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0:15 AM

欧洲新冷战未完待续
欧洲新冷战未完待续

 编前语:一战百年,硝烟以另一种形式重新在世界弥漫:俄罗斯与西方在欧洲冷战、极端势力卷土重来引发中东热战、中美日竞合驱动亚太“暗战”、主要经济体竞相放水打压本币引发全球货币战......2014,虽然不复马克沁和铁丝网的硝烟,但折冲樽俎之间,国家间的角力“战”意四伏。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乌克兰危机及其所引发的俄罗斯与西方的对峙都是塑造2014年以及未来若干年历史走向的关键事件。在地缘战略家看来,军事政治大国俄西关系的对峙给本就脆弱的全球战略格局增添了火药味;在政治经济学家看来,经济制裁战导致双方加速与其各自盟友抱团捆绑。尽管俄罗斯的相对实力和意识形态吸引力要大打折扣,但这不能不令人想起方才结束仅仅20余年的冷战,而这构成了这场国际冲突的历史底色,称之为新冷战并不为过。

 通往新冷战之路

经常见诸报端的是这样一个判断,乌危机导致俄西关系进入冷战之后最紧张时期。这句话当然没有错,但新冷战其来有自。

冷战结束初期无疑是俄西关系的“蜜月期”。初生的俄罗斯迫切需要西方的资金援助、意见指导以及外交站台,而西方则以老师的身份对前者的政治经济议程进行“指教”,福山感慨“历史走到终结了”。但作为深怀历史抱负的民族,俄罗斯不会甘于在西方的翅膀下寻求温暖。西方可能也对此了解,在“北极熊”瘦弱之时,欧盟和北约扩张到了昔日帝俄领土。

克格勃出身的普京接过政权后,对西方的态度开始发生转变。到2008年,普京通过打击寡头已经积累了足够的政治支持,通过石油出口收获了足够的财富储备,而西方看上去还没有停止东扩,于是火山爆发。这次是在高加索山下的格鲁吉亚,俄西以合作为主流的关系被8月8日的战争颠覆了。

当普京在2012年重回总统之位,美国的奥巴马总统遇到了真正的克星。2013年和今年,普京连续成为福布斯榜单上“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此前美国总统垄断了这一称呼。

乌危机某种程度上是格鲁吉亚事件的再现。虽然普京没有派出军队,但战争之残酷、时间之长、影响范围之大都超乎俄格战争。从更长的历史维度看,乌危机引爆了东欧持续20多年的地缘政治矛盾。

经济,导火索还是联络线

危机既然爆发,就有着它本身的运行节奏。如同一百年前的一战一样,双方都希望全面胜利,生怕让步会被视为示弱。

亚努科维奇被驱逐下台后,基辅的示威者选出了政治代理人,很快在“顿巴斯”地区发动“反恐”。然而,除了每天更新的阵亡人数之外,战略家已经将视线从这个一隅之地转移了,马航客机被击落也不过是火上浇油,因为乌危机此时演化为俄西对抗。用什么对抗?用经济。

经济学家曾经相信经济联系可以消弭战争,然而当冲突到来,经济成为AK47的有效替代品。西方的强项是资本,从制裁个人开始,其后限制俄关键经济部门的融资。

经济制裁很快显现出杀伤力。今年以来,俄罗斯资本外逃近1000亿美元,卢布贬值超过20%,进一步推高进口产品价格。某种程度上,资本外逃、货币贬值和通胀走高已经形成了恶性循环。

为打压通胀并遏止资本外流,俄央行今年内连续四次加息,基准利率从5.5%一路调升至9.5%。另外,即便俄央行已经宣布任由卢布汇率自由浮动,但仍多次干预汇市。

俄央行解释称,干预目的是应对由于油价下跌引起的经济动荡。

能源,俄罗斯的王牌和软肋

事实上,俄罗斯手上的王牌和软肋都是能源。今年6月,俄方以乌克兰不偿还天然气欠款为由切断了对乌的天然气供应。彼时,基辅军队正大举在东部展开“反恐”行动,而西方制裁也正磨刀霍霍。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李建民当时预测,随着冬季到来,乌克兰和欧洲对俄罗斯天然气需求上升,危机可能迎来转折,因为天然气问题将给双方提供一个解决危机的机会窗口。

果不其然,到了9月,基辅已经开始感受到寒意,俄、乌、欧以及乌东部民间武装签署了明斯克协议,顿巴斯实现停火,天然气问题也获得解决。

然而另一方面,由于不掌握石油定价权,俄罗斯经济备受油价下跌的威胁。今年以来,国际油价已经大跌30%。俄财政部长曾表示,国际市场低油价致使俄损失1000亿美元。石油收入占到俄政府财政收入的一半。

石油输出国组织上月底决定维持石油日产量不变,不少分析将矛头直指沙特和美国联手打压油价,以拖垮俄罗斯。沙特与俄罗斯在叙利亚、伊朗等问题上针锋相对。

不过,如果从全球范围内看这场冲突,被反复渲染的经济制裁战和俄对乌的“断气”都只不过是小插曲罢了。

 新冷战,老规则

普京是位现实主义战略家,他还不必为执政稳固性担心,他正处于十几年以来最受民众支持的时期,即使西方制裁导致的经济困难也没影响到这一点。

普京已经大胆行动:踏足美国“后院”拉美,拜访了卡斯特罗;坚定支持叙利亚阿萨德政府;两次与金砖国家领袖会晤,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一年内甚至会晤了多达五次,并在能源出口方面取得重大突破。

至关重要的是,今年5月底,俄、白、哈签署了《欧亚经济联盟条约》。这个组织效仿欧盟,将极大地增强俄在独联体内的影响力,现已悄然扩展到了亚美尼亚和吉尔吉斯斯坦。普京曾将前苏联解体称为“20世纪最严重的地缘政治灾难”。

而西方的反应则显得分散和软弱。欧盟已经和乌克兰签署了联系国协定,但该国仍处于实际分裂状态;美国前赴基辅访问的已经囊括了副总统、国务卿和国防部长,但在至关重要的明斯克会晤上,竟没有美国代表。

但即使俄罗斯在全球叱咤风云,同样难以全面抗衡庞大的西方阵营;而西方在东欧也绝非进无止境。无论如何,新冷战已经拉开大幕。

基辛格曾说,俄罗斯和西方都没有按照规则行事,其中尤以乌克兰各派为甚,每一方都使形势雪上加霜。这个规则指的是什么,是现实主义政治,是政策要与实力和意志相匹配的古老规则。

秉承规则行事已经见效,明斯克协议即是证明。如果双方领导人在全球范围内遵循规则,那新冷战未必不能和平解决。

来源: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文 李烝/制图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