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木春山 | 2014年12月01日 星期一 10:30 AM

木叔不久前参加了东北亚安全论坛,与来自中美俄蒙日韩的专家们交流。此文是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太平洋论坛主席拉尔夫·考萨的发言,他解释了为何美国呀哦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以下是发言摘录:

我主要谈一谈建立本地区信任的几个议题。我想大家都同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我的主旨点就是政治安全。在本地区而言,是要所有国家正视历史,我知道在东北亚,当大家谈到历史问题我们马上就会把他当做等同于在30年代到1945年之间日本的行动。但是呢?历史并不是在1945年就结束了,事实上在整个20世纪的历史都需要讨论、都需要回顾。我觉得不管是日本的历史、其他国家的历史,我们要有更加现实的点,来看在整个20世纪发生了什么?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简单的谈一谈美国历史。

美国事实上在早在东亚建立西海岸之前,就已经在东亚存在了同亚洲的很多交往。我们当然不是一个文明古国,美国只有几百年的历史,但是美国政府的历史比亚洲大部分政府的历史都要长。有人提到了美国的同盟,认为这是冷战思维,也有人提到了冷战参与,这是一个国家更加准确的称呼,还提到了美国再平衡或者美国的重返亚太是作为中国崛起的一个反映。我并不这样认为。想谈一谈我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美国的盟友关系就是为了美国的平衡战略,事实上是从老布什时候就开始。在1987年冷战结束的时候,一系列美国的文件都谈到了21世纪将是亚太的世纪,美国需要把它的重点转移到亚洲,克林顿总统都没有提到再平衡这个词,都说到未来在亚洲。因此我们要更加多的在亚洲存在。所以我们要理解这一段历史。在那个时候中国并没有被当做是一个威胁,而是一个伙伴,在冷战当中是美国的伙伴,所以21世纪是亚洲的世纪。

事实上在中国崛起很多年之后,我们理解到亚洲,将是在未来具有非常大的重要性。所以美国在这期间,投入了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帮助日本、韩国、中国和其他的亚洲国家实现增长。我们投入了几十亿美元,目的是认为我们的同盟是亚洲未来的基础。我想在这里引用这个建立盟友的重要性,这个引用就是:如果我们不建立盟友关系,仅仅是扩张自己的个体影响的话,将会使得我们国家非常的脆弱。这不是奥巴马总统说的,这是公元前500年,孙子兵法当中提到的,我们要建立盟友,这对于地区稳定是相当重要的,我相信美国可能是从孙子兵法那里学到的。

现在来谈一谈现实的问题。历史不是在1945年结束的,我们需要认识在20世纪后半叶发生的事情,所以我的建议就是日本应该停止狡辩20世纪前半叶的问题,而中国和韩国也应该意识到日本在20世纪后半段所作出的贡献。我们需要更加重视现在。

日本到底有多坏,是不是很坏?还是没那么坏?即使你在这个辩论当中,胜利了,你还是没有得到什么,我们要讨论的是在20世纪后半段,日本有多重要,亚洲的经济奇迹如果没有日本,没有日本作为一个领头羊,亚洲经济发展会实现吗?韩国和中国如果没有日本会像今天这样实现经济繁荣吗?

那么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就是日本原来是一个经济上受到重创的国家,后来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德国也曾经受到重创,在20世纪前半期,也给世界带来了严重的后果,自己也受到的重创。当我们看到有一些国家的崛起,就像日本和德国一样,他们的崛起并没有给邻国带来威胁或者给国际社会带来危害。

我相信这个逻辑和美国的想法是一样的,尼克松总统和中国的正常交往大约是在数十年前,从那个时候中国的崛起和美国日本还有其他国家都成为了伙伴,我相信我们应该推崇这样一个理念,提醒自己在21世纪中国崛起是作为我们的伙伴,而不是对手。

所以我相信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积极的因素,历史当中存在一些积极因素,在20世纪的后半段没有一个国家比日本更富有这种合作的态度。事实上,我们应该更多的注意这一段历史,有人提到了集体自卫权的解禁问题,我理解大家非常担忧,包括在韩国、中国对于这个问题的担忧,但是我们要意识到日本“军队”数量是韩国军队的四分之一,中国军队的十分之一。

他们现在招募士兵存在很大的困难。日本的确民族主义上升,但是我觉得日本有理由感到骄傲,我并不赞同军国主义,我也不认为日本人民会支持这种理念,即使他们想扩张军队的话,他们也没有人力,所以我们也要更好的来理解这个问题。从美国的角度来看,我们支持集体自卫权解禁,我们希望日本能够成为更加积极的伙伴。

美国为何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
美国为何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

有一个传统的故事:如果朝鲜向我的老家夏威夷发射导弹的话,日本宪法规定不能够把这个导弹打下来,而是让他飞跃日本领空飞向美国。这就会对美国安全带来很大威胁,任何一个国家都不喜欢这样。这就是为什么从美国的角度来说,支持日本解禁集体自卫权。

我们认为,集体自卫很重要也能够帮助美国来保卫韩国,如果在朝鲜半岛爆发战争的话,日本宪法的基础就是放弃使用武力来解决争端,这一点没有变,我们任何人没有来推翻这种规定,所以我们并不认为有什么可担忧的。

还有很多争议,比方说慰安妇的问题、领土争议等等,我想很简单的来谈一谈。
首先我认为,要解决领土问题,双方都应该有这个意愿,之前有好几个发言者都提到了国内政治的因素,那么领导人希望有这种曝光度,他们要利用这个争议实现自己的一些想法,是在处理日本和韩国、日本和中国的领土争端的时候,我建议安倍首相可以说如下的话:

我建议他说:我们认识到领土争议的存在,日本放弃在解决争端当中使用武力,我们也希望我们的邻国能够像我们一样保持克制,我们相信北方四岛、独岛属于日本,但是他们现在是在俄罗斯和韩国的控制下,我们应该和平的解决这个问题,不使用武力!我们也意识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钓鱼岛是中国的领土,我们敦促北京和我们一样尊重事实,现在他们是毫无争议的在日本的管辖下,我们放弃武力来解决这个问题......

最后我想简单的来谈一谈与慰安妇的问题,我认为安倍首相应该承认,这个问题非常的不公平,非常的可怕。他之前也提到过,日本没有法律的责任,因为他已经和韩国和其他的国家在之前的协议当中已经解决这个问题,但是还有道义上的责任。日本政府应该建立一个基金,韩国也应该承认这是一个友好的姿态相向而行,我们所需要的是双方能够达成一个双赢而不是双输的局面。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548124.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