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梁石川 | 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11:03 AM

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落马因何令人“惋惜”
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落马因何令人“惋惜”

揭秘文强老上司朱明国双面人生:在机场被带走。“侠客岛”微信公众号消息:时光似箭,岁月如梭。转眼之间,又到周末。翻翻日历,又到岛上司徒少侠首创之“周一拍苍蝇周五打老虎”时间了。你没有失望,加班的渴望也不会落空。中纪委如约而至。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应声落马的广东政协主席朱明国,成为十八大后全国落马的第七名正部级官员。之前六个是蒋洁敏、李东生、申维辰、李崇禧、白恩培、何家成。(人民网11月28日)

九天内三名“老虎”落网:年末反腐迎高潮;广东政协主席朱明国传言成真,昔曾执掌三地政法工作;要求“回海南老家种地”。短短一这段话中,包含着人民、北青、凤凰、大公四家媒体的新闻标题。人民网汇总,十八届四中全会后,中共反腐力度不减。短短9天时间里,就有3名省部级官员被调查,持续引发外界关注。三人分别是,履历覆盖广东、海南、重庆三地的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农垦总局党委书记隋凤富;河北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梁滨。

 关于朱明国,北京青报称,今年6月8日一早,赶往省政协大楼主持党组扩大会议的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公开表示,计划在明年举行的全国两会上,就广东省县一级政协的基本情况做一个调研,形成报告后做一个主题发言。不过,他的这份心愿将难以实现。就在昨天下午,他们从中央纪委获悉,朱明国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成为继原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后,十八大后广东省落马的第二位省部级官员。而在本月25日至27日,广东召开省领导专题学习讨论会,深入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四中全会精神,分析研究广东经济社会发展面临的形势,这也是朱明国最后一次在公开活动中亮相。至此,十八大以来“落马”的正部级官员已达7人。

其间,倘若说,凤凰网在追 踪热点时以“朱明国落马,曾求‘回海南老家种地’为题称,“谣言”疯传半年后成了真相。半年之前,在回答广东省政协主席朱明国是否因贪腐调查时,其秘书的答案简明扼要:“一派胡言”说的诙谐,何来人民网微信公众号“峡客岛”此番感言,“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这样简洁有力没有歧义的表述,却总是会因为画面感的缺失而充满想象。小钻风拍马来报,朱明国落马颇具电影镜头感:昨天上午,原本计划至外地出差的朱明国,在广州白云机场被纪委人士带走。或因此,当天广州到北京的飞机有些都出现了延误。朱明国“消失3个月”的说法也由此被翻出。今年6月,朱曾被媒体观察到近3个月没有露面,广东政协的工作都由副手接替,一时间流言四起。不过,若细心翻资料就可以发现,当时的“消失3个月”,不过是因为他在中央党校学习了3个月罢了。结束学习后回到单位,他跟同事们热情地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久违了!”按照《羊城晚报》的说法,当时的朱明国,“幽默风趣一如从前”。

据描述,其消失的三个月里,“每天早上6时起床,锻炼一个小时”,还“利用课余时间重读了马列的经典原著”。被他反复提起的是去河南兰考焦裕禄学院和红旗学院的体验式教学经历,称自己“在历史和现实的交融中深受震撼和教育”。侠客岛称,那次经历似乎确实对朱有所震动。他反复把玩着焦裕禄的那句名言——“吃人家嚼过的馍没有味道”,计划着在明年的全国两会上就广东省县一级政协的基本情况做一个调研,形成报告、主题发言。要完成这个目标,他给自己定下了“每年下基层不能少于60天”的任务。和北青报的就法一样,侠客岛也说,朱明国是再也没有机会完成他的计划了。

至于侠客岛称,朱明国落马后,岛君的朋友圈里有姐们儿刷了这么一条:“看到朱明国被调查的消息,首先想到了重庆市公安局。2012年冬天,为了采访去了一次重庆,看到公安局门口有王立军题词的大石头都被抹干净了,只剩下原公安局局长朱明国题词的一块石碑。这下好,估计门口又该撤石碑了吧?”笔者插言,废话,不撤才怪。

至于笔者插话,是否有些早了,香港大公网发表署名文章称,与此前已经身陷囹圄的“老虎”们相比,朱明国落马多少有些惋惜。朱落马之所以引发海内外舆论的高度关注,很大程度上缘于他曾被视为政绩颇丰、口碑尚佳的开明官员,甚至还曾因妥善处理“乌坎事件”而赢得过“政改功臣”美誉。文章认为,朱这些政绩不可一笔抹去。当年在全国不少地方对民间维权普遍持打压敌对姿态的政治氛围中,朱率领的“乌坎工作组”,摆脱刚性维稳惯性思路,打破政府不认错惯例,修改事件定性,对民众维权去标签化,主张“民意为重,以最大决心、最大诚意、最大努力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让官民纠纷转入民主与法治的轨道。据说,当时朱明国冲破封锁进入乌坎,与“暴乱民众”同饮功夫茶,共度冬至节,得到社会与民众的掌声。

此后他还组织对官民矛盾激烈的“问题村”进行全省排查,推动基层社会管理创新。个中有不少新政,屡开全国之先河,为全国其他地区疏导社会矛盾提供了借鉴。据此,朱明国落马后,坊间有不少人替他惋惜,认为“功过相抵”应网开一面。持有这种观点的官员也不在少数。但文章同时认为,这些并不能成为朱明国受到法律制裁的理由。据此,文章举例并分析道,曾有一名内蒙古自治区落马官员在悔过书中写道,“我原以为,一俊遮百丑,只要工作上做出成绩,犯点错误也是枝节问题,有了政绩就能遮住各种错误,就能获得荣誉,就能升迁。”然而,多少官员正是抱着这样一种侥幸心理,无限下放底线,有恃无恐,有朝一日东窗事发,就摆出自己的业绩,寄希望以“功”抵过,逃脱法律惩罚。(文/梁石川)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