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10:06 AM

“安倍经济学”替代版出炉
“安倍经济学”替代版出炉

在上台两年的关口上,“安倍经济学”无论是在经济层面还是政治层面都面临拐点:经济刺激和改革被证明没能挽救经济,日本已经陷入了安倍上台之前的衰退状态,这进而导致支持率的大幅下滑和政权不稳。解散众议院、重新大选被认为是安倍用以问信于民、取得改革合法性的机会,但也给在野党提供了壮大政治实力乃至颠覆政权的机会,他们试图给日本开出新一道经济药方,谋划出替代版的“安倍经济学”。

 “安倍经济学”成朝野焦点

日本三季度GDP萎缩1.6%的消息在本月17日公布后,“安倍经济学”已成舆论抨击的焦点。但“安倍经济学”被看衰不是最近才有的事。

在“前两支箭”去年被用完之后,第三支箭迟迟引而不发,便开始受到外界质疑。惟一展开的结构改革--今年4月上调消费税至8%,在导致一季度透支消费之后,其经济效益并不明显,负债依然高居不下,二季度GDP大幅萎缩7.3%。

“日本经济连续两个月萎缩显示'安倍经济学'后劲不足。在结构改革难以推进的情况下,仅靠货币刺激和财政刺激无法解决经济增长后劲的问题”,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所长胡继平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在此背景下,安倍加快了解散众议院重新大选的步伐。用安倍自己的话来说,推迟提高消费税需要“问信于民”,为此他决定在21日解散众议院提前举行大选。安倍计划将原定2015年10月实施的消费税增税(提高至10%)推迟至2017年4月。

在野党对此自然不买账。“安倍经济学”成了众议院选举的焦点,自民党宣称安倍上台后就业人数“增加了约100万”,要求选民继续对安倍改革路线给予支持。在野党则反驳称就业增加的是非正式员工,反倒是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逼迫政府转变政策。

民主党党首海江田万里甚至批评,安倍在内政外交上“独断专行”,以经济理由解散众议院则“是欲获取(政权)四年的空白委托书”。

 在野党许诺给穷人现金补贴

在日本朝野为“安倍经济学”的功过是非争执不下的时候,虽然准备不如执政党充分,在野党仍提出了应对安倍的一套政策方针。

据日媒报道,民主党竞选纲领的核心是“中产阶级的复活”,它提出关注民众生活的货币政策、反对通胀政策,矛头直指导致物价上升的强力货币刺激。

安倍2012年底上台时,日本核心CPI同比增幅尚在零附近徘徊,现在已经飙升到了3%。通胀目标被安倍及其盟友、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视为刺激消费的利器,但并非毫无争议,其实际效果也不明显。三季度国内消费环比仅上升0.4%,不及预期的0.8%。

日本民主党还主张扩张就业、抑制贫富分化,承诺将给低收入人群减税并提供现金补贴。由于日元持续贬值,导致进口产品价格高涨,国内物价上升。工资涨幅跟不上物价上涨速度,实际工资已经连续15个月减少。安倍和黑田认为日元贬值能够拉升国内通胀水平,提高出口产品竞争力和增加日本跨国企业业绩。

日本经济新闻等机构在21日-23日实施的舆论调查显示,在安倍执政的两年里,“实际感受到”经济复苏的受访者仅为16%,大幅低于“并未实际感受到”的75%。对于“安倍经济学”带来的经济复苏和工资上涨,表示“期待”的受访者占44%,而“不期待”的为49%。

此外,民主党还对重启核电持反对态度,并要求撤销关于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决定。

 破解“失去的20年”待考

在安倍内阁支持率持续走低的时候,民主党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使得将于下月中旬举行的众议院选举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上述机构调查显示,目前安倍内阁支持率为44%,与10月下旬上次调查相比下降4个百分点,系安倍2012年底上台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不支持率则上升3个百分点,达到39%,创出最高水平。

然而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是,虽然舆论对安倍的不满已经升至其上台以来的最高点,但似乎找不到能够替代安倍的合适人选。调查称,关于众议院选举后所期望的政权框架,回答“自民党和公明党联合执政”和“自民党单独执政”的人合计超过50%,而在野的民主党仅为9%。在即将到来的大选中,民主党有望在众议院占据更多席位,但自民党很可能以低支持率保住执政地位。

政党轮替较难实现固然是因为在野党准备不足、内部分裂,而自民党实力雄厚,但在野党政策吸引力不高可能才是最重要的原因。在“失去的20年”让日本成为国家发展反面教材的惨重教训之下,提高通胀、增加企业活力、重建财政、激活地方经济已成为举国呼声。哪个政党能提出解决这些问题的有效政策,决定了它能否上台;上台之后能否兑现诺言,决定了它执政寿命的长短。自民党如此,民主党亦是如此。

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文 李烝/制图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