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2014年12月10日 星期三 10:42 AM

100多年前,顾拜旦视奥林匹克运动为不沾臭、具有道德标杆的一项文明活动,但当这位出身于贵族家庭、拥有男爵头衔的人很快为奥运倾家荡产的时候,他可能已经意识到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奥运的商业化不仅是可能的,也是必需的,这一点早已被数代人之后的奥委会领导人所熟稔于心。作为奥运商业化的主要推动者、原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的忠实信徒,巴赫沿着这条道路继续前行。他将开设一个属于奥委会的电视频道,全球各个角落都能看到,而且24小时从不间断,名字叫奥运频道。

 奥运频道横空出世

当古老的奥林匹克运动步入现代社会,是否商业化、多大程度上的商业化就成了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不过,当代的奥委会领导人已经不再是像顾拜旦那一代出身于贵族、深受古典教育、对古典文化有着情感寄托的人。对于是否商业化,他们给出的答案是全票通过。

本月8日,国际奥委会通过了开设奥运频道的提议,这个频道预计明年在全球推出,24小时不间断播出,由奥林匹克广播服务公司(OBS)运营。

据法新社8日报道,巴赫对此评论道:“对国际奥委会和奥林匹克运动来说,这绝对是历史性的一步!”

按照计划,奥运频道的基地将设在瑞士和西班牙,首先通过互联网播出,然后进入到主流广电系统,播放内容包含新闻、专题节目以及重大赛事等等。

奥委会官网公布的《奥林匹克2020议程》改革方案中写道:“奥林匹克频道将拥有四大使命:成为奥林匹克运动的家园;沟通和联结观众和网民;宣传奥林匹克精神;通过体育来教育人们。

值得注意的是,这项包含数十条提议的文件虽然在讨论过程中引发激烈争执,但最终举手表决的结果却是全票通过,无一反对、无一弃权。

《奥林匹克2020议程》中其他重大改革举措还包括,将奥运会的举办程序由举办国“申办”改为奥委会“邀请”;控制运动员人数;允许多国合办等。

加强奥委会话语权

11月中旬,奥委会主席巴赫公布了《2020年奥运议程》。这份议程包含了40条提议,其中一条便是开设奥运频道。

自去年9月当选主席以来,这位曾是击剑奥运冠军、律师的德国人致力于推动奥委会的改革进程,兑现他竞选时的诺言。“拥有自己的频道给奥委会提供了宣传其理念的平台,也有利于从源头上规范和引导市场化的健康发展”,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说。

对于奥委会开设奥运频道的原因,陈少峰认为,对奥运频道来说,迅速发展的数字技术和互联网技术为它的开设提供了可能;而奥委会通过打造这样一家自己享有话语权的电视频道发出自己的独立声音,能更好地把控媒体舆论。

在赛事报道上,电视仍具有无可比拟的优势和影响力,奥运频道的开设被打上奥委会试图以全媒体平台吸引受众的一个方式。“与其说这是一个单一的奥运频道,倒不如说这是一个不间断的全球数字化平台,给全世界的体育爱好者提供了参与奥林匹克的机会”,OBS执行官埃克赛·霍斯说。

 转播权市场是否有变

“奥委会开设一家自己的电视频道意味着奥林匹克运动的商业化进程更进一步,体育精神已经不可避免地卷入到商业化浪潮中了,这家电视频道也将成为奥委会一个新的巨大财源”,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肖永亮说。

肖永亮进一步指出,奥运频道的开设势必给奥运会转播权市场格局带来巨大变化。以前一家电视台在买断转播权之后再分配给其他电视台,现在第一手的播放权在自己手里,奥委会得以直接面对各个想要购买各不同类型赛事的电视台,其盈利空间将非常大。

但陈少峰认为,奥运频道不会对转播权市场有太大影响。“奥运频道开设后最多播放一些赛事花絮、新闻,难以实现全程直播或转播,这也是不现实的,不然其他电视台将受到直接排斥。此外,中国中央电视台等不少媒体已经和奥委会签署了未来多年的转播协议,奥委会不可能不顾及到这一点,考虑到他们的利益”,陈少峰说。

“重播权可能还在奥委会手里,这个电视频道可以对奥委会多年积累的赛事数据库进行二次、三次开发”,陈少峰说。

国际奥委会上周宣布,中国中央电视台获得2018-2024年四届奥运会的转播权,具体包括免费电视、收费频道、互联网与移动终端的全语言、全媒体等内容。

来源:北京商报记者 韩哲 赵毅波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