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2月02日 星期二 09:20 AM

 

2008年的金融海啸掀翻了全球经济,彼时不少经济学家都将这场危机归罪于美国经济失衡。时隔六年,种种迹象表明,如今美国已经领跑全球经济复苏。然而英国《金融时报》近日评论却称,美国、欧元区、日本和英国这些主要高收入经济体患上了“慢性需求不足综合征”。在极度激进的货币政策、巨额财政赤字或者两者兼有的刺激之下,美国经济的复苏势头并不足称道,更何况尚未恢复至危机前水平的欧元区。一系列“解热镇痛”的刺激政策也并非济世灵药,而只是一片阿司匹林。

慢性需求不足综合征

前不久,美国财长杰克·卢前往澳大利亚参加了G20峰会。在途经西雅图发表的一场演说中,他对美国的内需增长充满自信,“在美国,2012年一季度内需已超过危机前的水平,目前大约比危机前高了6%。日本和英国的内需都比危机前高约2%,”他补充道,“但是欧元区需求尚未恢复至危机前水平,仍比那时低4%以上。”

显然,全球经济复苏态势并不平衡。不置可否,高收入经济体或多或少都患上了“慢性需求不足综合征”。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贸易经济系副教授李桂芳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由于发达国家的工业化进程较早,需求已相对成熟,相比于新兴经济体而言并不旺盛,很难通过收入增长等手段短时间内刺激需求大幅增长,因而也就表现出所谓的'慢性需求不足'。”

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研究院院长桑百川分析称,得益于新能源的开发以及智能化技术革命使得美国病情较轻;而日本在财政收入的压力下上调消费税、欧元区失业率居高不下也就让其病情更重一些。

2008年全球经济亮起红灯,大大挫伤了人们对于未来的信心。尽管在此之后各经济体都铆足劲儿制定复苏路线,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等均实施了史上最积极的货币政策,将利率控制在零附近徘徊。

但在李桂芳看来,由于拉动经济复苏亦要靠需求,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全球经济走出后危机时代的过程“不会太短”,高收入经济体或将长期面临需求疲弱的问题。

经济结构调整迟滞

分析人士认为,实际上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各主要经济体的需求在某种程度上是不可持续的。金融危机前全球主要经济体的需求主要依赖于私人和公共债务的积累,快速增长的负债消费和信贷所产生的虚假繁荣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瞬间化为泡影,这直接导致了需求的急剧下滑。

目前各主要经济体对信贷都抱着谨慎态度,尤其是日本和欧元区已经难以找到像危机前那么高的由信贷驱动的需求了,因此其经济复苏之艰难也可想象。

桑百川认为,当金融危机演变为西方的经济危机之后,西方国家主要面临着经济结构的调整。“目前看来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长期酝酿并没有带来大规模的产业化,经济调整速度较慢,看不到投资、消费的有效增长,也就无法带动就业,这都扼制了需求的增长。”

兰格经济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陈克新也表示,欧美国家普遍需求不足的问题确实存在。

以美国为例,个人消费支出占美国GDP比重接近70%。而当全球经济尚且无法走出后危机时期的阴影,个人消费明显受到阻碍,需求匮乏也就可想而知。此外,也有分析指出,收入分配变化、人口老龄化等也加剧了“慢性需求不足”的症状。

缓解症状的阿司匹林

沉疴需猛药,乱世用重典。面对如今全球经济“昏迷不醒”的状况,常规政策已无法救其于水火之中,因此各主要经济体纷纷出台非常规政策以期实现经济复苏。然而极度激进的货币政策虽然让实际利率远低于零,但巨额的财政赤字才会让债务面临不堪重负的风险。

如此看来,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刺激真的能够标本兼治吗?桑百川表示,扩张性的经济刺激政策就像一片阿司匹林,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需求低迷的现状。但他进一步解释,“倘若想要经济恢复本来的活力,应着眼于技术革命,带动相关的产业、企业变革,挖掘新的投资热点。”

陈克新也认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相当于润滑剂,增加了流动性,但经济引擎不能只靠政策刺激。现阶段要想解决根本性问题,需要大力增加基础设施建设,同时增加就业、提高收入,拉动全球经济需求。

罕见的疾病的确需要特殊的治疗方案,如果不想刚走出危机就又走向下一场危机,各经济体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杨溪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