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2月04日 星期四 10:01 AM

QE落幕 货币战争开打
QE落幕 货币战争开打

编前语:一战百年,硝烟以另一种形式重新在世界弥漫:俄罗斯与西方在欧洲冷战、极端势力卷土重来引发中东热战、中美日竞合驱动亚太“暗战”、主要经济体竞相放水打压本币引发全球货币战......2014,虽然不复马克沁和铁丝网的硝烟,但折冲樽俎之间,国家间的角力“战”意四伏。

全球经济版图正在发生微妙变化:六年前,美国房地产市场的崩溃引爆了波及世界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六年后,金融危机的肇始之地美国在经济复苏道路上已经领先全球,而当初被美国拖下水的欧元区和日本在复苏轨迹上远远不能和前者比肩,曾经风景一边独好的金砖经济体备受增长下滑的困扰。起伏不平、形势不一的全球经济版图导致分道扬镳的货币政策,其中由欧日打头,主要经济体已经展开以竞争性贬值的货币战争。

 欧日持续放水

美联储是全球货币政策当然的风向标,随着其货币政策的收紧,其他央行一般会选择跟风而动,提高利率以防止资金外逃。然而2014年发生的一切让这显得异常苍白。伴随着美联储稳步退出量化宽松计划以及为明年提高利率而主动释放“蛛丝马迹”,全球前四大经济体中除了美国之外都在加码宽松政策,后QE时代全球市场迎来流动性狂欢。

在欧元区,经济增长停滞和通胀低迷已经困扰货币政策制定者和政治家们很久了。今年1-3季度,欧元区GDP增长分别为1%、0.8%、0.8%,相比去年有很大提升,但仍然说不上是成就;通胀率从年初的0.8%一路跌跌撞撞下降到11月的0.3%,甚至不如去年。失业率高居在11.5%,相比一年前仅下滑了0.4个百分点。

今年6月和9月,欧洲央行两次下调利率,宣告欧元区进入负利率时代;此外,对资产支持证券(ABS)的购买也已经开始。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11月17日表示,将继续在职责范围内不惜一切代价地采取行动,非常规措施可能会包括购买主权债券(即QE政策)。

如果说欧元区是全球经济复苏版图中的洼地,那日本被称为塌方则毫不为过。这个实施QE最为大胆的国家在今年一季度实现了6.1%的惊人增长(美国一季度GDP还同比萎缩了2.1%),但在二三季度连续负增长(分别为-7.3%和-1.6%),进入衰退区间。

10月31日,日本央行宣布将年度量宽规模从60万亿-70万亿日元提升到80万亿日元,彼时宣布退出QE的美联储10月FOMC会议刚刚结束。

如此大起大落原因在哪儿?答案是消费税。4月的增税行动导致占GDP主要份额的消费在一季度被透支。

中国降准降息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全球经济不佳与大宗商品市场的萧条相伴而生,铁矿石市场和原油市场处于五年以来最低迷的时刻;此前在金融危机爆发后的数年,大宗商品市场很快恢复生机,并在2012年走向巅峰。这折射出新兴经济体告别了当初风景一边独好的“美好时代”,其增长下滑、需求低迷拖累了对大宗商品的需求。

中国正是其中一员。在经济结构调整为优先目标的背景下,增长压力显现,前三季度分别增长7.4%、7.5%、7.3%,后者创六年新低。10月通胀率与9月持平,仅为1.6%,处于五年来低位。

中国央行11月21日决定将一年期贷款利率下调0.4个百分点至5.6%,一年期存款利率下调0.25个百分点至2.75%。此前在6月中旬,中国央行曾小幅定向降准,范围是三农和小微企业贷款。

首都经贸大学金融学院院长谢太峰对北京商报记者指出,“目前中国处于一个矛盾境地,货币严重超发,M2达到约120万亿元人民币,已经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然而与货币超发伴随,经济增长下行、物价低迷以及融资难同时并存,令中国货币政策制定者处于两难境地。中国日前降息的决定反映了决策者的一个考虑,即将解决增长、物价以及融资难这些问题作为了主要任务”。

可以看到,无论是欧元区、日本还是中国,通胀水平下行与增长低迷都同时发生。据经合组织(OECD)本月2日发布的数据显示,10月G20通胀率仅为2.5%,OECD成员通胀率为1.7%。在增长压力较大的情况下,通胀低迷为货币政策制定者实施更宽松的融资政策既提供了必要性,也提供了政策空间。

 货币战风头正盛

在主要经济体先后加码宽松政策后,新一轮的货币竞争性贬值,亦即货币战争似乎开始了。日元和欧元似乎陷入了竞相贬值的局面,过去半年两者兑美元汇率分别下跌了10%,但相对于人民币的贬值幅度甚至更大,二者都贬值了12%。据摩根大通测算,按贸易加权计算,去年初以来人民币已升值逾15%。欧元区、日本分别是中国第一大、第三大贸易伙伴。

上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的大萧条期间,各国货币竞相贬值曾导致贸易量大幅缩水。经济学家卢比尼日前撰文指出,日本扩大量宽规模等于打响新一场货币战争,必然会引起亚洲乃至全世界的相应政策反弹。

在11月中旬的G20峰会上,韩国总统朴槿惠称,最近主要发达国家通货价值的倾倒现象会成为部分新兴国家的经济负担,对日元贬值进行了不点名批评。日韩经济结构尤其是出口产品类似,在电子、汽车和钢铁等多领域存在竞争。

出口环境恶化也被认为中国降息的一个背景。在11月21日降息后,中国央行的陈雨露曾表示:“未来是否再次降息要考虑到日本和美国的货币政策。”

“任何一国采取利于本国的经济政策无可非议,但在全球化背景下,当汇率成为国内经济政策工具,势必产生以邻为壑的影响。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加大宽松、打压本币的策略对中国是不利的,而这同时也在考问着中国的汇率制度:在以盯住美元为特征的浮动汇率制度下,人民币势必跟随美元升值而不得不升值”,谢太峰说。

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文 李烝/制图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