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2月04日 星期四 09:45 AM

新常态下,PPP(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是必须要懂的新词汇。继5月财政部成立PPP领导小组后,PPP机构筹建又有了新进展。北京商报记者昨日从财政部获悉,近日,财政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中心正式获批,主要承担PPP工作的政策研究、咨询培训、信息统计和国际交流等职责。

业内认为,PPP中心帮助各地培训、了解PPP方面将起到积极作用,由于PPP项目涉及众多法律关系和主管单位,未来推广还需要跨部门机构协调。

 事业单位编制

据北京商报记者了解,新成立的财政部PPP中心挂牌在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财政部官网显示,清洁基金并不是财政部内部的司局级单位,而是部署单位,属于事业单位性质。作为按照社会性基金模式管理的政策性基金,清洁基金与PPP的紧密联系与生俱来。

今年3月,清洁基金管理中心主任陈欢就曾表示:“过去三年来,清洁基金通过广泛合作,探索出一条通过发展PPP模式动员社会资金参与和支持低碳发展的道路。下一步,基金管理中心要落实好财政部领导的指示精神,更好地服务财政改革发展大局。”

PPP业内专家、济邦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燎指出,清洁基金原来是做CDM(清洁发展机制),京都议定书没有续签,国际碳汇交易市场可能处于不确定的状态,清洁基金有职能转换的需要,这可能是财政部把PPP管理机构放到那的原因。

“从目前成立的PPP中心来看,明显是一个财政部的下属机构,主要负责PPP政策研究、培训、操作等一些指导、普及范畴内的职能,并不具备跨部门的协调作用。”兰格经济研究中心首席分析师陈克新说。

 政府力推PPP模式

PPP中心获批仅仅是近两个月来政府密集推广PPP模式的举措之一。从国庆前夕,财政部《关于推广运用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模式有关问题的通知》开始预热,到10月,APEC财长会议又讨论如何通过PPP模式等融资方式吸引长期融资、撬动民间资本。直至11月16日,国务院印发《关于创新重点领域投融资机制鼓励社会投资的指导意见》,明确创新投资运营机制,扩大社会资本投资途径,要求健全PPP模式的机制。

事实上,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在公路、水务和城市轨道交通建设中采用PPP模式。北京地铁4号线被视为PPP模式成功的范例,然而也有过不少失败的尝试,甚至扭曲变形导致风险。在目前财政紧张的背景下,PPP被视为化解地方债务风险、为新一轮城镇化筹资的重要手段。

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院长王雍君表示,目前中央大力推崇PPP模式,既有化解地方债风险的考虑,也有解决基础设施建设融资的需求。

现在很多地方进入还债高峰期,政府面临很大的偿还债务压力,通过PPP模式可以减轻一些地方还债压力;目前经济增速放缓、房地产市场降温,政府税收锐减,在地方债纳入预算管理后,PPP模式是不错的融资选择。

推广仍需跨部门协调。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介绍,目前他们已做了400多个PPP项目,而涉及的地方政府部门很多,“仅以污水处理项目为例,有的地方设在环保局,有的在水务局,有的在建设局,垃圾处理也是分布在不同的局,没有统一的管理部门”。

王雍君指出,未来PPP模式在我国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成立一个跨部门协调管理机构非常必要,这样可以把管理集中起来,提高PPP执行效率,也可以结束目前的多头并管现象。

据了解,目前,英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都专门设立了PPP管理机构,负责推动PPP模式发展,履行研究设计、项目储备、融资支持、招投标管理、争议协调、监管等职责。

在“特许经营法”起草小组成员、清华大学建设管理系教授王守清看来,跨部门的PPP机构必须明确牵头负责部门,比如,由国家发改委或财政部牵头,成立跨部委的中央级和省级PPP机构,统一负责政策指导、总体规划和综合平衡,对政府财政风险进行监管和审批,并与央行、银监会保持密切沟通。

北京商报记者 王晔君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