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刘逸明 | 2014年11月25日 星期二 10:25 AM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中纪委为何详揭湖南群鼠争斗内幕?

最近,中纪委旗下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了湖南省交通厅窝案的详细内幕,引发其它媒体和公众的高度关注。据悉,此案自调查到宣判,历时三年。共撂倒该厅厅处级官员27名,副厅长几乎全部涉案,而这批贪官之所以被一网打尽,跟他们的窝里斗有很大的关系,“路鼠”之间的相互揭发使得该厅整体塌方。

从最近这十多年的反腐情况看,交通管理部门一直都是腐败的高发机构,多个省市的交通厅局长都实现了“前腐后继”。如今,在反腐力度日益增大的态势下,交通管理部门显然又成了高危机构,一不小心,其内的官员就可能锒铛下马、身败名裂。

在不少人的眼中,交通厅是一个肥得流油的机构。汽车数量暴增使得道路数量也暴增,对道路的要求也日益提高。于是乎,交通官员便有了更多的权力寻租机会,只要有工程上马,日进斗金就不费吹灰之力,有时候,只需要一个招呼就可以搞定。不过,有权的官员个个都想从中分一杯羹,这就形成了群鼠争食的格局,一旦利益难以协调,便引发群鼠内斗,结果让纪检部门“渔翁得利”。

上述报道当中,详细揭露了湖南省交通厅官员人人染指工程,形成腐败窝案,以及官员如何伙同家属,天衣无缝地操纵工程招标,以及官员之间因为分赃不均而引发的相互告状闹剧。按说,以湖南省交通厅的级别,还轮不到中纪委亲自插手办案,但是,中纪委的旗下报刊对该案进行重点和详细的报道,显然有其良苦用心。

众所周知,当下中国,因为权力产生机制的不健全,导致不少地方和机构在权力上近亲繁殖。有才有德的兢兢业业者往往无缘政府机关,而娇生惯养、不学无术的官二代则能长驱直入,根据这种现状,说这是一个拼爹的时代毫不为过。进入政府机构后,不少官员的家属不仅“占着茅坑不拉屎”,而且还充当官员的“二传手”,帮助其行贿受贿,使得官员的贪腐变得更为隐蔽。

湖南省交通厅窝案就充满了官员与其亲属“协同作战”的情节,甚至还有不少官员的朋友也卷入其中,充当官员受贿的“钱袋子”。事实上,该厅的贪腐状况只是中国官场官员腐败的一个缩影,其它机构,其他官员那里,情况何尝不是如此?比如在周永康案中,刘铁男案中,两人之子都充当了“钱袋子”的角色。最近这些年,利用人脉关系、圈子关系所形成的腐败案例举不胜举。

常言道:“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贪官的亲朋好友之所以能被贪官相中,让其与利益输送方接触,就是因为对他们放心,如今,反腐措施更为严厉和精致,不少腐败行为会变得更为隐秘。对于致力于反腐治本的中纪委和下面各级纪检部门而言,这无疑是一种严峻的考验。

在反腐风暴持续劲刮的情况下,不少贪官或者潜在贪官势必会有所收敛,但要钱不要命的贪官依然大有人在,侥幸心理始终和他们如影随形,不见棺材不掉泪,只有等到纪检机关将其拿下,他们才会幡然醒悟。中纪委刊物详揭湖南省交通厅群鼠争斗内幕,显示中纪委打击贪腐“父子兵”、“亲兄弟”、“朋友圈”的决心,对于尚未缩手和尚有贪腐欲望的官员而言,这无疑是极大的震慑和严厉的警告。

一个月前,在北京召开的十八届中纪委四次全体会议上,书记王岐山曾在会上发出狠话,称“谁在这样的形势下还敢我行我素、依然故我,就要为我们党改进作风付出代价”。王岐山杀气腾腾的此番讲话昭示,反腐将继续保持雷霆万钧之势。另外,最新的《刑法》修正案已经增加向关系密切人行贿的相应规定,对充当贪官“钱袋子”的亲朋好友涉案将追究法律责任。

可以预料,在《中国纪检监察报》关于湖南省交通厅窝案报道出炉之后,各级纪检部门将加大打击官场上贪官利用亲朋好友敛财的力度,进一步斩断官场上由关系和权力组合而成的腐败链条,让贪官和其身边的代理人无藏身之地,无安眠之夜,为实现制度性的反腐打下基础。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508788.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