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木春山 | 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10:19 AM

 

奥巴马内阁唯一一名共和党阁僚、位高权重的哈格尔据称在“压力下”辞职。奥巴马在演讲中称,尊重他的选择。在堂皇的外交辞令当中能够看出,私下博弈的精彩。最简单的逻辑是,民主党人需要为中期选举的失败找个发泄口;最复杂的逻辑或许是奥巴马需要在2016年总统大选到来前为民主党提前布局。这对中美关系会有什么影响?

其实哈格尔辞职早有传言。美国媒体称,哈格尔从10月、即中期选举前就开始跟奥巴马讨论自己的去留。这意味着他的辞职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在11月初,哈格尔本来应该访问越南和缅甸的行程也被推迟,这更加明白无误的显示这位防长的在任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五角大楼当时给出的理由是“日程繁忙”,略显苍白。

笔者简单观察了一下美国媒体对此事的反应,哈格尔辞职的基本的原因或许有三,首先是政党因素。正如此前提到的,他是奥巴马政府中唯一一名共和党人。当初奥巴马提名哈格尔看中的就是可能会用这种“团结政府”的组成来弥合政党政治的分歧,给自己的内阁加分。然而1年多来的实践证明,这种做法不仅让奥巴马尴尬,也让哈格尔不舒服。CNN的分析认为,哈格尔始终没能走进白宫的真正决策圈,民主党人私下给他筑了一道墙。而共和党人对哈格尔成为奥巴马的帮手态度更坚决,多次在国会质询中与民主党人一样对其猛烈抨击。可见在美国政治上玩“团结政府”这一套似乎行不通。

其次,哈格尔在诸多军事政策乃至涉外政策上承受压力。福克斯电视台作为共和党等保守派的支持者,经常会拿美军在阿富汗撤离“说事儿”,由此指责奥巴马政府没有一整套既能体面撤离阿富汗,又能不影响美国利益的政策。哈格尔上台1年多来,阿富汗问题始终是奥巴马与其关注的焦点,因而也最敏感。奥巴马前一个任期撤军伊拉克,第二个任期撤军阿富汗,都需要强大民意和军事战略的平衡性支撑,在伊拉克出现ISIS坐大,塔利班死灰复燃的背景下,哈格尔的“善后”显然做的并不够。

哈格尔对与美国维持强大盟友关系的以色列的态度似乎“过于大胆”,以色列的游说集团给他贴上了“最反以的国防部长”标签。当哈格尔被奥巴马提名后,当时的以色列议长、如今的以色列总统里夫林曾公开表示:“鉴于他过去的声明,以及对以色列的立场,我们感到担忧。”

两年来美国和以色列围绕伊朗核问题的唇枪舌战始终没有停歇,两国关系比此前更不顺畅。哈格尔在其中扮演着何种角色耐人寻味。

第三,哈格尔性格固执、魅力不足。如果说当年奥巴马选择哈格尔看重的是这位越南老兵能给自己政府在军事领域的不足“加分”的话,那么哈格尔两年来的表现似乎并没有为奥巴马带来太多想要的内容。相反,哈格尔固执的军人性格,有时候让奥巴马也感到不舒服。

笔者注意到有美国媒体称,最近哈格尔在打击ISIS问题上曾对奥巴马进行私下指责,这只是两人关系磕磕绊绊的一个例子而已。对任何“一把手”而言,如果遭到下级的诘问,都不会置之不理,何况是目前被中期选举共和党获胜搞得一团糟的美国总统奥巴马。

哈格尔在多个场合的讲话与奥巴马的巧舌如簧也形成鲜明对比。他的口才并不好,军事经验才是他的强项,但如今的奥巴马面临1年多的“垃圾时间”,他需要尽快为2016年总统大选民主党的人气提升做准备,最需要的或许是政府的魅力,而不是展现多大的实力。

纽约时报的分析认为,前国防部副部长米歇尔·弗卢努瓦可能会接替哈格尔担任新防长。她是一名有魅力的女性高官,如果获得提名,不仅可以弥补哈格尔的不足,而且首位女防长的头衔也有助于为民主党今后的选举“造势”。

中国关注的或许是哈格尔的辞职会对中国乃至中美关系带来何种影响。其实本质上讲,美国防长的去留基本不会影响中美关系大局,这也与哈格尔的共和党身份,以及他和奥巴马团队的关系有关。

正如以上分析,奥巴马的核心圈子成员虽然包括哈格尔,但由于其身份特殊以及诸多表现,1年多来似乎很难真正被奥巴马周围的民主党大佬以及团队决策层所真心认可。而对华决策的两个方向--外交和军事,始终延续的是奥巴马第一任期的政策,那就是“亚太再平衡”,哈格尔对这一政策的影响力度似乎不大。

此外,美国的军事外交政策是有“国安委”来统一协调的。这个委员会成立近70年,已经形成一整套信息采集、分析、归纳,与各部门的协调、交流、合作与制衡的机制。国防部长当然是里面的成员,但除了防长之外,副总统、国务卿、中央情报局局长、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总统安全事务顾问等都在里面有职位,五角大楼的观点并不能左右所有人的意志,特别是掌握部分军队实权的参联会主席,有时候似乎比穿西装的国防部长,对军事政策的影响力更大。

哈格尔的对华政策其实没有太大突破。虽然他在各个场合都强调对中国军事发展的担忧,并对越南、缅甸等中国邻居伸出别有意味的橄榄枝,但这对美国对华政策而言,其实并不新鲜。所以他的辞职与否也并不会在中美军界引起太大的波澜。

不过要看到的是,哈格尔对华态度并不属于绝对的鹰派或鸽派。在哈格尔任内,中美军事交往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提升,无论是同中国战略对话的进展,还是哈格尔半年前访华首次参观中国航母辽宁舰,都为加深两国两军的交往提供了一个“新样本”。

哈格尔的去职与奥巴马政府面临的大环境有很大关系,这种大环境才是影响中美关系的重要因素,而不是哈格尔本人或者防长去留这件事。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下一届防长任内对华的态度如何,尽管不能完全决定中美关系的走向,但如果鹰派人物出头,毕竟会给中美沟通带来更大成本,本质上不利于双方构建新型军事关系乃至新型大国关系。


来源:大公网 http://news.takungpao.com/world/exclusive/2014-11/2837969.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