裁的窘境,也可以摆脱对华依赖,增加话语权。

三是欲修补各方关系、结好朝鲜友邦,护金家世袭制。

金家第三代领导人金正恩上台后,朝鲜与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邻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始终未能取得突破。但今年除了中朝关系外,朝韩、朝日、朝俄等周边外交,让朝鲜外交亮点多多。

相反,具有传统友好历史的中朝两国关系处于低潮,至今未能实现中朝两国元首互访。目前似乎看不到中朝最高层交往恢复的势头。

从执政初期对高层频繁进行清洗后,自认为国内政局趋于稳定的金正恩深知,要想从根本上巩固金家的世袭统治地位,必须打开朝鲜改革开放之门,使朝鲜逐步融入国际社会。否则,金家统治将岌岌可危。全球外交是金正恩维护统治,树立高大形象的重要一环。
来源:大公网 http://news.takungpao.com/special/DPRKforeign/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