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字大小:
  • A A A

章文 | 2014年12月15日 星期一 09:57 AM

看到周永康人民日报斥为“叛徒”、徐才厚被解放军报贬为“国妖”,我和我身边的小伙伴们无一不感到突兀,不是因为同情这两位被打翻在地的“大老虎”,而是因为很多年都不见这种用词了,仿佛革命时代重来。

46年前(1968年10月18日),中共中央一致通过并批准中央专案组《关于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罪行的审查报告》。报告说,“大量的物证,人证,旁证,充份证实党内头号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刘少奇,是一个埋葬在党内的叛徒,内奸,工贼,是罪恶累累的帝国主义,现代修正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走狗”。

41年前(1973年8月20日),中共中央一致通过并批准中央专案组《关于林彪反党集团反革命罪行的审查报告》。报告说,“这些材料提供了林彪反党集团密谋发动反革命政变,妄图谋害伟大领袖毛主席,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复辟资本主义的确凿证据。它足以证明,林彪是长期隐藏在党内的资产阶级野心家、阴谋家、反革命两面派,林彪反党集团是一个叛党叛国的反革命阴谋集团”。

随着时间的推移,今天的人们大致了解了上述两起事件的本来面目:刘少奇和林彪不是死于他们的“叛党叛国”,而是因为对毛泽东的“不忠”,这是他们作为接班人而被废黜最后死于非命的主要原因。

所谓的“叛徒、内奸和工贼”,所谓的“叛党叛国的反革命阴谋集团”,都是为了搞垮搞臭刘少奇和林彪而强加其身的罪名。当时的人民群众因为对毛的“愚忠”,因为信息的闭塞,大多是相信这种说法的。后来逐渐了解原委后,还有几人相信这套鬼话?时代的荒唐罢了!

今天再延用这套把戏,实在是很不高明的做法。人们固然反感周永康、徐才厚,也同样不会喜欢“叛徒”、“国妖”这样的革命时代用语。这不仅令人联想起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更容易让人对比朝鲜的权斗,金正恩的姑父张成泽被处决前就被朝鲜官方媒体斥为“千古逆贼”。

且不说从那个年代走过的人从内心反感这套把戏,成长于互联网时代的1990、2000后,他们的语言体系更容不下这样的古董。

既然中共已经宣布要“依法治国”,那么在周永康和徐才厚等人身上,就依法治他们的罪吧,何必多此一举地启用陈腐的政治批判口号而令人反感呢?!

当然,我在一定程度上也能体谅某些主事者的用心:周永康“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泄露党和国家机密”。不用“叛徒”一词难以定其性!用上“叛徒”一词,下面的审讯定罪就好办了。

既然中央已经开了一个头,包括我在内的许多网友都很好奇:周永康到底怎么“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他泄露了党和国家哪些机密?

按照现代政党“公开透明”的标准,执政65年的中共不应该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因此,对于周永康的上述“违纪行为”,中共有义务向世人公布,而不是打着机密的幌子秘密审判。

也有细心网友看完中央通告之后给我留言说:从公布的周老虎所涉之罪来看,是把他对法治的破坏切割了的。这一点上与对薄(薄熙来)的处理同出一辙。

这位网友道出了许多人的心声。周永康担任政治局常委主管政法系统的那些年,中国的法治遭到极大破坏,按照江平老先生的说法是“法治大倒退”。周永康虽不是总书记,但是“政法王”,参与决策制定和执行。法治倒退,他焉能无过?

在我看来,追究周永康破坏法治的责任,比追究他违反党纪还要重要和迫切。前者攸关国家命运,后者仅攸关党的健康而已。且在“依法治国”高调唱起的当下,依法治周永康破坏法治的罪,斯当其时!

来源:凤凰博报 http://blog.ifeng.com/article/34637576.html

此文章为转载,不代表IBTimes中文网的立场和观点。


无觅关联推荐,快速提升流量 标牌制作