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碧翰烽 | 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09:52 AM

梳理2014年的中国大陆时局新闻,地处西南边陲的云南官场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作为今年反腐重灾区,云南官场4名副部级以上官员身败名裂。3月9日,时任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被“双规”。7月12日,原云南省人大常务副主任孔垂柱因艾滋病跳楼自杀。4天后,中纪委通报,云南省委原常委、昆明市委原书记张田欣被立案审查。

8月29日下午,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消息,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白恩培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从2001年至2011年,白恩培任云南省委书记。(凤凰网2014年12月14日)

与四川官场因外力导致的奔溃不同,云南官场内部各山头之间的权力斗争构成了云南反腐的底色。权力、矿产、情妇、谣言和丑闻相互裹挟着进入公众视野。

在民盟党员、原云南政协副主席杨维骏看来,云南官场问题了犹未了,“白恩培不是终点。”在此前的许多年里,这位云南反腐名士向中纪委先后举报了云南省两位在职省委书记,包括已经落马的白恩培。

10月14日,秦光荣卸任省委书记职务,原省长李纪恒接任。全国总工会党组书记陈豪“空降”云南,任云南省长。

引人关注的是,云南各个山头的形成,以及浑浊的斗争,令人担忧之余,更觉可怕与哀叹。在社会进步发展到今天,如此之封建官斗,居然仍是如此激烈与诡异。

白恩培,当然是一个大的政治山头,其形成与衰落,有许多令人深思的地方。从其经营的手腕来看,如何形成自己的政治山头,大抵有如下之手法:一是借整顿吏治之名。在当地官场观察者看来,作为打击“曲境帮”的标志就是2003年原曲靖卷烟厂厂长、原云南省烟草公司副经理魏剑(副厅级)涉嫌受贿案,主要在于受贿几十万获重判15年。“大老板对阵,往往拿对方小弟开刀。”此后双方纠缠十余年,白恩培离开云南后都未终结,直至其垮台。

二是信息爆料。各个政治山头在释放政敌负面消息时,各有各的渠道。多名云南官场受访者认为,白恩培的最终垮台与“曲靖帮”持续不断的“挖墙角”有关。除了自己被人频频爆出负面消息外,其自身又何尝不是如此对待政敌。

三是栽赃陷害。这里面值得关注的就是白恩培与继任者秦光荣的关系。云南官场传闻,白妻张慧清被捕后供述,曾带3000万元前往香港,“专门去抖秦光荣的黑材料。”该说尚未经权威部门证实。一位云南省厅级官员对凤凰网说:“云南省内始终有一股势力在栽赃秦书记。”

这样的说法是否属实,恐怕很难查证。但其中所揭开的官场内斗之残酷,却是不寒而栗。

显然,官场山头是基于利益而非志趣结成的同盟,其中的手腕当然没有规则,盛行着投机主义与厚黑学,权术斗争甚嚣尘上。云南省一名退休厅级官员告诉凤凰网,云南官场如同一张网,各个政治山头之前的关系从来就不是单线条的。“公开场合的握手言欢往往暗流涌动,当前的盟友在下一刻未必不是对手。”

这样的一种官场斗争现实,以及山头林立,显然已经与当前的民主法治时代格格不入,并且显得相当刺眼。

这样的一种现状是如何炼成的,至少有几个方面值得认真思考:一是关于权力的运行机制问题。如何建立起规范化、制度化、阳光化的制约、监督明规则,而不是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的潜规则。这种山头的形成,实质上是权力的分配大战与剿杀。二是关于民主法治建设的滞后。正是因为民主、法治建设的明显滞后,导致了一些封建、专制思想的侵入,严重侵害着正常的官场生态。三是关于群众、社会和舆论监督体系滞后。无论是信息爆料,还是栽赃陷害,都反映了正常的社会监督渠道弱化的现实,一个正常的社会监督体系,必然能够自主、独立地加以判断和分析,从而形成理性的监督约束,不致于各种以抹黑为基本出发点的明争暗斗,而成为一种阳光的、透明的竞争与监督。

未来的时间里,全面深化改革、全面推行法治已经成为主旋律,这种封建遗留下来的山头糟粕,必然要被彻底地荡涤与扫除。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644121.html?touping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