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Brianna Lee |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03:18 AM

奥巴马总统即将推行的移民新政可能为上百万受遣返期困扰的非法移民提供保护。但19岁的罗斯玛丽·德莱昂(Rosemary DeLeon)对此的期待度却不高。“我不想有过多期望。毕竟,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罗斯玛丽的父母,来自危地马拉的非法移民伊莱(Eli)和克劳迪娅(Claudia)很有可能成为奥巴马周四晚宣告的移民新政的受益对象。现居住在康涅狄格州的两人来美国已经十多年,没有任何犯罪记录,除了罗斯玛丽,还有一个7岁的儿子,目前是一名美国公民。

在美国,他们的一些亲戚拥有合法身份。两人也都有工作,伊莱是一名庭院设计师,克劳迪娅则是保姆。罗斯玛丽作为"儿童时期抵达者的延缓行动"的保护对象,不仅遣返期得以延长,还有工作许可。

但是,奥巴马新政的提出将对德莱昂一家带来巨大的影响。对此,罗斯玛丽称,“老实说,我不相信奥巴马会有大的动作。毕竟,他不希望整个国家反对他。”

伊莱和克劳迪娅没有车,在美国也没有任何资产。甚至是受"儿童时期抵达者的延缓行动"保护的罗斯玛丽,即使有驾照,也不能独自驾驶。

在康涅狄格州,近期出台的一些法律缓解了非法移民的许多受限问题。比如移民者可以申请驾照。另外,公立大学里,本州内的非法移民身份学生允许减免学费。

但是,这些举措并不能消除德莱昂一家的担忧。由于身份问题,伊莱不曾申请过驾照。即使他会开车,他也担心会被警察抓到。他们一家人都在试图减少受到警察的关注。

同时,非法身份问题影响着这个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罗斯玛丽表示,他们的居住选择、就业选择、旅行选择和未来的人生选择都变得有限。

“我父亲告诉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担心钱。他压力很大。虽然他所做的不完全正确,但至少,他在为这个家努力。有的时候,虽然你在付出,但现状却没有得到改变。你还是无法获得更好的工作。”

另一个问题是,如果伊莱或克劳迪娅被遣返回危地马拉,这个家庭将变得如何?罗斯玛丽7岁的弟弟詹森(Jerson)受影响最大。“我们讨论过这个问题,考虑是否能由我来做他的监护人。”

对伊莱和克劳迪娅来说,在美国的生活很艰辛,以至于有时,他们曾想回到危地马拉。但是,美国是罗斯玛丽的家。而且,詹森更离不开美国。

虽然罗斯玛丽受"儿童时期抵达者的延缓行动"保护,德莱昂一家却深知这一行动的临时性质。奥巴马之后的任何一个总统都有可能推翻他的行政令。一旦情况发生,罗斯玛丽唯一的选择是和她的男友结婚。

罗斯玛丽说道,“当结婚成为你能留下来的唯一途径,这将很可悲。我曾告诉我的父母,我不想为了一个身份或一个证明和他人结婚。”她的男友承诺称,无论其身份如何,最终都会和她结婚。但罗斯玛丽本人非常担心移民官员是如何看待她这段婚姻的。

2004年,9岁的罗斯玛丽和母亲克劳迪娅来到美国。四年前,伊莱已经提前到了康涅狄格。在墨西哥,罗斯玛丽和母亲加入一个移民团队,并一起旅行了两周。数周之后,他们和伊莱团聚。非法移民的身份让她意识到,已经不可能再回危地马拉见祖父母了。

2012年,奥巴马总统提出"儿童时期抵达者的延缓行动",为罗斯玛丽带来了希望。“我那时9年级,成绩也不突出。我想,如果我今后一事无成,何必要上大学?但是,行动出台后,我有了希望。我想读大学,有个好未来。”

但是,"儿童时期抵达者的延缓行动"并没有如罗斯玛丽所期待的那般,带她走向更好的未来。受经济条件限制,她无法申请大学,只能利用工作许可,做起了服务生。同时,回危地马拉看祖父母不仅需要很多钱,还需要许多官方手续。

对整个家庭来说,遣返期延长和工作许可将带来很多变化。克劳迪娅能得到第二份工作,伊莱可以尝试不同种类的工作,缓解在过去10多年里困扰整个家庭的经济压力。

但是,无论是伊莱还是克劳迪娅,都没有对移民新政将改变他们未来这一情况持乐观态度。“他们认为,一切都不会有改变。”

翻译:杨丹妮

 

 

本文版权归IBTimes中文网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如欲转载,请取得授权,并按照协议注明来源。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