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蔡慎坤 |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11:04 AM

《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指出,联合国通过有关朝鲜人权问题的决议案,并提议审判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是荒唐的。

这一决议案由欧盟和日本等共同提交,共有60个国家共同参与提案,这一提案规模是联合国史上最大的。预计该提案将通过联合国大会的投票,但最终只有安理会才有权向ICC提交。中国、俄罗斯等19个国家对这一提案投了反对票。由于中俄都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意味着该决议无法最终获得法律效力。

评论称:朝鲜当然存在一些人权问题,但以将其人权状况提交ICC并审判其领导人是很极端的做法。假定并断言一个政权是邪恶的,这种思维有问题。每个国家的政权都有其形成的历史过程,朝鲜今天的封闭,平壤自有责任,但肯定不是唯一的责任方。美日韩对朝鲜的过度压制严重打击了后者对外开放的勇气,确保安全成为了平壤在各个时期都十分紧迫、甚至压倒一切的任务。

评论还说:在这个世界上搞出一两个靶子,大家都啐它一口,押着它游游街,这种极简单并因此很容易偏激的做法仍不时流行,这说明今天的国际社会还像过去一样感性,很容易被经过舆论包装的漂亮口号牵着走。金正恩执政尚不满三年,要求他对由朝鲜内外多重历史和现实原因促成的局面承担“罪责”,这看上去“充满道义”,但实际上并不公允。

联合国本是个橡皮图章,常常做出的决议只具有某种道义上的影响力,并不具备约束力,更是难以实施。但联合国绝大多数成员国关注朝鲜人权状况,支持审判金正恩,毫无疑问是对严重侵犯人权的政权发出一个明确信号,具有某种威慑力!

朝鲜的人权状况可谓臭名昭著,无论是对“脱北者”的残暴,还是对异已的镇压,是文明社会无法接受和容忍的。金正恩自登基以来,为了巩固世袭政权,常常大开杀戒,己沦为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联合国对朝鲜问题表明立场,是对邪恶政权发出的严厉警告。

10月22日,香港《大公报》报道,金正恩在神隐40天中,除了养病之外,还处决了12名高级官员,杀官似乎是他巩固政权的一种方式。报道称,从10月6日开始,朝鲜就陆续处决12名高层干部,其中包括10名情报人员,以及2名党的书记。6日的处决地在朝鲜首都平壤郊外的姜健综合军官学院射击场。国家安全保卫部的秘密警察处决了10人,其中包括3名来自朝鲜劳动党中央的课长级官员。10月11日,包括南部黄海南道海洲市的党责任书记等2人也被处决。

这种处决与去年12月底金正恩迅速拿下叔父张成泽,并将其快速处决的方式一脉相承,被处决的人据说罪名也与张成泽类似。报道还称,最近朝鲜方面正在从德国购入大量的窃听装置,对更大范围内的官员进行窃听监视,以强化其金正恩的绝对统治地位。

金正恩在2012年新年伊始就下令:“为将军服丧期间要彻底铲除那些不老实的家伙。”人民武装力量部副部长、总参谋部副总参谋长和一线军团长等10余名将领因在此期间有酒色行为而被处决,其中被揭发有喝酒行为的人民武装力量部副部长金哲被下令公开枪杀,且金正恩亲自下令“不留下一根皮毛”,公开用狙击炮将其轰死。

《中国日报》11月3日报道,金正恩命令行刑队将一名高级军官从家中拖出并执行枪决,理由是该军官唱歌时篡改社会主义歌词。据说,该军官把歌词“感谢我们的党”改唱为“感谢你们的党”,把“憎恨敌人爱国家”改成“憎恨老婆爱情妇”,金正恩得知此事后勃然大怒。因为改了歌词就被判为死刑,只有朝鲜这样的暴政暴君才会做得出来。更令人毛骨悚然的是,谁听到这位军官改歌词?谁把消息传给了金正恩?谁在监视每一个朝鲜人?

在朝鲜这个神秘的国家,任何人的命运包括党政军老臣,让外界预测起来都很困难,密室权斗往往也充满了血腥、残酷和诡诈,这是极权体制所特有的共性,在这个体制下,任何人都是如履薄冰,企图能够善始善终,而能够善始善终的恰恰又寥寥无几。

在朝鲜,除了大权在握的金家世袭者,都不过是一根草芥,哪怕是类似李英浩、张成泽、崔龙海这样的资深元老,也不例外。早在金正日葬礼开始,有关李英浩的命运就引发国际社会诸多揣测,金正恩权力一旦稳固,就会逐一拿下金正日时代的老臣,尽管李英浩为金正日建立世袭体制立下了汗马功劳,但金正恩要树立自己的权威,就会拿老臣开刀。

李英浩在2010年,被金正日任命为朝鲜政治局常委和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是为了确保金正恩的继位获得朝鲜人民军的支持,金正日在年轻的金正恩身边安放一个值得信赖的军方核心人物,李英浩对金正恩并无不忠,也很难相信一个与政权的命运息息相关的高官会做出对自己领袖不忠的行为。

金正恩自2009年被定为金正日接班人后,不断发生处决和离奇死亡事件,其中最大离奇死亡事件就是李济刚之死。李济刚曾任朝鲜劳动党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掌控朝鲜人事部门20多年,并被认为是“金正恩监护人”张成泽的竞争对手。

他在张成泽晋升为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前几天,即2010年5月底遭遇“离奇”交通事故死亡。和李济刚一个阵营的组织指导部第一副部长李龙哲也于同年4月因“心脏麻痹”去世。从那时起,金正恩就加紧了对金正日老臣整肃的步伐。

朝鲜经济总指挥劳动党计划财政部部长朴南基和财政相文一峰,分别于2010年4月和6月被枪决。接替朴南基出任计划财政部部长的洪锡亨也于去年6月被免除一切职务,此后也是人间蒸发。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副部长柳京也于2010年年初被枪决。

当金正恩的姑父帮助金正恩拿下李英浩之后,一生辅佐金家的老臣同样也没有逃过相同的厄运,朝鲜中央电视台曾播放公开抓捕张成泽的场面,抓捕现场,一众朝鲜高官个个呆若木鸡,无不战战兢兢!所谓反党、反革命分子罪名,被年轻的朝鲜接班人金正恩发挥到了极致。金正恩上台后多次指示,要严惩“叛变分子”。“不忠诚党和首领的人,不管其军事才能多么杰出,对我们来说都是没有用的人”。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494963.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