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2月02日 星期二 07:29 AM

琴声悠悠终抵不过曲终人散,画卷篇篇,终不过晓风残月岸梦醒花落人已离。 梦中大漠,落日依偎,却只是人面不再。留下殇泪,伴我血液,与君常在,所谓相思,情何以堪。----记秦湘

前世的花开,今生的纠缠,只为那一世那一年,那一瞥惊鸿,一见情牵,我醉在了你的柔波里,一梦成痴,一醉千年。 你背负的太多, 而你我只是命运掌中两片翻飞的树叶,凝眸擦肩,默然垂首,聆听风在远方轻轻的呼唤。------记李佶

秦湘终究是爱着他吧,看到李佶尸体的时候,是她黯然神伤。

秦湘
秦湘

她着实很少落泪,如她这样一个工于心计城府深深的女子,定然早已学会了缄默不语漠然处之,如她这样一个冰雪聪明兰心蕙质的女子,定然懂得在这深深后宫之中,把情绪天马行空的涂写在脸上着实最为愚蠢。

这样一个女子,沉郁内敛,不擅——其实是不轻率去言语述说,她躲在是非之外冷眼观望,凝眉出神,风起云涌她不动声色静观其变,该去争夺的时候却也不示弱,她的悲伤是淡然而安静的,她低调行事,不激烈,不极端,她仿若那一场场不眠不休落着的雪,清冷,寂寞。

这样一场激烈却不曾燃起硝烟的战争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如她这样小心谨慎之中不失落落大方的女子,如她这样可以机关算尽却不事张扬,这样的女子,大抵是不讨巧的角色。从始至终,她始终是一个复杂而幽深的角色,而不是人们念想中的完美皇妃——一个身世迷离扑朔却凄凉重重的寂寞女子进了人心悱恻的后宫,她的眼睛中始终隐匿着深深的怀疑,她是个太过冷漠的人。

李佶
李佶

所有的观众都在质疑,李佶始终不过是一个她在皇权中的棋子,进退不得。因为爱恋成痴,这位将军的转变和付出都令人咋舌。不管是与无忌的兵戎对立,还是心机深沉的保护李氏,这位当面的建安公子都已经没有了昔日的风采。

皇宫的刀光剑影,让这个将军,为了爱人,奋不顾身,可是始终不过是他人手中的匕首,连生命的消逝,都不过是因为要借刀杀人。他的爱,纯粹。他的梦,单纯。

为了秦湘,他可以做任何的事情,也正因为如此,秦湘对他的付出,却不见。

秦湘从来没有明确的表示过自己对于李佶的爱恋。她的感情,朦胧暧昧。相较于李佶的直接和炽烈,她的爱如冰,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也好,为了明则保身也罢,总之在常人的眼中,她亏欠了李佶太多太多。

然而,当她惊得李佶的死讯的时候,那样的震惊与悲恸,他人以为她在假扮演戏,风言风语,冷嘲热讽,她却也不多言语去解释一句,全然沉浸在生死别离的叹惋与内疚之中,几乎是刹那之中落下泪来,是刹那之中。不是泪落千行,亦非泪流满面,也无哭天喊地,却直达心底。她望着莘月,说自己是一朵脆弱的话。还未遇到花期,却要凋零了。

心思缜密如她,自然知道不能因为一个男子,一个将军如此失态,可是一袭白衣的她,仿佛没有了生存的技能,一再推拒了皇帝的召见,一遍一遍的弹奏着那个人最爱的曲子。

如果自己当初可以选择退下,如果自己真的能够放下仇恨,把酒当歌,鸳鸯比翼,是不是更好?可是她已经来不及追问。她看着它贴身的衣服,望着那个字,终于哭了出来,终于倾泄出来。此生,秦湘不能陪你,但愿我们血肉相融。
这一场勾心斗角的战争她终究是累了,她的神情淡漠依忧郁,只因她始终念着与那个人初次相见,高山流水遇知音。

冰冷的皇宫,仿若一个冗长得没有尽头的冷冬,清寒,凄冷。没有了李佶的相伴,注定她要茕茕孑立,孤独一生。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