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章文 | 2014年12月14日 星期日 20:21 PM

周永康何以“带病”登上最高峰?
周永康何以“带病”登上最高峰?

刑一恶而万民悦。《人民日报》如此评论周永康的被查处。但是很多网民则追问:这“一恶”是怎么一步步登上权力中中枢的?是谁一路庇护并提拔了这“一恶”? 红二代、少将罗援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大发感慨:这些硕鼠蛀虫居然爬到了中央高层,这是多么触目惊心啊!

中共中央关于周永康的通告中列举的6宗“罪”(须经法庭审判后才能定罪),条条都够重判。但显然,这些“罪”不是周永康当上政治局常委后才犯下的,其中应有不少是他任中石油总经理、国土部部长、四川书记以及公安部长期间结党营私的产物。

依常理,大树是从小树苗成长起来的,大贪官也是从小贪官一步一步成长起来的,不可能一夜之间膨胀而成。我们惯常看到的案例也是如此:被查处的贪官们基本都是“带病提拔”上来的,一路贪钱一路升职。谷俊山的例子很典型,他当小官时小贪,随着官职的提升贪得钱也越多,当上总后勤部副部长后,连大金船也敢收。

令人费解的是,那些个名目繁多的廉政规定对这些贪官似乎毫无作用。台上高调“反腐”、台下大肆捞钱的现象在中国官场司空见怪了。每当他们落马入狱后,边流泪边写忏悔书时总是不忘将贪钱的原因归结于“放松了对自己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造”。这已经成为贪官忏悔书的一种经典范式。

贪官们从来不提的是,为什么捞钱时那么容易得手。不说的原因,大概有两个:第一,他们不想暴露党和政府的隐私,令党和政府难堪。因此虽然他们知道那些个廉政规定都是纸老虎,也不去当众戳破它;第二,他们不想出卖提拔自己的领导,这些领导收了他们的买官钱,昔日充当过他们的保护伞,现在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会愿意在适当的时候把他们“捞出来”。

仍以谷俊山为例。据报道,查处他的过程异常艰难,好几次差点夭折。原因无他,即是他的“恩人”徐才厚在力阻调查。徐才厚多次收受谷俊山的巨额贿赂,当然不愿意拔出萝卜带出泥。

正是这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使得贪官和他们的“恩人”构成了“腐败共同体”。在强悍的“腐败共同体”面前,软弱的“廉政规定”不堪一击。此次倘若不是习近平反腐决心异常坚定,谷俊山和徐才厚不会落马。

具体到周永康的案子上,更具警示意义。他可不是陈希同陈良宇,止步于政治局,而是一路带病当上了政治局常委,进入了党国权力中枢,党国重器操于其手!

小官犯错影响有限,国家领导人犯错影响巨大。因此我们看到此次中央通告中说周永康“极大损害党的形象,给党和人民事业造成重大损失,影响极其恶劣”。

既然给党国事业造成了如此重大损失,周永康领受重罚是必须的。但是提拔他的那些人,他们将这么一个“大坏蛋”推到党和国家领导人高位上,总得负点连带责任吧,否则怎么说的过去!

既然周永康之恶重于谷俊山,中央更应该排除万难一查到底,拔出周永康背后的“泥”。谷俊山背后是徐才厚,周永康背后是谁呢?

如果周案最后也停留在周个人的忏悔书上,仅仅是“放松了对自己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改造”,那么观戏日久的民众一定会失望的。

周永康一案再次证明一个事实:最大的腐败是用人腐败,最大的腐败在最高层。道理很简单:权力支配资源的体制下,谁拥有更高的权力,谁就可以支配更多的资源,也就能进行更大的权钱、权色交易。

最后顺便说点题外话:卖国贼也是出在最高层。此次中央通告中说周永康“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以后若再有二百五骂我“汉奸”,我就拿周永康的例子去批驳他们!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615182.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