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0:02 AM

90年前,挪威剧作家易卜生的《玩偶之家》在中国风靡,娜拉离家出走时那一记重重的摔门声震动了中国文艺界。出走容易,出走之后难。鲁迅犀利地看到了这一点,在1923年的一次演讲中给出了娜拉出走之后的命运:不是堕落,就是回来。

存款保险制度昨日终于掀开面纱。好处是显而易见的,防控金融系统风险,鼓励金融市场竞争,保护中小银行。同时,对储户存款的担保,从隐性变成显性,从国家行为变成市场行为,对纳税人也是好事。

坏处呢?储户要承担一些利息损失。虽然投保的是银行,但是羊毛出在羊身上,银行会以降低利率的方式,悄悄地将这个成本转嫁给储户。当然,这个转嫁是要看整个市场的博弈结果,中国特色的市场中黑天鹅太多。

除此之外,就是改革的风险。存款保险制度是利率市场化的重要一跳,这个过程是充满风险的。改革总是伴随着“娜拉风险”,不是堕落,就是回去。比如,全面完整的改革遏制腐败,半吊子改革却制造更多更大的腐败。存款保险制度也应避免成为单兵和孤军,它离不开改革大环境对其的支持,离不开多种宏观治理下的平衡,否则很容易堕落或回去。

首先,设计不当的存款保险制度,极容易引发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中小银行被保护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怂恿中小银行追求高风险高收益。一般而言,大银行趋向稳健,中小银行趋向激进。覆盖99.5%以上存款人、最高50万元的偿付限额,让储户基本无视银行资质和风险,惟存款利率高与低而已;那些偏激进的中小银行自然愿意提供更高存款利率揽储,而持稳健之道的大银行反而被市场嘲笑。冒险者更冒险,激进者更激进,原本是为了防控金融风险的存款保险制度,反而引发了逆向选择和道德风险,加剧金融市场的风险。

其次,投保费率定价不当,容易造成搭便车或马太效应。在经典的“智猪博弈”中,在给定条件下,小猪的最佳策略是不劳而获,大猪的最佳策略是多劳少获。规则造成了搭便车的现象。存款保险制度选择了差别费率,这避免了稳健的大银行补贴激进的中小银行,但如果这个差别费率仍不够精细化,搭便车仍将存在。此外,如果差别费率过猛,投保成本加大了中小银行的资金紧张,使其负轭前行,经营更加恶化,这时马太效应就要登场了。

最后,成败在央行之外。存款保险制度是利率市场化的一大步,但利率市场化的功成仍非易事。在刚性兑付和隐性担保之下,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对利率毫无弹性,央行也就建立不起来利率走廊。若如此,利率市场化终难实现最后的“惊险一跳”。法治不足、契约孱弱和权力寻租,都有可能使得存款保险制度走到金融稳定的反面。所以存款保险制度这支箭,一旦开弓就无法回头,其他改革需要跟上,而不是原地不动拆台。市场欢迎娜拉出走,更欢迎走得胸有成竹。

来源:北京商报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