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1月27日 星期四 11:17 AM

容克头把火暗推欧盟财政扩权
容克头把火暗推欧盟财政扩权

欧洲一体化的道路走到头了吗?当欧洲一体化与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不断萎缩的福利以及各国政客之间的口水战画上等号,结果必定是疑欧、反欧势力趁机崛起。这便是欧盟如今的困境。欧洲已经成为全球经济复苏版图的塌陷地带,但欧洲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几近失效,各国政府因财政纪律而无法通过增加开支刺激经济,欧洲一体化前途未卜。

解铃还须系铃人,欧盟一体化中遇到的问题最终仍需一体化来解决。欧洲领导人正通过在欧盟层面成立投资基金以撬动3150亿欧元的投资,在给疲软的欧洲经济提供新增长点的同时,也在暗中加强欧盟在促进经济增长中的责任。

欧洲战略投资基金浮现

上任不到一个月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昨日在欧洲议会演讲时向世人展示了他庞大的投资计划。容克称,“我们(欧委会)正在创建一个欧洲战略投资基金(European Fund for Strategic Investments, EFSI),它由欧盟公共预算和欧洲投资银行(EIB)共同担保,将在未来三年筹集3150亿欧元用于投资”。

容克对欧洲议会议员称,在欧洲战略投资基金的启动资金中,160亿欧元将来自欧盟现有预算,50亿欧元将来自欧洲投资银行,这一共是210亿欧元。凭借这210亿欧元,EIB将能够向外放贷630亿欧元。但EIB不会单独行动,它会将这笔资金注入到总计达3150亿欧元的工程项目中,这意味着它还将撬动来自民间的2520亿欧元资金。

在容克的构想中,投资乏力是导致欧洲目前经济增长疲弱的主要原因。他在演讲中称,“成立欧洲战略投资基金的首要原因在于,欧洲目前陷入了投资陷阱。如果我问投资者,他们会说欧洲是个很吸引人的投资目的地;但我一翻统计数字,却看到另一番景象:欧盟投资额比危机前的水平还要少3700亿欧元”。

三季度欧元区和欧盟GDP同比增长0.8%和1.3%,相比二季度有所改善,但仍远远落后于美国。三季度美国经济增长了3.9%。

 绕开财政纪律的政治智慧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元春认为,欧洲战略投资基金成立的背景是原有的货币宽松政策失效与财政纪律对政府支出的约束。欧洲央行已经通过负利率等手段鼓励银行放贷,但效果并不明显,而在财政纪律高压之下,通过扩张财政支出刺激经济的路子也走不通,欧盟领导人不得不另寻他路。

在以默克尔为首的德国政府和相当一部分经济学家看来,坚守财政纪律、削减过高的福利支出是配合结构改革、使政府和经济体系恢复健康的必要手段。然而,经济增长更为乏力、对民意压力更敏感的法国和意大利政府对此一直颇有微词,左派的奥朗德政府已多次拖延了减赤目标。德国和法、意两国之间的矛盾早已公开化,但却找不到解决办法。

经历了债务危机的欧盟目前秉持了默克尔的取向,但却无法掩饰财政支出下降拖累投资以及经济增长的现实。欧洲战略投资基金的政治智慧正在于此,它能够在扩张投资的情况下维持财政纪律、弥合政治分歧。

“欧洲战略投资基金以欧盟代替各国部分地履行财政支出职能,这就等于是绕开了财政纪律对各国财政支出的约束,从而大大减少了它成立和运作上的政治阻力”,刘元春表示。

默克尔已经公开表达了对这一基金的支持。

刘元春认为,欧洲战略投资基金的第二大创新在于点对点的投资方式。欧洲央行的货币宽松是面向所有银行的,但银行并不会主动放贷,因此效果不大。而这个基金通过点对点地资助一些工程项目,巧妙地规避了上述问题。

 加速欧盟财政一体化

“我认为这是欧洲历史上通过欧盟预算来撬动投资的最伟大的努力,而且还不改变既定的规则。我们已经成功地从欧盟预算中调出了史无前例的80亿欧元。”容克对欧洲议会议员们说,“你们只要回去问一下你们的政府就知道了,要积攒这些积蓄有多困难。”

的确,为了在欧洲议会演讲中正式推出这项投资计划,容克已经多次向外释放消息以试探舆论和政治风向。本月1日正式上任时,他许诺将在圣诞节前落实这一3000多亿欧元的投资计划。

“欧盟领导人希望通过欧洲战略投资基金来发挥杠杆效应带动民间投资,但在具体项目上,民间资金会否跟风而进还存在疑问。其二是如何协调各国关系,比如项目布局在哪个国家,具体这个投资基金的实施细则是什么都还有待观察”,刘元春说。

默克尔在表达对这一计划支持的同时,也表达了她的关切:重要的是确定具体的投资项目。

但无论如何,欧洲战略投资基金的创建都赋予了欧盟更多的经济职能。在货币政策失效、成员国减支改革的背景下,欧盟一定程度上代替了成员国政府增加财政支出以刺激经济的职能,成为欧洲经济新的一名负责者。

“欧债危机以来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仍在继续推进。目前欧元区已经实现了货币一体化,但货币一体化同时需要财政一体化的配合,后者要求很大的主权让渡,因而暂时还难以推行。从历史角度看,欧洲战略投资基金是财政一体化的过渡性机制,它不仅扩充了欧盟的经济职能,还使其担负起了相当于一部分财政支出的功能,使得欧盟权力体系上升”,刘元春说。

在此之前,欧盟预算主要集中于农业、教育等方向。

容克在欧洲议会演讲快结束的时候说,“我们正在走的方向不仅正确无误,以后也不会回头”。这位欧洲一体化论者在抛出3150亿欧元投资拉动经济的同时,也将欧洲一体化的进程往前大大推进了一步。

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文 李烝/制图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