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王潘生 | 2014年11月22日 星期六 11:07 AM

11月12日,荆州市官方通报,12日凌晨,荆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市委编办主任饶同珍车祸住院期间自缢身亡。

继荆州宣传部部长幸敬华、市委副秘书长陈虹先后移送司法,荆州公安县中医院院长高辉权、公安县纪检监察主任谢业新先后自杀之后,公安县起家、一向仕途平稳的饶同珍自杀,引发诸多疑问。(重庆青年报)

从新闻中可以了解到,饶同珍自杀时上身赤裸。这的确令人匪夷所思。在如今的反腐反贪高压背景之下,地方官员连连落马、自杀的现象层出不穷,这不仅让官场陷入了形象危机,更让某些贪官们葬送了仕途甚至是性命。

纵观整篇报道,笔者发现了这几个引人深思的问题:

第一,饶同珍住院当晚,是在高速上跟一辆重型罐式半挂车相撞造成。其实,当时饶的车辆并没有坠入河里,但是饶被村民发现的时候,是倒在桥下浅水洼地处,裤子湿了,嘴里有血,鞋子被脱掉,而且里面放着手机。如果车辆没有坠河,那饶是怎么坠河的?如果饶是因惯性破车飞出,想必性命早已难保。

第二,据报道称,饶同珍与丈夫只是形式上的夫妻,两人长期分居,即使在一起也是分开在两个屋子里睡。如果说夫妻感情不和,导致饶同珍患有抑郁症、产生自杀心理,倒也说得过去。但是在她自杀之前所发生的“意外车祸”,也有被“谋杀”的嫌疑。所以,笔者认为,因夫妻感情不和厌世自杀,是说不通的。

第三,饶同珍的仕途起步于公安县,她自小家境贫寒,为了跳出农门,也是改姓认父,选择做了公安县原武装部部长饶小乔(已罹患肝癌去世)“义女”。当然,官员也是普通人,情到深处,认“干爹、干妈”也无可厚非。但是,这次改姓认父,是否铺平了她的仕途道路,笔者也不敢妄自猜测。

而且,从当地村民的描述中来看,饶年轻时,相貌较好,绯闻甚多。而且与其有过绯闻的官员也是一路高升,并未受到影响。这期间有何猫腻,想必也需要深究。

第四,从该报道中我们还可以断定,饶同珍个性耿直,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笔者认为,或许恰是这种耿直、爽快的性格,让其得罪了不少人,从而引发了“车祸”,受到了“威胁”,发生了“自杀”!

总而言之,饶同珍自杀一案漏洞百出。即使官方强调:纪委没有调查过她,而她也曾在酒桌上问别人“怎么死最快乐”。但是,作为一起刑事案件而言,在没有完全排除“他杀”的可能性之前,就不能将此事不了了解。

近些年来,很多“官员自杀”的原因,除去抑郁厌世、贪污畏罪就是原因不明,特别对于“原因不明”一点而言,笔者觉得甚为可笑。如果在官员自杀百洞露出的情况下,司法机关无法侦破案件。这是说明了执法人员能力有限,还是证明了这里面另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对于饶同珍一案而言,其真相不仅是她的家人所需求,也是官场各界同人以及外界群众所需要。其真相不仅代表着中国司法界的尊严,也揭示了国内官场中的某些阴暗面。如果这其间牵扯灰色利益链接,那链条上的“蛀虫、苍蝇、大老虎”该怎么揪出来?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494730.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